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754章 李二到底要搞什么?
    长孙无忌其实也知道,李承乾大半是在忽悠他,以这小子的精明,眼下根本就不可能给他一个准确的答复,毕竟现在老李还在位,提前承诺官职什么的很容易落人把柄。

    可是尽管如此,他还是非问不可,长孙冲那小子最近搞羊毛制品搞嗨了,天天回家算盘珠子打的‘啪啪’响,再这么下去,长孙家未来怕是要出个商人家主。

    而如果真是这样,那老长孙怕是死了都会气的从棺材里面跳出来。

    “嗯,如果,老夫是说如果,如果你对你表哥没有什么特殊安排,将他调到新闻署可好?”又聊了一会儿,长孙无忌在自己被李承乾忽悠懵之前,终于是找了个机会,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没办法,李承乾现在的嘴皮子太快,让人很难打断,这还是老长孙熟悉他的一些习惯,在他准备喘口气之前就做好了准备,否则想要说话,只能等到他主动停下来。

    “呃,调到新闻署?舅舅,新闻署署令也才六品上吧?这么小的官职是不是有些委屈表哥了,他现在可是五品上了。”李承乾没想到长孙无忌会这么重视这个小小的新闻署,竟然要把长孙冲安排到新闻署去。

    “不是,署令是克明来担任,你表哥就是去任一个署丞。”长孙无忌摆摆手,坦然说道。

    “七品下?”

    “承乾,这个和品级没关系。”长孙无忌搞不清楚李承乾到底是真的惊讶还是假的惊讶,索性就当他是真的在惊讶好了。

    “不是,舅舅,我知道您是觉得表哥现在正在搞的东西有些丢面子,可是也没有必要让表哥去当一个从七品的小小署丞吧?”李承乾是真搞不明白长孙无忌了。

    按说一个署丞完全没有必要让他这种大人物来大动干戈来找自己,随随便便就应该可以安排的吧,为毛非要跑来找自己,搞的事情像是有多大一样。

    “承乾,你太小看你搞出来的这个新闻署了,现在别说一个署丞,就是下个编纂都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长孙无忌苦笑着摇头叹息:“署丞这个位置没有大关系,怕是想捞都捞不到,大把从四品的宁愿降职也要去抢呢!”

    “舅舅,有没有这么夸张啊?只是一个新闻署而已,将来如果我再多搞出来几个,难道咱大唐最高的官职就到六品了?”李承乾被长孙无忌的解释弄的有些哭笑不得。

    长孙无忌否定了李承乾的说法:“这个是特例,虽然品级不高,但是新闻署的职能摆在那里,将来弄不好怕是还会提上一提的。”

    “那成,只要舅舅你同意便好。”既然长孙无忌想要调动长孙冲,李承乾自然也不会强行阻拦,他也知道长孙无忌不过是和他提前打个招呼,省得回头突然把人调走,引起他的不快。

    正事商量完了,甥舅两人便就着茶水聊起了一些这两天各大家族的动向,长孙无忌也没有急着离开,反正回去了也要被一群人堵着,还不如在李承乾这里躲着清净。

    时间一点点过去,等到了中午的时候,李承乾的‘兰若寺’已经人满为患,长孙无忌,杜如晦,房玄龄,魏征等人齐集一堂,甚至就连程咬金那个老货也跑了过来。

    没办法,世家猛如虎啊,这些人都是有家不能回的人,只要回去了就是一大堆的访客,见与不见都不好,无奈只好都躲在李承乾这里。

    当然,李二那里也可以躲,但是那里是内宫,他们这么多人堆在那里总不是个事儿,不如李承乾这里,除了一个林晓晓,基本上也就剩下几个女护卫还有两个侍女,老货们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小子,我们这么多人,光喝茶有什么味道,你不是有酒么?拿来一些。”程老货一点也不客气,还真把李承乾当成了自己女婿在用。

    一会儿要酒,一会要菜,时间不大‘兰若寺’里就已经成了比迎宾楼还要热闹的地方,甚至就连老头子也晃悠着过来凑热闹。

    李承乾被一群老货呼来喝去的,一会儿端菜一会儿斟酒,忙个不停,亏得这些帮老货还是顶着探病的名义进来的,也不想想谁家能把病人指使的团团转。

    不过这也是李承乾自作自受,原本他这里宫女还是不少的,伺候人这事儿怎么说也用不到他,可奈何他把宫女都遣散了,只留下两个端茶递水的,要了名声的同时,自己自然就要辛苦一些。

    可伺候这帮老货也就算了,一个个都对自己吐槽算怎么回事?如果不是老子折腾出这个新闻署,那些个五姓七望之类的豪门大族会上赶着去巴结你们这些老货?

    看着这些吃喝正嗨的老货,李承乾的心里别提多腻味了。

    好不容易熬到天黑,老货们一个个吃饱喝足养好了精神,纷纷离开,李承乾这才算是得了一刻的安宁。

    不过等小李同志一个个把老货们都送走之后才发现,老头子竟然没有离开,正抱着一坛子葡萄酿慢慢的喝着。

    “父皇,您这是?”从未见过老头子如此喝酒的李承乾有些发懵。

    “这个报纸办的不错,甚合朕意,不过你这些版块里面却缺了点东西,如果你能想到缺的是什么,朕可以允许你提一个条件。”李二好像有些醉了,口齿有些不清,不过上下文联系一下,李承乾不还是搞懂了大概的意思。

    不过,老头子所说的缺东西指的又是什么呢?李承乾在老头子离开之后眉毛几乎拧成了一个疙瘩。

    能值得老头子单独留下和他提上一嘴的事情必然不是小事,可如果说大事,又能是什么?到底什么事情值得老头子用这样的方式来提醒自己。

    李承乾不在乎老头子的条件,提条件和答应条件完全是两码事,提了条件最后不答应,还不是得不偿失。

    可是自己到底忘了什么呢?为什么老头子要特地提醒自己呢?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李承乾揣着一连串的疑问,不出意外的失眠了。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