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749章 知识就是力量
三日之后,酝酿了好多天的情绪终于爆发。
    “陛下,臣弹劾太子殿下罔顾礼法,惑乱纲常,以致牝鸡司晨。”
    “陛下,臣弹劾医学院男女关系混乱……”。
    “陛下,臣弹劾太子殿下……”。
    三十余份弹劾奏章,三十余言官、谏官、侍郎、舍人,其声势之大,除上一次百官弹劾之外,还是第一次出现。
    “来人,传太子上殿自辩。”李二被一群人吵的头痛,干脆一退六二五,把所有事情全都交给了李承乾。
    混小子既然敢捅这么大的娄子,那就自己来摆平,还有一年就要加元服的人了,再也不是小孩子,没必要总是老子来给他擦屁股,李二如是想着。
    毕竟从打夏商周开始,女子地位一直就是一直低人一等的,现在李承乾这货竟然突然之间想要抬高其地位,这怎么可能不引起那些抱着老思想过活的家伙们反弹。
    虽然李承乾把事情做的十分隐秘,但总是瞒不过有心人的眼睛。
    朝堂之上的衮衮诸公那一个不是‘心明眼亮’之辈,女子从军行医虽然看似没什么,可谁又不明白,这只是抬高女子社会地位的第一步,如果这次让他混过去了,下一次会不会直接让女子做官?
    等待李承乾的这段时间,朝堂之上几乎再也没有人说话,每一个人都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原本会帮着李承乾的一些老兵痞,因为提前收到消息,知道李承乾这货就在三天前把他们全都坑了,让他们进学堂之后,也都是一肚子气,纷纷站在原地默不作声,眼观鼻,鼻观心,都等着看某人的笑话。
    只有程老货有些站不稳当,不是因为他同情李承乾,对于那个拉他下水的混蛋,他现在恨不得立刻让皇帝陛下把他给关进宗正寺去。
    可是他闺女不行啊,他闺女现在就在医学院呢,而且那傻丫头还抱着挂帅领兵的梦想不放。如果这次李承乾‘战’败,那么他闺女怕是也要受到一些牵连,到时候家里可是又消停不了了。
    “太子殿下到……”就在众人各有打算,等的腻味的时候,门外执事太监嗷唠就是一嗓子,吓了众人一跳。
    “儿臣见过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李承乾顺风拍马的本事绝不一般,知道今天这一关不大好过,上来就是顿马屁掌。
    “这些折子都是弹劾你的,你来辩辩吧。”李二不动声色的指指自己桌案上的一摞弹劾奏哲,慢条斯理的说道。
    “父皇,儿臣最近可是啥也没干。”李承乾几乎是在瞬间就换成了一副无辜的脸孔,委屈的睁大的眼睛,目光中全是不可置信。
    “太子殿下,不知那医学院中的上千宫女是怎么回事,殿下可否解释一下?”礼部侍郎从人群中走出,无视李孝恭的怒视,朗声问道。
    “解释?你谁啊?有必要和你解释么?莫非你在打她们的主意?都五十多岁了还打算老牛吃嫩草?”李承乾鄙夷的看了出来的五十余岁小老头,然后又看看李孝恭,意思是:怎么连手下都搞不定,有负盛名呢。
    “我……”小老头被李承乾一连串的问题问的哑口无言,面红耳赤,感觉这几年下来太子是越来越难搞定,而且越来越无耻了。
    “算了,看你那么大年龄,本宫也不为难你了。”李承乾冷眼扫过一群对自己怒目而视的大小官员,知道凭借插科打诨怕是浑不过去,索性也收起了无赖的嘴脸。
    “那些女学员是医学院代培的军方人员,她们都是十六卫的在役医官,本宫的解释你听懂了吧。”
    “不可能,十六卫什么时候有女医官了?什么时候大唐军队里面有女兵了。”礼部侍郎亢声说道。
    李承乾把头一摇,梗着脖子说道:“你喝酒还问酒是怎么酿的么?你吃肉还问动物是怎么死的么?人家十六卫把人送来了,提出要委赔,医学院自然要接着,难道还问问人家为啥是女的?”
    “你,你这是强词夺礼。”侍郎有些急了。
    “夺不夺礼的这事儿你和我也说不着,想问女医官都是从哪里来的,你去问军方,别来问本宫,这事儿不归本宫管辖!”李承乾不想和这侍郎多说什么,把他推给军方之后,转头看向众人:“还有谁有问题,都一起问了吧!”
    “太子殿下,本官想要知道,牝鸡司晨是何道理?”一个御史自朝班中走出,这货应该是新来的,李承乾并不认识。
    不过不认识也就不认识,像这种炮灰小人物也没有必要认识他是谁,反正要不了多久这货就会消失在朝堂上。
    基于这样的心里,李承乾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给这家伙:“本宫读的书少,你给本宫说说牝鸡司晨是啥意思?”
    “太子殿下,有史以来从未有女人出来担当大任者,现在殿下搞出女兵一事,是否有些忤逆纲常?”又一个御史走了出来,对着李承乾直接开喷。
    “孤陋寡闻了不是,还有史以来,你的‘史’是指什么时候,半年前么?我姑姑平阳昭公主没担过大任?还是北魏花木兰没有担过大任?”李承乾撇撇嘴将御史的‘有史以来’给顶了回去。
    “太子殿下,您说的乃是个例,不过这女子大量从军却是古之未有。”又一个炮灰跳了出来。
    “早就让你们多读书多读书,你们就是不听,现在跑出来现眼,真是给我大唐朝庭丢人。”李承乾叹了口气,然后说道:“你可知道我中原有母系氏族?你可知道仰韶文化?你可知道河姆渡文化?新旧石器时代你又知道多少?”
    每说一样,御史便懵懂的摇一下头,到了最后脖子竟然摇的有些发酸,细细一数李承乾问了数十个问题,他竟然一个都不知道。
    “这些全都不知道,你跑到本宫面前说古之未有?你的根据是什么?你有论点,论据没有?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家伙都是干什么吃的,天天不在家里好好读书,连最基础的知识都没有就敢出来大放厥词,你们可知道羞耻二字是怎么写的么?”
    用领先一千三百多年的文化知识来碾压古代大儒,果然有一种成就感,李承乾十分喜欢这种感觉,甚至有些兴奋,用知识来欺负人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