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742章 坑货出手(下)
程咬金发现,自己尽管已经将李承乾的节操底限无限降低,但最后还是过高的估计了他的人品,像他这种玩人玩到丧心病狂的帝国储君,就应该被活活儿打出去拖死。
    十六卫的大将军,几十岁的人了,全都回去蹲学堂,跟着老先生从数字1天始学起,老程怎么想都觉得这是个坑,而且坑的还不是他一个,似乎十六卫大将军人人有份。
    一个人的道德品质到底要沦丧到何等地步,才会丧心病狂到让四、五十岁的老头子集体‘回炉’,重新领略学堂上的感觉。
    其节操的底限再一次被刷新,其人品到底如何已经不用评论,无耻之尤已经不足以形容,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某人的话,老程只能说:贱人!
    而就在程咬金拼了命的在肚子里腹诽李承乾的时候,无良太子挑着眉毛蛊惑道:“程伯伯!您是不是也觉得小侄的想法很不错?这是小侄刚刚在伯伯的提醒下突然间想到的,不如我们一起去面见父皇如何?”
    “哼,老夫不去!”程咬金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速度快的几乎把口水甩出来。这种得罪人的事情,只有傻子才会去,程妖精多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上这种当。
    “程伯伯公务繁忙不去也罢,不过小侄绝不会忘记伯伯提典之义,父皇那里一定会如实回禀。”李承乾也不强求老程一定要陪自己进宫,反正他来这里有很多人看到了,回去和老头子再一说,老程就算跳进黄河里面也洗不清自己。
    “无功不受禄,你还是不要提起老夫,老夫今日什么也没说,也没见过你,你还是快走吧!来人,送客!”程妖精心里十分后悔,为什么自己好奇心要那么重,怎么就把这么个瘟神给弄回自己的官署里来。
    十六卫大将军、将军细细一数不下数十,若真是像李承乾说的统统‘回炉’培训一次的话,那得罪的人可就海了去了。
    这数十人里面虽然大多数人都识字,可也仅限于识字,让他们搞定那些算学里面的弯弯绕绕,和杀了他们有什么区别。
    而且就算长孙无忌、李绩之类有文化的,也并不见得愿意重新‘回炉’,毕竟都是好几十岁的人了,重回学堂老老实实坐在那里怎么想都觉得丢人。
    后悔,老程现在真的很后悔,可偏偏李承乾还破裤子缠腿,怎么甩都甩不掉,一副死皮赖脸有福同享的表情,似乎在等着看程老货感激涕零的表现,那无耻的样子怎么看都让人觉得份外可恶。
    不过,纵然如此,老程的心里还是放下一块大石头,李承乾这坑货既然在这个时间这么明显的坑他,其真实意图很明显不在坑人本身。
    难道这小子是在示好?表示与程家关系的亲近?李承乾走后,老程慢慢冷静下来,心里有了这样的想法,但却不是十分确定。
    毕竟这种不痛不痒的坑人法虽然看上去像是老程得罪了人,但实际上这件事看上去更多的还是一种玩笑居多。
    而能开这种玩笑,下真实意图也是在告诉老程,他李承乾针对前两天的事情并没有放在心上,对老程说的那些威胁之言也不会往心里去。
    当然,这只是老程的分析,至于到底正不正确还有待考证,不过至少目前来看,似乎李承乾并没有表示出对当日发生的一切有所记恨的样子,嬉笑怒骂之间和往常没有任何区别。
    而就在老程胡思乱想瞎琢磨的时候,李承乾已经晃悠到了老头子的甘露殿,经过通报之后,扭捏的坐到了李二的面前。
    “怎么,没有毒死老程后悔了?”李二盯着李承乾看了半天,直到把他看的有些不自在,这才开口问道。
    “没,哪能呢,程伯伯肱股之臣儿臣就是再不懂事儿,也干不出这事儿来。”李承乾失口否认。
    那一晚上他的确是一时冲动想要干掉老程,不过那也是因为老程当时表现出的那份疯狂。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平时被这群老货‘小子,小子’的叫着也就算了,毕竟天下都是这群老家伙帮着打下来的,人家现在想要装个逼,也总得让人装一下。
    可是从桌子从面把他像娃娃一样拎出来算怎么一回事?真特么当老子好欺负不成?当了近七年的太子,李承乾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任人摆布的草根,深感在属下面前丢了面子的他,一怒之下干出什么事情都不奇怪。
    至于说理智……,那是在看到李二之后才有的,僵局被老头子打破之后,他才想明白,如果他干掉了老程,那么他的太子之位也就到头了。
    历史上有诸葛亮挥泪斩马谡,而当时如果老程被毒死,弄不好就是李二挥泪斩承乾的结局。
    老李对于李承乾的失口否认不置可否,继续盯着他看,又过了片刻摇摇头说道:“如果你没想毒死他,朕才会觉得奇怪。”
    “呃,父皇,咱能不提这事儿么。”李承乾满脸的尴尬,对自己当时的不冷静表示十分惭愧。
    李二面色一正,挥退了房间中的众人,然后说道:“事情既然做了,那就不要后悔,现在的关键问题在于你准备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父皇,刚刚儿臣已经与程伯伯商量过了,觉得十六卫的大将军们在对大唐武器装备的熟悉程度上还有所欠缺,需要进一步的培训,所以正打算联合向您建议办个培训班什么的。”李承乾说着自己的想法,顺带把老程丢进坑里。
    而想到从老程那里离开时,老货脸上的无奈与不甘,李承乾的脸上不自觉的带上了一抹坏笑。
    “这些真是知节说的?”老李听明白李承乾的意思之后,狐疑的看着儿子,眼中带着满满的不信任。
    “嗯。程伯伯说了,步兵将领如果统带骑兵的话,那就是骑兵的灾难。正是这句话才启发了儿臣,使儿臣想到一个不懂炮的将领,是无法很好的指挥炮兵的。”李承乾回答的毫不犹豫,只不过忽略了他自己前面对老程的引导。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