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729章 收买人心 (上)
“站住!”一声厉喝,陡然间响起,不过却依旧没有能阻止那女子的行动,直到夜魅越过李承乾,挡在了女子的前面。
    “太子殿下,奴婢想要回宫,奴婢不想学医了!”女子停下身子之后,眼中已是泪如雨下,哑着嗓子对李承乾哭诉道。
    这姑娘李承乾认识,是自己宫里的宫女,不但如此,这姑娘甚至还是他寝宫中的执夜女官。
    不过此时此刻,这姑娘没有了一丝往惜的娇俏,整个人显得十分憔悴,看上去像是几天几夜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一样。
    “太子殿下!‘獠牙’三中队第八小队第五火火长向您报到!”不等李承乾开口,一个身穿黑色作训服的青年已经到了他们的身边,敬了一个军礼。
    “怎么回事?”李承乾看了一眼哭的梨花带雨的宫女,对年轻的火长问道。
    “报告,三百四十四号学员情绪有些失控。”火长瞪了一眼擅自出列的女子,然后沉声说道。
    李承乾皱眉问道:“本宫问的是为什么她的情绪会失控。”
    他很担心这里面有什么猫腻,比如逼淫之事发生,如果那样的话他作为女兵训练的发起人,势必要承担一些责任。
    “报告,因为训练量!学员们普遍认为现在的训练量过大,有些接受不了,都闹着要回宫……”火长越说越郁闷,只觉得这差使就是天下间最倒霉的事情,亏得来时候战友们还特么好一顿羡慕,现在想想,不如当初跟他们换换好了。
    不过,李承乾却并不关心火长心中的想法,反正只要没有发生他最不想看到的事情,那就一切都好说。
    想到这里,李承乾扫了一眼正在远处观望的女兵们,犹豫了一下问道:“那么不能把训练量减下来一些么?”
    “殿下,如何训练是有大纲的,这并不是臣能安排和改变的事情。”火长是个耿直的性子,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一点面子也没有李承乾留。
    当然,这也是李承乾最开始所希望的,他需要自己的兵有原则,有纪律,不会因为一些乱命而改变自己的任务。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如果强行要改变火长的作法,那么就像显得自己十分矛盾,在‘獠牙’大队中留下很不好的印象。
    所以无奈之下的李承乾只能换了话题,指指以前属于他的宫女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
    “她的行为可以按照逃兵处理,不过考虑到事出有因,所以改为鞭三十。”火长正色回答。
    鞭三十?一时冲动从队伍中脱离的女子脸色变了,眼中满是恐惧。
    李承乾也被火长说的惩罚方式吓了一跳,在他看来火长最多能说罚跑十里啥的,没想到竟然会这么严重。
    这驴日的家伙,面对一个娇滴滴的大姑娘,竟然毫不犹豫的就能说出鞭三十这样的惩罚,真不知道这家伙的心是不是肉长的。
    火长也看出李承乾脸上的不快,解释道:“太子殿下,她的行为或许真的是一时冲动,但事实上她的行为已经构成了逃兵,鞭三十已经是最轻的惩罚了。”
    火长的话让李承乾明白,此时他只能支持火长,尽管他也很同情这个曾经跟着他的宫女,但是没办法军律就是军律,如果开了第一个先例,今后势必会有更多的人竞相效仿,长此以往军律不存。
    兵书《尉缭子》中有言:古之善用兵者,能杀卒之半,其次杀其十三,其下杀其十一。能杀其半者,威加海内;杀十三者,力加诸侯;杀十一者,令行士卒。
    其中杀一半这种事或许有些夸赞,但是韩信的十七律五十四斩却是作不得假的。
    古代的士兵没有什么信仰,也没什么荣誉感,想要让他们面对敌人不怕死,唯一的办法应该就是让杀怕他们,让他们认识到后退很可能比前进的后果更加可怕。
    李承乾在火长的话中体会到了大唐军法的严厉,也明白了火长的做法是对的。
    但身为一个从后世穿越过来的穿越者,看着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受鞭刑这样的事情他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轻轻叹了口气,李承乾略有些纠结的问道:“可有什么其惩罚方式么?她一个小姑娘……”。
    “太子殿下,臣已经说了,鞭三十是最轻的处罚,若是按大唐军律,理应全队当斩的!”火长单膝跪地,行了一个大唐最重的军礼,意思在告诉李承乾:别再说了,没用的,除非把我杀了或者赶出军队,否则军律不可改。
    “那么可以有人替她么?”看着姑娘凄惶的样子,李承乾真的不忍心就这么离开。必竟人家姑娘是看到他来了才冲出来的,结果他没有帮人家,反而让人家一个姑娘被抽了三十鞭子,这事怎么想都有些扯淡的意思。
    “这……”火长犹豫了一下,不知应该如何接话。
    “殿下不可,您乃千金之躯,岂可因一婢女……”夜魅跟着李承乾那么长时间,怎么能不知道他的想法。
    “这事儿说起来也是怪我,如果不是因为我想要看看她们是怎么训练的,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所以还是我来吧。”李承乾打断了夜魅的话,看着火长说道:“我替她可以吧?”
    “太子殿下,婢子愿意领罚,只盼殿下收回成命!”冲出来的宫女听完李承乾的话之后,人也开始慌了,如果因为她的举动,让堂堂太子被抽三十鞭子,这个罪名怕是她一辈子都洗不清了。
    “此事谁也不要再说了,错就是错,对就是对,她擅自离队是她的错,但如果不是因为本宫竟然出现,想来她也不会犯下此等错事,所以归根结底还是本宫的错,由本宫来替她也是无可厚非!”
    不可否认,李承乾这样的做法多少有些收买人心的嫌疑,但不管怎么说,他能做到这个份上已经够了,即便是明知是假的,也足以让人感动。
    就像在现代,单位领导红口白牙的对某人赞赏有加一样,明知道是特么假的,但是在心里还是会有一份虚荣心在一点点膨胀,这就是人性,没办法改变。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