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710章 掰手腕
    事情果然被李承乾料中了,冲匆匆的赶回皇宫之后,没走多远就看到候君集的身影正转过太极宫,向着后面的甘露殿而行。

    “候尚书留步,等本宫一等。”顾不得什么礼节不礼节,李承乾先是大喊了一声,便快步追了上去。

    “哦,原来是太子殿下,不知殿下叫臣何事?”自从第一次军演之后,候君集就对这个不怎么给他面子的大唐太子略有些成见,虽不至于当成顶撞,但见面也没什么好脸色。

    “候尚书可否借一步说话?”李承乾先是喘了半天,等气喘顺了,才将手往边上一引,邀请候君集到边旁说话。

    “殿下行事如此诡秘,可是有什么机密之事?”老候说话很不客气,相比于程咬金那种大大咧咧,他这样的说话方式更招人恨一些。

    不过当初天策的老杀才基本上都是这个德性,狂的也好,傲的也好,尽管说话方式不同,但实际上中心思想都是一样的——没把李承乾这个太子真的放在心上。

    这种情况并不是大唐贞观朝所特有的,纵观历史,几乎所有的朝代都是这样,不管是不是对太子尊重,实际上太子这个人物在重臣眼中的确是不怎么样。

    就算是表面有足够的尊重,但是心里是怎么想的谁有能知道呢。必竟老货们都是跟着皇子们的老子打天下的人物,凭借这份资历,潜意识中自然而然的就会有一种优势,一种‘老鸟’对‘菜鸟’的优势。

    李承乾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对话方式,所以对候君集的不客气一点都不在意,只是笑着把老候扯到一边:“候尚书,可是为了那几门土炮而来?”

    事实上,李承乾就算是在意老候的态度也没啥用,对这种三品重臣,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天策老将不是他一个太子想动就动能的。

    “土炮?”候君集愣了一下,想了想才搞明白李承乾说的是什么,点点头说道:“不错,臣认为如此利器不应该摆在将作监让它蒙尘。”

    李承乾见到别的天策老将一般都是喊叔伯的,唯独见到老候喊的是官职,这让老候总是觉得心里有个疙瘩,这也是他对李承乾不怎么客气的理由。

    再说李二现在才三十多岁,在位的时间应该还有很长,李承乾想要登基怕是还有好多年要等,老候也完全没有必要去怕他。

    对于老候这种倚老卖老的家伙,李承乾也懒得和他多说,直奔主题的说道:“本宫希望候尚书放手,不知需要什么条件?”

    “放手之言太子殿下从何说起?”候君集揣着明白装糊涂。

    “这几门土炮本宫留着别有他途,候尚书还是不要惦记了。”李承乾脸上挂着虚假的笑容,直接对候君集交了老底。

    随着李承乾的年龄增长,他迟早有一天要和这些这老家伙们掰掰手腕,既然如此,早一点晚一点对手是谁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挑上老候也没什么不可以。

    “太子殿下那么有信心?”候君集眼睛眯了眯,将多年战阵之上积攒下来的威严与杀气稍稍露出一丝,企图震慑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太子。

    可是老候这次却失算了,李承乾身上的暴厌之气并不比他少上多少,多年的太子生涯让他本身就有一种上位者所独有的气势,再加上屠尽五万高句丽奴隶所积累的一身厌气,与老候这个百战老将对峙之下竟然丝毫落下风。

    气势这东西很奇怪,它无形无色,看不见摸不着,我们说不清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但却可以通过感知明显的感觉到,就像与陌生人因为某些事情发生口角的时候,有时候总会觉得自己处于强势或弱势的地位一样。

    这种感觉很模糊,但却真实存在,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一些经常宰杀牲畜的屠户,他们在接近牲畜的时候,牲畜往往都会表现异常,或不安、或瘫软,总是和面对正常人的时候不一样。

    这就是牲畜被屠户身上那种无形的气势所影响的结果,因为我们都知道,牲畜的灵觉远比人类要强上许多,这使它们总是能比人类感知到更多的东西。

    李承乾身上的厌气和老候身上的杀气也是一样,如果真的可以将这种无形的气势加以渲染的话,我们就可以看到,在李承乾身上此时正盘绕着一条黑色的恶龙,而候君集身体上则是只血红色的庞大巨狼。

    当然,这只是举个例子,事实上这些龙啊、狼啊都是不存的,否则咱这就变成玄幻小说了。

    “信心本宫没有,不过决心本宫却是有一些,候尚书可是有心一试?”当与老候对峙气势上不落下风之后,李承乾的嘴角微微扬起了一个难以查察的角度,淡笑着回答了老候的问题。

    候君集此时的职务是兵部尚书,说起来应该是相当于后世的国防部长。而且没当上兵部尚书之前,老候还是十六卫的大将军,这一职务按现代人理解和军区司令员基本没什么区别。

    必竟大唐十六卫有统御大唐全境三百五十八折冲府的责任,任何一卫之大将军职权与后世的军区司令员基本上是相等,我们完全可以把两种职务并列着看。

    而作为一个国家的‘国防部长’,候君集那也是名动四方的人物,对于李承乾这种类似于挑衅的对答,自然不会那么容易就怂了,冷着脸再次问道:“那么太子殿下的决心是什么呢?”

    征战杀场多年,为李唐江山立下过汗马功劳,老候此只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严重的挑衅,心中的念头也只有一个:这大唐的江山都是老子们一刀一枪打下来的,你一个命好投了个好胎的小年青,在老子面前装什么牛逼!

    而李承乾的想法则是:老子就是有一个好爹,我爹是李世民,我就这么牛逼,你候君集能怎么着,在老子跟前装毛犊子,真要是有种你就把老子干死。

    抱着这样的心态,李承乾好整以暇的说道:“候尚书如果不信,尽可入宫,你且看本宫敢不敢把那几门土炮给炸了。”

    鱼死网破,老子的东西老子自做主,想不通过老子,不问老子愿意不愿意就把东西拿走……,对不起,老子宁可毁了它,这就是李承乾现阶段的处世愿则!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