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709章 ‘多事’之春
    李承乾看着林家父女团聚,心里隐隐有些发酸,为了不让自己过于沉浸于这种亲情,他选择了离开。

    林晓晓好歹找到了自己的亲人,可是他自己呢?

    现在的李承乾就好像一个迷路的孩子,知道家在哪里,却找不到回去的路,无奈只能不断在自己并不熟悉的地方徘徊,不只望能找到路回家,只希望能好好的活下去。

    带着乱七八糟的感想,李承乾离开了小院,同时也将院子里的其他人统统赶了出去,将这一小片空间彻底的留给了房间中的那对父女。

    “臣……”刚出小院,就看到赶来的京兆府主官,李承乾也不等他把礼见完,直接一挥手:“该干嘛干嘛去,本宫现在心情不好,离我远点。”

    “喏!”京兆府主官被李承乾阴森的表情吓了一跳,二话没说转身就走。

    这位太子爷可不是一个按规矩出牌的主儿,山东一行只因为高句丽奴隶可能会反叛就屠了五万人,刚回到长安城,又因为吐蕃人想娶他妹妹,顺手又屠了人家两百多。

    这种性子琢磨不定,人又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以京兆府主官多年的官场经验来看,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躲远些,有多远躲多远,最好是思想有多远人就躲多远。

    李承乾并不在乎一个与刺史平级的家伙到底会怎么想,左右不过一个市长而已,他的想法并不值得参考。

    可是如果有想法的是一个三品军区级高官的话,李承乾就不得不好好考虑一下对方的想法了,尤其是这个人还是一个胡搅蛮缠,横理不讲的人时。

    “小子,老夫满长安城到处找你,没想到你跑到这里来了。走走走,跟老夫走!”刚一出京兆府的正门,一个满脸大胡子,有着破锣一样声音的老家伙就把李承乾揪到了一边的马车旁。

    “呃……,程伯伯,您找小侄何事?”李承乾被老程急吼吼的样子吓了一跳,刚刚酝酿出的一点悲伤情绪瞬间飞去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无奈。

    “你那个炮现在还没有研究成功对吧?昨天给我们看的都是些残次品对不对?”程妖精和李承乾说话一直都是这样直来直去,从不绕弯子。

    在这老货看来,大唐的聪明人不多,李承乾可以算上一个,而聪明人之间说话如果绕起弯子来,那么最后的结果往往都会事与愿违,远不如直来直去痛快。

    “嗯。对。”李承乾一直没有搞懂老程的意思,只能点点头,这事儿昨天已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的很清楚了,现在就是想否认也来不及。

    “那好,老夫看在你小子平时做事像个男人的份上,这些残次品,老夫的右武卫勉为其难的帮你处理了。”李承乾愕然的目光中,程老货拍着胸口,脸上写满了:我帮了你很大的忙,快来谢谢我吧!

    无耻老货,真是无耻老货啊。

    昨天之前李承乾或许不知道土炮射程五百步意味着什么,总是觉得距离近,但是现在的李承乾可绝不会这样认为。

    如果他现在把那些几门所谓的‘残次品’火炮交给老程的话,估计不到等到晚上,就会有十六卫的其他将军排着队去老头子那里弹劾自己。

    “小子,想什么呢?老夫这可是为了你好,怎么样快点走吧,早点把东西运到老夫那里,你也能少闹心些。”程老货见李承乾半晌无语,便开始催促,脸上那表情像极了卖‘降龙十八掌’的那个‘武林高手’。

    “程伯伯,我看还是算了吧。那些东西小侄还要留着继续研究,伯伯好意,小侄在这里谢过了。”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李承乾对程老货的‘帮助’婉言谢绝。

    “小子,你那些破‘炮’留在手里有什么用处,老夫主动帮你处理你还不领情,莫非以为老夫好欺负不成?”目的未达到的老程眼睛一瞪,露出一脸的凶相。

    不过他这副表情李承乾见的多了,现在已经不再害怕,反正这老货最多也就是敢瞪瞪眼睛,真要让他动手的话,以这老匹夫的精明,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干的出来。

    所以李承乾对老程的话只是淡淡的笑笑,不动声色的看着他,等他继续演下去,看这老匹夫到底还有什么花样可以耍。

    “小子,几门‘炮’而已,你可不要非让老夫撕破面皮。”程老货见李承乾软硬不吃,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继续威胁。

    “程伯伯只要讨来父皇手令,那几门破‘炮’您尽可拉走,任何时候都可以。”李承乾摊开双手,拿出和老程一样滚刀肉的做派。

    “好,小子,你最好不要后悔!”程咬金咬了咬牙,却拿李承乾一点办法都没有,最后只能气鼓鼓的一拂衣袖转身便走。

    “伯伯慢走,小侄不送。”李承乾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容,对着老程的背影拱拱手。

    目送程咬金离开,李承乾笑容渐渐收敛,回头向京兆府里面看了一眼,转头对夜魅说道:“马车留下,我们回去!”

    “公子,小姐还在里面,我们就这样走?”杨雨馨适时插言提醒道。

    “不等她们了!”李承乾摇摇头,对身后暗中随行的几个侍卫打了个手势,将他们招了过来。

    猫有猫路,鼠有鼠路,老程既然能跑到这里找到他,那么其他人就很有可能找到老头子那里。如果老头子心一软,头一点,那么很可能自己手中那几门土炮就保不住了。

    这种情况绝不可以发生,这几门土炮可是给那些迟迟不到的吐蕃人准备的,李承乾还等着到时候在松州之战上土炮展神威,可不能让人提前半路给截了胡。

    心中盘算着,李承乾骑在侍卫交过来的马上向皇城疾驰。如果不是因为长安的路够宽,行人够守规矩,估计这一路上不知道要惹出多大的麻烦来。

    “小夜,你去将作监守着,不要让任何人动那几门炮。”进了皇城之后,李承乾便安排夜魅去将作监,而他自己则是把马丢给门口的执金吾,飞也似的向宫里跑去。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