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698章 歪打正着
    苏我入鹿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夜花宫出来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的家,反正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而他对面坐着的则是他的父亲苏我虾夷。

    “混帐,说,你昨天晚上都干了什么!说啊!”两个耳光抽到苏我入鹿脸上之后,苏我虾夷咆哮着问道。

    “没,我,父亲,您听我说,我,我昨天晚上……”看着暴怒的老头子,苏我入鹿终于明白昨天干的事情到底有多蠢了,可是物部古衣已经死了,其他纨绔也是死伤泰半,这样的结果就算是说和他没关系也不可能。

    “是谁给你的胆子这么干?你想把苏我家全都葬送掉么?现在外面全是禁军,你说,老子应该怎么办,应该怎么办。”苏我虾夷双目赤红,看着儿子的眼睛显得份外凶残,似乎有一口将他咬死的冲动。

    “是,是高向兄妹蛊惑我的,是的,父亲,是高向兄妹蛊惑我的。”恐惧中的苏我入鹿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把一切责任全都推到了杨天和称心的身上。

    “放屁,他们蛊惑你,他们蛊惑你,你就去么?你知不知道你代表的是苏我家,现在去的人非死即残,只有你一个人好好的,而且无数人看着你带着那对兄妹进了夜花楼,你说,这件事情你怎么解释,你去外面给那些禁军,给物部老家伙解释,看看他们听是不听。”

    苏我虾夷跳着脚的吼着,对这个蠢到家的儿子,他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而且早在苏我家被围的时候,他就已经派人去抓他带回来的那对兄妹了,可结果去了三十多人,回来的只有两个,其余人尽皆被杀。

    甚至那对兄妹还公开喊着,苏我家族狼心狗肺,杀人灭口,如果真想拿他们兄妹去顶罪,那就大不了鱼死网破,先把苏我家给屠干净了再说。

    此时的苏我虾夷只想说一句话:老子这是造了什么孽,竟然要遭这么大的报应!

    “父亲,实在不行,我们提前发动吧!”苏我入鹿见老头子沉默不语,试探着说道。

    苏我家早有反意,否则也不可能从大唐购进那么多的军械。

    只不过苏我虾夷觉得现在造反的话把握不是很大,所以一直没有发动,打算再等一等,看能不能等到下一批的军械购进来之后再动作。

    可是现在看来,不发动也不行了,外面的禁军和那些纨绔的家长根本不会放过苏我家族,如果现在出去和他们解释事情的缘由,估计不等说话就会被激愤的纨绔长辈当场弄死。

    “你去准备吧,一会我会带着家里的嫡系一起到后宅,我们通过密道出城。”沉默中的苏我虾夷终于开口了,一句话放弃了整个家族在藤原京的所有产业,同时也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苏我家的人忙碌着,杨天和称心则是坐在小院的屋顶上闲聊。

    “老大,你说这事儿我们算不算办砸了?”称心依旧是那一身的红衣,与昨天夜里相比,只是稍显凌乱了一些。

    “应该不算吧,反正殿下的目的就是要他们打起来,所以只要他们一开打,就没我们什么事儿了。”杨天抱着头,仰躺在屋顶,看着天上的依稀明月,淡然说道。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了?”称心坐起来。

    “别想了,我们可游不回去,如果这帮倭人把船搞沉了,我们两个就只能喂鱼了。”杨天嗤声说道。

    在他看来称心出的完全就是馊主意,如果在陆地上打不过还可以跑,这特么要是到了海里,除了喂鱼还能干什么?

    “那我们在这里等什么?等着身陷重围?苏我家的孙子可是要跑路了,你没看到么?”称心不远处院子里忙碌的下人和仆役。

    “看到了,那又怎么样?你觉得苏我虾夷能带上我们两个?还是我们两个能真的屠了苏我家?”杨天的情绪很不对头,似乎很消沉的样子。

    “行了,别说那么多,我们过去吧,他们可不知道我们不能杀他们。”称心拍拍身旁杨天的肩膀,一个翻身从屋顶上跳下去,落地之后抬头说道:“以后我就叫红衣,你别叫错了。”

    就这样,苏我虾夷放弃了那些正在院墙上与外面禁军对峙的家将与护卫,带着苏我家的嫡系以及两个他极不愿意看到的人从密道中遁出藤原京,会合了在城外庄园中的一些族人与士兵之后,彻底发动了叛乱。

    而杨天和称心则是在叛乱爆发之后悄然遁走不知所踪,引得苏人虾夷再次暴跳如雷,不过却依旧于事无补,倭国对于大唐或许不大,但如果想要藏两个人还是十分容易的。

    不过倭国的乱局现在只是刚刚开始,对于李承乾来说还没到他出手的时候,在他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眼中,只有倭国人脑子打出狗脑子之后,才是大唐出手的最好时机,现在……,让他们打着吧。

    当然这些事情是在半年之后他才会知道的,就目前来说,他需要应对的是几个纠缠不休的老家伙。

    “太子殿下,这次冒昧请您前来,招待不周之处还请见谅。”五姓七望崔家家主崔兴挂着一脸虚伪的笑容,端起酒樽遥遥相敬。

    “崔家主客气了,能得到家主相邀,是高明的荣幸才是。”李承乾同样虚伪的笑着应对,只是面前酒樽他却是动也不动。

    “殿下这是何意?”坐于一旁相陪的郑家老头子看着李承乾,指指那酒樽说道。

    “母后言说未成年之前不准饮酒,是以还谢郑家主见谅。”李承乾笑着拱拱手,不过双眼之中却没有多少歉疚的神色。

    该死的老家伙,倚老卖老,想拿着辈份压老子,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身份,被人一捧就真当自己德高望重了?

    李承乾如是想着,脸上却挂着笑容与几个老头子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聊着,看不出一点不耐烦的神色。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老头子们见李承乾拍拍股屁,准备抹嘴走人的时候,终于再也忍不住了,郑家的老家伙一声轻咳说道:“太子殿下,这互市的事情老夫想要请教一二,还望殿下莫要推辞。”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