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685章 吐蕃人的决定
    翌日早朝,若大朝堂上一片平静,昨天夜里死掉两百二十三个吐蕃人的事情像是没有发生过,就连一贯正义感爆棚的魏黑子都出奇的表态,不知是不是在酝酿着什么。

    李二当然不会给自己找麻烦,所以众人不说,他自然也不会提。

    吐蕃使团的两百多人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在大唐的土地上彻底消失,被某些人从地图上悄无声息的抹掉了。

    马嵬驿,距离长安一百一十余里,后世这里是一个著名的旅游景点,只因安史之乱时唐玄宗在这里吊死了他的爱妃——杨贵妃。

    不过现在是贞观年,距离安史之乱还有一百多年,所以马嵬驿还并不出名,只是一个长安城西一个普通的驿站罢了。

    “邦色正使,我们走吧,他们不会出来了。”驿站客房中,八个吐蕃人,两人坐着,六人站着,脸色阴郁目色赤红,其中一个三十余岁的中年人沉声劝着主位上坐着的正使。

    “东赞,悔不当初啊,如果我当初听你的,早早离开大唐,便不会有今日之祸了!”主位上被称为邦色的家伙全名叫琼波·邦色,是吐蕃赞普十分重视的大臣。

    这货仗着在吐蕃被赞普重视,在吐蕃国内横行惯了,到了大唐依旧不知收敛,和大唐的一些官员接触过程中不知怎么听说了长乐的名字,便将主意打到了长乐的头上。

    自以为是的想着,如果能把大唐最尊贵的公主迎回吐蕃,那么一定会更加受宠,所以便自作主张的在李二面前肆意妄为,提出要娶长乐。

    原本这样也没啥,李二身为天下共尊的天可汗,也不至于为了这点小事找他什么麻烦。

    可是好死不死的吐蕃赞普松赞干布偏偏在国书中提到,如果娶不到公主就要提兵亲自来取,甚至要灭唐国,杀李二,抢公主。

    李二就是气量再大,肚子里能跑航母,也受不了这样的国书刺激,所以便把自己手下最狠的角色召了回来。

    古人常说福祸本无门,唯人自招取,这话其实一点没错。

    上面这些事情其实都是‘因’,如果邦色这家伙能听听副使噶尔·东赞的建议,从皇宫出来就直接返回吐蕃的话,也不会有后面这些事情发生。

    可偏偏这家伙就是那么偏执,非要留在长安等着看李承乾是什么样子,想要看看大唐太子到底敢不敢动他。必竟大唐皇帝都因为惊惧于吐蕃的实力,没敢动他(自以为),想来那个大唐太子也会不会比皇帝还牛逼吧。

    然后,邦色就遇到‘鬼’了,那个疯子一样的家伙竟然不管不顾的当街就弄死了他们两个人,甚至还威胁他只能有十人可以走出长安。

    直到此时邦色才知道,大唐皇帝并不是怕吐蕃,也不是不敢杀他,实在是因为他不够格,根本引不起大唐皇帝杀他的兴趣。

    但是那个少年不一样,那是一个不讲仁、不讲义,眼中只有杀戮的家伙,什么以大欺小,什么仗势欺人,这些评论那少年竟然都不在乎。

    当他与那个与松赞干布年龄差不多的大唐太子对视的时候,邦色从李承乾的眼中看到的只有疯狂,毁灭一切的疯狂,似乎要用他邦色来向天下证明,这天下到底是谁在做主。

    邦色怂了,他是勇士、是将军,但却不是疯子,面对疯狂的大唐太子,退缩并不是什么让人耻笑的事情。

    所以在李承乾离开之后,他便让人通知了一下噶尔·东赞,然后两人带着门口仅剩的六个吐蕃护卫匆匆出了长安城,打算在马鬼驿等着后续的队伍。

    结果……一夜过去,长安城中剩下的人再也没有消息,本该在早上有人出来给他们报信,结果等到中午却还是没有人到来。

    噶尔·东赞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对于这种结果他能说什么呢,能逃出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而且从本心上讲他自己也是想看看李承乾到底个什么样人,这个当初敢放言让松赞干布放马来战的小小少年到底有什么本事。

    现在他看到了,但是却和没看到一样,除了觉得此人杀伐果断之外,再无一丝其他论断。

    一切来的太突然了,根本就让人来不及反应,早上打上门,留下一句警告,当天下午或者晚上就直接下手杀人。

    噶尔·东赞只能说,这大唐太子就是一个疯子,一个为了妹妹可以独战天下的疯子。

    “邦色正使,他们出不来了,我们收拾东西走吧!”噶尔·东赞并不在乎邦色的道歉,因为没什么必要。

    “为什么?难道你认为大唐太子会不守信用?这……”邦色的眉头已经快要拧到一起:“东赞,你能肯定么?”

    “正使,我们能出来是因为我们人数正好在他说的范围内,其他人出不来的,即便是能出来也不可能到这里,千万不要小看大唐太子的势力啊。”噶尔·东赞将自己的观点重新细致的阐述了一下。

    但是这却无疑是给了邦色当头一棒,将他的一切希望全部打散。出来时两百三十一人,回去的时候却只有不到十人,对于邦色来说这次出使无疑是失败了。

    “我们如果回去能怎么样?去找大唐皇帝,去弹劾他。”略有些绝望的邦色在茶几上拍了一掌,恨声问道。

    噶尔·东赞想了想,认真说道:“那样的话,很可能我们全都会留在长安,连个回去报信的人都没有。”

    “难道我们就这么忍了?”

    噶尔·东赞拈着下巴上的胡子,沉吟着说道:“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而且我们要快点赶路了,那大唐太子应该不是什么守信用的人,如果他一旦反悔,只怕……”。

    只怕什么,不用噶尔·东赞说,众人也能明白,不外乎就是李承乾派人追杀他们而已。

    “也罢,不管他们了,我们走。”邦色终于定下决定,从椅子上站起来,咬着说道:“回去追后我一定要求赞普让我亲自带兵杀进大唐,这个仇我一定要报,一定要那个该死的混蛋跪在我的邦色的脚下。”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