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666章 有缘千里来相会 (上)
    不过理想与理实似乎总是有些区别,老头子医术高明是不假,但脾气却怪的可以,等了半天不见有病人上门,竟然拂袖而去,再也不管医馆的事情。

    女孩无奈,只能一个人在前面支应着。

    好在周围邻居都是些普通人,即便是生病也没什么大病,多数是些头疼脑热,破皮划伤之类的事,女孩利用跟着老头子这段时间学的东西也能应付下来,一来二去的也算是可以赚些小钱养家糊口。

    不过这样一来却苦了女孩,她需要每天守在医馆里不说,还要在药材缺乏的时候负责出去山里采集药材。

    但是不管怎么说吧,小店就这样开起来了,生活也慢慢有了着落,虽然不能吃啥有啥,却也能作到冻饿不着。

    日子就这样一点点过去,老头子每天睡的踏实,女孩每天忙活的充实,祖孙二人各忙各的也算是自得其乐。虽然日子过的苦一些,但是没有心理压力的情况下,这种生活女孩还是十分喜欢的。

    只是每当忙完了一天的事情,女孩总是会坐在一旁静静的发呆。

    “丫头,想他就去找他,何苦躲在这里为难自己呢。”老头子很了解女孩,知道女孩在想些什么,只是劝人这种事他并不擅长,说过一句之后便不在吱声。

    “爷爷,回不去的!”女孩摇摇头,目光在自己的手臂上停留片刻,喟然一声叹息。

    “老夫说了可以帮你把那个印记去掉,偏偏你这丫头总是强调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老头子哼了一声,看着女孩白皙的胳膊,眼中满是不屑之色,似乎去掉她胳膊上的印记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算了,还是就这样吧!”女孩再次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这印记去不去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不是还记得自己。

    “你这丫头也是,明明忘不了,让你回去却又不回去,真搞不明白你想干什么,如果你是在惦记我这个老头子,我可以告诉你:大可不必。”绕了一圈之后,老头子又把话题转了回来。

    女孩好奇的将目光投向老头子,这是几乎是他这几年中话说的最多的一次,不知道这老货到底在发什么神经。

    “只要你能回到那个笨蛋身边,老夫完全不用你来担心,你的心上人一定可以把老夫安顿的舒舒服服,吃喝不愁,研究经费、研究材料源源不断……”老头子眼神有些飘忽,看样子已经完全沉浸到自己YY的世界中去了。

    女孩刚开始的时候还被老家伙的话感动到了,但听到后来忍不住贝齿轻咬,恨不得一口咬死这个老人渣。

    敢情这老货打的是把女孩卖个好价钱的主意,至于说的关于女孩想法什么的完全都是扯蛋。

    不得不说,这老家伙的确是个奇葩,或者说完全不懂人情世故,这样的话说出来伤不伤人不说,把自己的目的暴露了才是最致命的。

    一番谈话以女孩愤然离去告终,老头子晚上果断的没有吃上晚饭,饿的肚子‘哇哇’时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是说错话了,不过为时已晚。

    世界上很多事总是充满了巧合,就像我们每次考的分数不好,总会被发现一样。当然,古代人可能并不用巧合这个词,但是他们却会用‘祸不单行’。

    所以就在女孩和老头子闹别扭的同时,五艘庞大的巨舰也在同一时间一头扎进了钱塘江口,朔江而上,直奔杭州而来。

    李承乾站在为首的一艘战舰之上,眺望着远方,看着江中大小船只狼奔豕突,疯狂的躲避着巨大的船体,不由对身后的李震摆了摆手,示意让他将船的速度放慢,不在撞到那些小船弄出人命来。

    “太子哥哥,这就是杭州?”夕阳下,小武牵着李承乾的手,努力的踮起脚尖,伸着脖子向外面看着。

    “是的,这就是杭州。”李承乾点点头,后世的时候他还到杭州来过,各大景区逛了个遍,钱也没少花。

    但是现在是在古代的大唐,景区什么的完全不存在,那些后世著名的景点现在还是一片荒山野岭,上去了也没啥东西可看。

    再说古代人生活条件并不是那么好,每日最大多数人还是要为自己的生计去奔波,哪里有什么心思看风景。也就是一些和尚、道士啥的一天天无所事事,手里有些闲钱没地方花,才会跑到这些破地方来修个庙,盖个道观,彰显与众不同。

    李承乾还记得,在后世的时候和同学去峨眉山,结果正赶上山顶修道观,有一些四川本地的挑夫在忙活着将砖石背到山顶。

    当时也于好奇吧,他李某要曾经问过那些挑夫一次的价钱,得到的回答是:一次背二十四块红砖,上到山顶给八块钱,如果游客少,天气好的话一天可以背四次。

    一块红砖重量2.6公左右,二十四块接近六十三公斤,如果加上挑夫手里那根休息时用来支撑的杠子,再算上绳子一类的东西,全部重量应该在七十公斤左右。

    七十公斤等于一个正常人的重量,背到山顶上去……只有八块钱,笔者不知道有多少读者去过峨眉山,但是可以想像一下,背一个人在平地上走三公里是什么感觉,给八块钱的话,有没有人背?

    这个价格还是在现代,如果放到古代呢?

    所以李承乾对那些修在山顶上的道观,寺庙啥的历来没啥好感,到了大唐之后这种想法也从来没有变过。

    回忆中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不知不觉间,李承乾感觉船身一顿,回过神来发现却是船已经停在了钱塘江的中心处,而渡头就在船的右舷大概数百步远的地方。

    “公子,天色已经晚了,今天还要上岸么?”夜魅从后面靠过来,轻声的问道。

    “上岸,在船上睡的这段时间就没睡过一个好觉,再不上岸估计非挂了不可。”李承乾看着岸上的渡头,眼中带着说不出的渴望。

    为了晚上不用睡在那摇摇晃晃的破床上,就算是半夜,也得下船!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