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639章 惊喜还是惊讶
    “你……,你们怎么了来的?怎么了这是?”看到孔雯的第一眼,李承乾被惊的下巴差点没掉下来,差点没有认出眼前这个瘦了吧唧,穿着一身脏兮兮的衣服,活脱脱像个小乞丐的姑娘。

    而与林晓晓长的一模一样的林豆豆,则是穿着补丁摞补丁,大小也并不十分相称的女式襦裙站在孔雯的身后,脸色通红尴尬的搓着手。

    “高明,我,我……”孔雯见到李承乾的一瞬间,就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等到某太子一开口,顿时眼圈就红了。

    李承乾走到孔雯身边,扶着她的肩膀(以前是香肩,现在已经不香了)将她按到凳子上坐好:“坐下慢慢说,怎么了这是?为什么弄成这个样子了?”

    结果,李承乾不劝还好,这一劝反而让孔雯小姑娘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下李承乾更懵了,手足无措的被孔家小娘抱着,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作什么反应。

    按理说孔雯这小姑娘怎么也是孔家的二小姐,若是出行身边护卫的人手怎么也不会少于十几二十个,就算是再惨也不至于沦落到乞丐这种程度。

    而且就算是路上丢了钱什么的,随便找一处府衙或者县衙,跟他们的头头说一声借两个钱,也不至于借不到。

    可是眼前的情况却是只有两个小姑娘出现在这里,而且这一身打扮怎么看都像是一路要饭过来的,这样的情况一出现怎么可能让人不懵圈。

    不过好在林豆豆到底是跑过一段时间的江湖,人此是还能冷静的说话,虽然表情有些尴尬,但还是在李承乾的注视下缓缓说道:“殿下,我,我们是偷偷跑出来的,路上还遇到小偷、山贼,孔小姐被吓坏了。”

    “偷跑出来的?”李承乾眼睛瞬间就瞪大了一圈,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孔雯这小姑娘还真不是干不出来这事。当初这小姑娘就曾经假扮她哥哥四处造谣撞骗,现在估计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易。

    不过现在很明显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小姑娘哭的伤心欲绝,李承乾自然不能干看着,否则未免有些不近人情。

    “小雯乖,别哭了,来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到底是谁欺负你了,回头咱找他算账去,不打碎他满嘴牙绝不放过他,好不好?”

    “高明,他们不讲道理,诬陷我是小偷,还想让我给他们家少爷当小妾,还把我和豆豆关在柴房里,还不给我们饭吃……”孔雯这一哭就是盏茶时间,期间零零碎碎的把路上被人欺负的经过说了一下。

    至于欺负她的是谁,小姑娘没说清楚,为什么会偷跑出来,小姑娘也没说清楚,总之李承乾除了知道她跟林豆豆两人走岔了路,跑到棣州然后被人欺负了之外,再也没有一点有用的消息,就连两人是怎么跑出来的都不知道。

    无奈此时太子殿下被小姑娘像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抱住死不松手,就算是想问问站在旁边的林豆豆都作不到,所以只能站在那里听孔雯有一句没一句的哭诉,直到小姑娘最后哭累了,慢慢睡着。

    李承乾身体僵硬的站着,对站在一边看热闹的白月宁打了一连串手语,示意她带着林豆豆去找个房间休息。

    至于李承乾自己……,没办法,他现在年纪太小体力根不上,没办法把已经睡着的孔雯抱起来,所以只能站在那里当柱子,任由孔雯抱着他睡。

    尽管他可以把孔雯叫醒,然后让她找一个地方安静的好好休息。但看着小姑娘衣衫褴褛,憔悴不堪的样子,他还是没有忍心把小姑娘叫醒。

    不管怎么说,李承乾的灵魂到底是来自后世,他的思维和唐人总是有些区别,某些常人看来再合理不过的事情,在他这里往往就会出现另外的一种结局。由其是对待女人这一方面,他李某人完全够得上长孙皇后口中所说的‘情种’二字。

    总之,李承乾这一站就是将近两个时辰,直到小姑娘坐着睡的不踏实,迷糊着醒过来,才得以解脱。不过,解脱之后才发现,两条腿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高明,对,对不起。”孔雯的脸色微微泛红,有些不好意思,尤其是看到李承乾胸口位置还留着口水的印记之后,整个人更是羞的差点找个地缝钻进去。

    “好了,既然醒了,就让小夜陪你去梳洗一下,看看你现在的样子,都快要赶上泥猴子了。”看到孔雯恢复了一些精神,李承乾强忍腿上传来的酸麻,笑着和她打趣。

    “高明,我,我怕!”听到李承乾的安排,孔雯看了看外面漆黑的夜色,脸上闪过一丝犹豫。

    “放心吧,这里很安全的,如果还是不放心就让夜魅和小白陪你一起去,有她们两个在,没人能动的了你。”李承乾在孔雯的鼻子上宠溺的轻轻捏了一下,让小姑娘再一次羞红了面颊。

    等到小姑娘离开之后,李承乾脸色渐渐沉了下来,扭头对站在一边的杨雨馨问道:“明天一早,带林豆豆来见我。另外,给长安发消息,让那边去通知孔家通知一声,就说孔雯人在登州,安全的很。”

    “喏!”杨雨馨知道李承乾现在心情一定十分不好,答应一声之后立刻快步离开,去作自己该做的事,将整个大厅留给李承乾。

    看来应该去一趟棣州了,李承乾如是想着,缓步走出大厅,走向自己的房间。

    该死的家伙竟然敢向他李某人的女人伸爪子,甚至还拿走了他送给孔雯的玉佩,这便是那个混蛋的取死之道。

    一股暴虐的情绪在李承乾的心底蔓延,自从下令屠了五万左右的句丽人之后,在他的心里有是有一股莫名的冲动,似乎是一只隐藏在心底的恶魔正在蛊惑他一样。

    时间如流水般缓缓流逝,一夜过去之后,李承乾见到了换过衣服,显得精神熠熠的林豆豆。

    “给本宫说说,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你们要偷偷从长安跑出来?棣州要抓你们的人是谁?”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