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634章 吐谷浑的覆灭(一)
    “这消息怎么样?刚刚送来的,按家里那臭小子的话说那就是:新鲜热乎!”李二此刻的心情看上去应该很不错,竟然开起了玩笑。

    “臣等恭喜陛下!”字条传阅一番之后,老家伙们全都起来为老李贺喜,这可是好事,大唐能够拓土开疆,对于他们这些老家伙来说也是一件荣耀的事情,理应共同庆祝。

    不过老杜依旧还是不放心自己儿子的事儿,看着已经嘴巴咧到耳根子的李二,犹豫了一下沉声说道:“陛下,杜构在山东……”。

    “克明啊,不是说了么,年轻人的事情就让年轻人去处理嘛。”李二再一次打断杜如晦:“当初山东便是交给承乾他们这些小辈来处理的,现在也还是如此,既然承乾在山东没有处理杜构,那么我们就不要操这份闲心了。”

    “喏!”杜如晦重重一点头。

    李二的已经隐晦的将自己的意思表示的很明确:轻拿轻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不好处理的事情就不要处理,留在那里好了,弹劾这种东西嘛,等同于老百姓告状,作为官府,完全可以先搁置一边不予受理。

    案子接是接了,但是处不处理,什么进候处理,那就是法官(李二)的事情,告状的人最多只能询问一下,如果要逼着法官(李二)作决定……,那还要试试自己的脖子硬不硬。

    五姓七望、文官系统对于李二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很大程度上李二一直都在削弱他们的势力与影响力。

    究其根本原因的话,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势力到底有多大,必竟只是几个家族而已,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比控制着整个中原的大隋朝厉害,而李二之所以一直在针对五姓七望,五姓七望也在针对李二,根本原因还是当初的时候这些世家在支持隐太子李建成。

    这是李承乾从卓文口中知道的一个众所周知,但却不能说的秘密。

    正是因为这一点,李二才一直对五姓七望耿耿于怀,恨不得除之而后快,而五姓七望也明白这些,所以他们才会团结在一起,一直与李二作对。

    他们知道李二要名声,轻易不会对他们擅动刀兵,只会以一种怀柔的方式来分化瓦解他们的势力。

    综合上述的这些,可以看出来,实际上五姓七望更多的是在自保,同时想也要推出一个附和他们自己利益的代理人(皇帝)。

    当然,这有些困难,但也不是不可能。

    必竟现在他们在朝堂和中原地区还是有很大影响力的,抱成一团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排挤李二的选定的继承人,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而只要搞掉了李二的继承人,那么和选出符合他们利益的代理人也没什么区别。

    朝堂之上衮衮诸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打算,有自己的目的,李二自然也有,不过李二的目的其实很简单:第一,保住自己的皇位;第二,治理好大唐的江山;第三,那就是培养自己的合格继承人,同时不能让人把这个继承人给毁了。

    于是乎,对于这次发生在山东的事情,李二决定采取冷处理的方式,先搁置在一边,等以后想起来再处理。

    杜如晦作为经历过玄武门之变的老货,自然可以理解李二的想法,听了他的决断之后,立刻把心放到了肚子里,知道自家小子这一次应该是逃过一劫了。

    当然,这个事情他以后还是要私下里和李二沟通一下的,不过眼下来说应该不用,皇帝陛下的心思目前来说根本不在山东,吐谷浑大片的土地已经把他的精力全部吸引了过去,与其研究山东的事情,还不如讨论一下泰山封禅来的实际一些。

    不过与长安城中兴奋的大佬们相比,身处西域的大唐军队却并不是想像中那么牛逼。

    任何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一个月时间,走完正常需要两个月才能走完的路,而且还是在沙漠之中,薛仁贵所率领的左武卫到底吃过多少苦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而作为吸引吐谷浑伏允注意力的凉州守军,他们到底付出多大代价,也只有他们自己才明白。

    八千左右的守军,坐困凉州,城外就是吐谷浑十万大军,有没有压力?每天都需要面对人数多达两万的吐谷浑士兵攻城,有没有压力?

    人不是机器,伤了返厂修一修,很快就可以恢复功能,人受伤了是需要养伤的,而且伤的重了还会死亡。

    在大唐这个医疗技术并不十分发达的古代,发个烧,感个冒都有可能被阎王爷收走小命的古代,在战场上受伤,能活下来的可能性基本上无限趋近于零。

    尽管段瓒这一次带了很多酒精过来,但是酒精并不是万能的,它只能起到一个消毒的作用,如果说能全面抑制细菌滋生,那除非是在无菌环境才行。

    所以守城的士兵在接连不断的战斗中越来越少,渐渐的城头已经开始出现百姓的身影,他们穿上了那些死去士兵的护甲,拿起他们的刀剑,站到了他们以前所站的位置。

    城头上每一个人都知道外面那人是什么人,也知道城破之后会有什么样的结局,所以拼命成了他们最后的选择。

    对于那些驻守城头的士兵,百姓们此时没有那么多的感激,也没有那么多的感动,所有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活下去,等待援兵!仅此而已。

    至于说感动什么的,那是战争结束之后才会发生的事情,战斗的过程中根本不会有人想到这些。

    一间间的房屋被推倒,椽子被削尖当成弩枪,房梁被当成滚木,而那些砖石才是被当成擂石。

    守城战打到第六天的时候,城头上已经没有了防御用的武器,除了拆房子,找一些替代品,没有任何的办法。

    段瓒所驻守的城墙守军已经换了不知道几批,熟悉的面孔除了老头子派来的两个护卫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

    数天的战斗下来已经让他认识到战争的可怕,回想当初李承乾在长安将战争描写的如何浪漫、如何壮观……,段瓒只说一句:你大爷的!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