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631章 杜构的新任务 (下)
    “你也学会凫水了?”李承乾脸上露出莫名的笑意,看的王成虎悚然一惊。

    “那个……公子,我学是学了,但是学的不精,只能保证不保淹死,而且……”

    “别而且了,从今天开始,这家伙归你管了。”李承乾打断王成虎忐忑的发言,拍拍身边杜构的肩膀:“来吧,见见你的行军长史,杜构杜长史。”

    杜长史?我日,这才几天功夫就被降了好几级啊!有些神不守舍的杜构被‘杜长史’三个字惊醒,诧异的看着李承乾。前两天说的回长安,撤职之类的话,那也就是客气一下,怎么能当真呢?啥时候李承乾这么实在了?

    王成虎也是一张大脸抽了又抽,三天前自己还要听杜构的安排进行工作,可是睡了几觉,自己就可以安排杜构工作了?这老母鸡变鸭也变的太快了吧?

    李承乾感觉到了身边杜构的紧张与为难,扭头皱眉说道:“怎么?没听过兼职么?这叫一专多能,谁让你读的书多呢,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登州别驾兼折冲府行军长史,有军事任务的时候你听老王的,没有军事任务的时候老王听你的,就这么定了。”

    “高明,这长史我,我能胜任么?”听到不是把自己的登州别驾就地免职,杜构的心情好了不少,甚至就连这几天低落的情绪都恢复了一些。

    杜构的表现让李承乾心中发笑,暗叹这货就是‘官迷’脑袋的同时,故意板起脸说道:“一回生两回熟,反正这几天他们就有任务,你先跟着他们出去试试,如果不行回头再说。”

    “任务?什么任务?”杜构也没想到军事任务来的这么快,想到自己马上就是折冲府长史了,不由追问起任务目的来。

    “抓海盗!”李承乾并没有刻意隐瞒,眼神扫过杜构与王成虎,淡淡说道:“奴隶都死光了,总要再抓回来一批,要不然那些修桥铺路的活计,你们来干么?”

    “还要抓人回来?”杜构整个人一哆嗦。

    他现在最怕听到的就是奴隶两个字,去掉前几天被‘獠牙’屠掉的四千人和被毒杀的三万多人,这三天的时间里,各县又陆续的将那些放掉的奴隶全部抓了回来,送到登州之后也全都被处死了。

    大概统计一下的话,这次的事件共计处理掉的高句丽人数大概在四万八千人左右。

    不过好在人死的差不多了,就算是有漏网之鱼也不会很多,掀不起什么太大的风浪来,所以抓捕行动自然而然的进入了尾声,不在大规模的进行。

    然而此时忙着安排杜构与王成虎去处理海盗的李承乾绝对预料不到,他为阻止高句丽人反叛所作的处理,在十数年后将会为他铸就怎样的名声。

    五天之后,登州水师出动楼船二十余艘,载着全副武装的五百府军,向着大海深处扬帆远行,而船头上站着的,便是欲哭无泪的杜构与兴越盎然的王成虎。

    “大唐水师威猛无铸,着实让外臣好生羡慕!”站在岸上,与李承乾共同为王、杜二人送行的惠日,眼中满是贪婪,看着远去的楼船赞叹道。

    “是么?”李承乾乜了惠日一眼,傲然一笑说道:“那不如副使弃了倭国国籍,入我大唐如何?本宫可以做主,给你一个五品上的水师将军职务。”

    “呵呵,殿下说笑了。”惠日在李承乾逼问下讪讪一笑。

    他在倭国可是苏我虾夷的新信,如果倭国内乱正式爆发……,如果苏我氏真的可以篡位成功,那么他的地位将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一个大唐正五品上的水师将军如何能被惠日放在眼中。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站在大唐的土地上说,当然他更不敢站在李承乾的面前说。

    眼前的这个少年尽管看上去笑的是那样的无害,可是惠日依旧忘不了八天前,他曾经面不改色的下令屠掉了近五万的高句丽奴隶的事实。

    面对这样一个冷血的屠夫,暴昏一样的人物,就算是借给惠日八个胆子也不敢在他的面前口出狂言。

    李承乾点点头,若有深意的再次看了一眼惠日,再次展颜一笑:“没错,本宫的确是在说笑。”

    和惠日想的不同,在李承乾看来,眼前这个跟自己差不多高的小鬼子最大的利用价值就是他与苏我虾夷的关系。如果没有这层关系在,丫就算跑到大唐来当一个炮灰,李承乾都会嫌他个子太小。

    再说了,那么小的个子,上阵打仗大家都骑马,难道还要特地给他找头驴么?

    抱着这样的态度,李承乾在回程的路上一直不停的笑着,弄的天佐和天佑兄弟两个纳闷不已,最后实在忍心中好奇,便出言询问李承乾到底为何发笑。

    李承乾自然不会吝啬将自己的‘欢乐’拿出来与大家分享,于是一传十,十传百,最后整个出城为王成虎送行的队伍里全都是一片欢笑声。

    当然,偶然中听到只言片语的惠日绝对笑不出来,甚至看着自己的小短腿,有一种切掉重长的冲动。

    接下来的时间便是在等待中度过,他们必须在登州等到倭国的舰船过来。这一切只因为李承乾把惠日他们带偏了路,所以惠日只能派人穿过高句丽,跑到新罗去通知等在那里的船到登州来接他们,这一来一去就是大概将近一个多月的时间。

    而在等待倭国船只的这段时间里,外面的世界也在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从西域到长安,从北疆到南海,没有任何一处平静的地方。

    长安太极宫,李二陛下看着桌案之上堆集如山的弹劾奏章,再看看大殿之上群情激愤的朝臣,整个人呈现一种崩溃的状态。

    自家的大小子到底是什么东西变的呢?一天到晚除了惹事难道就不能让自己省点心么?

    前几天刚刚折腾完和尚,这怎么又把高句丽奴隶给干掉了?不就是杜家大小子释放了一些奴隶么?抓回来也就是了,干嘛一定要全都杀掉呢?把这些人买回来不花钱么?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