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630章 杜构的新任务 (上)
    李承乾将马车的窗帘掀起一道缝隙,向窗外看了一眼,等到放下帘子才沉声劝说道:“杜构,每个人都会有犯错误的时候,偶尔做错一件事情并不能证明什么,如果犯了错误就一蹶不振,那么可能我华夏到现在已经灭族了吧!”

    “可是高明,我真的不是那个材料,我只是一个没用的书生罢了,很多事情都过于理想化,从而忽略了实际需要面对的问题。”杜构有些痛苦的说着,看得出来,这一次对高句丽人的处理方面,给他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

    “你有这样的想法很不错,这证明你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缺陷在哪里,而找到了自己的弱点,难道还怕改正么?”说到这里,李承乾在杜构的肩膀上用力的拍了拍,沉声说道:“你是杜如晦的儿子,不要让我轻看了杜家男儿。”

    李承乾不想让杜构就这样消沉下去,不是为了他本身,而是为了他背后的杜如晦,只因老杜的价值要远远高于杜构。

    在老李的眼中,杜如晦很重要,所以李承乾认为即便不把杜如晦拉到自己身边,也要让他保持中立。而杜构、杜荷正好是老杜的软肋,拉住这两个家伙基本上便等于是把老杜拉到了自己一方。

    正是考虑到这些方方面面的问题,李承乾才没有放弃掉杜构,决定再给他一个机会,所以才会替他扛起这件事,在事后给李二的书信中提都没有提小杜在这次事件中的‘重要’作用。

    一行人赶了大半夜的路,终于在午夜时分再一次回到了登州府城门外,也在城门处看到了早已经等在这里的登州刺史,当然,李承乾也如愿以偿的看到了那跟在他身边数年的光头汉子。

    “登州刺史赵仁信,见过太子殿下,殿下受惊了!”车队到了城门口,也不等李承乾从车上下来,登州刺史便远远的迎了上来,站于车厢边上顶着一头汗,恭恭敬敬的施礼等候着。

    “免了吧,这事儿怪你不得。”车厢门打开,李承乾走下马车,看着面前的中年人:“高句丽人阴谋造反,现在已经全部诛杀,回去之后发海捕文书,山东全境缉拿高丽句反贼。”

    “是,臣明白,一会儿回城臣立刻去办。”赵仁信低着头,余光瞥见杜构蔫头搭脑的从李承乾马车上下来,忍不住心中暗骂了一句:蠢货!

    如果不是这家伙强行要释放高句丽奴隶,怎么可能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如果大唐太子落入那些高句丽人手中,估计登州所有官员都要面对去见阎王爷的结果。

    只是心中抱怨的赵仁信却没有想过,如果他当初全力阻止的话,同样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

    城门口的寒暄并没有进行多长时间,跑了一天半夜的路,加上中间又干过一架,所有人都累的够呛,根本就没有心思玩什么应酬。

    进城、找驿馆、休息,一连串的事情下来,东面的天空已经开始泛起鱼肚白,折腾了一天一夜的众人也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

    时间一晃已经过去三天,在这三天之中,李承乾除了吃就是睡,好不容易把前几天的疲累全都清扫一空,整个人也显得神清气爽格外精神。

    不过杜构却依旧是那种半死不活的样子,看在李承乾眼中让他有些恼火,心中忍不住吐槽老杜不会生儿子。

    “公子,外面有一个自称是您贴身护卫的家伙……”驿馆的小院中,天佐从外面走进来,低声对正在跟杜构怄气的李承乾说道。

    “护卫?是王成虎吧?”听到天佐提起贴身护卫,李承乾脑中闪过王成虎那颗硕大的光头。

    “是的!”天佐点点头,认真回答道。

    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小上两岁的少年,一句话屠了将近四万的高句丽奴隶,面不改色心不跳,让天佐多少心中有些异样的感触,不知是恐惧还是兴奋,总之看到这家伙就自由自主的有些哆嗦,像是看到了某个大魔王一样。

    “你让他进来吧。”李承乾的脸上露出一丝怀念的神情,吩咐完子之后又对天佐说道:“这段时没什么事,你们兄弟两个如果想出去的话就在城里转转吧,这里有夜魅和你们师姐在不会有太大问题。”

    “喏!谢公子!”天佐喜滋滋的答应一声转身便走。

    在翼州师父那里待了四五年时间,根本就没怎么出去过的兄弟二人早就想出去转转了,只是碍于李承乾天天缩在驿馆里,他们也不好意思提出要出去逛逛的想法。

    现在李承乾既然主动提出来了,天佐自然也不会矫情。

    片刻之后,王成虎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小院的外面,而几乎在眨眼之间,这个粗壮的汉子就已经到了李承乾的面前:“臣……”。

    李承乾不等王成虎见礼,就直接招手说道:“滚过来,让你家公子好好瞅瞅,看看这段时间有没有出息一点。”

    “嘿嘿,公子,咱现在可是折冲都尉,手下掌着一千多人,比以前可出息多了。”王成虎听到李承乾的自称,知道他是不想露了身份,于是也以‘公子’称呼起来。

    “一千多人而已,算什么啊,当然一批人里面现在就属你没出息。”李承乾撇撇嘴,笑着打趣王成虎:“不过要说你这光头更亮了道是真的。”

    王成虎转手摸摸自己的光头,嘿嘿傻笑了一会儿,然后才说道:“殿下,前几天没有吓到吧?那些高句丽人真是特么不识抬举,明明给他们活路,却自己不知道珍惜,非要往死路上走。”

    “行了,不提这事儿了。”李承乾摆摆手,断打王成虎的唠叨,指指边上的一个石头凳子让他坐下,然后问道:“你手下的人水性如何?有多少会凫水的?”

    “公子,这里靠海,会水的家伙可多了去了。”坐下之后的王成虎憨笑着挠挠头,大咧咧的说道:“就是小人这样的,也都学会了呢。”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