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625章 关于背叛(上)
    盏茶时间之后,一个农民打扮的人被程华安按在马背上回到了车队,而又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李承乾的马车车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一对双胞胎兄弟从左右两边同时现身。

    “公子,前面不能走了,我们需要调头回去。”两人不管杜构诧异的眼神,只是看着李承乾异口同声的说道。

    “调头?为什么?”李承乾不动声色的问着,早在夜魅通知他有人跟踪的时候,他心里已经有了某种不好的预感,现在只不过是证实了而已。

    “跟踪我们的人已经被程大哥抓到了,据他交代,前面有他们的人布置的陷阱。”兄弟两个还是异口同声的说话,听在耳朵里就像是立体声混响一样,十分有意思,这是李承乾喜欢同时与他们两个说话的原因之一。

    “有陷阱么?”李承乾低声重复了一遍,然后扭头看看一边还在看着双胞胎兄弟发呆的杜构:“杜构,你怎么看?”

    “啊?什,什么怎么看?”杜构木然转头,疑惑的看着李承乾:“他,他们两个为什么……”。

    “双胞胎,没见过么?”李承乾翻了个白眼。

    “可是为什么会这么像,就分明就是一个人。”杜构眼睛在双胞胎身上扫来扫去,又揉了揉眼睛,十分不确定的说着。

    “你别管他们是不是一个人,我只问你,现在有人跟踪咱们,抓到之后说前面有埋伏,你怎么看这件事?”李承乾哭笑不得的看了一眼杜构,不知道这货脑子是怎么长的,为什么总是抓不住事情的重点。

    “怎么可能会在前面有埋伏,如果前面有埋伏还跟着咱们干什么?而且如果因为意外,我们现在应该在城里,怎么会有人算到我们一定不进城,还能算到我们将要去什么地方?”

    杜构的脑子好像是突然开窍了,又或者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聪明人,反正不管怎么说,他的话直接戳到了问题的核心。

    “你们听到了?”看着双胞胎兄弟,李承乾撇撇嘴:“去通知一下,队伍加速前进,另外抓到的人让夜魅和小白去审,你们两个如果有兴趣就跟着学学。”

    双胞胎兄弟面面相觑,无声的对视一会儿,从外面关上车门闪身离开。毫无疑问,他们明显是被刚刚那个被抓到的家伙骗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敌人不可能在不知道他们路线的情况下在前面设伏。

    带着一腔的怒火,回到队伍前面的双胞胎拿出了全部手段,将那个被抓到的家伙折腾的苦不堪言,最后老老实实吐出了实情。

    事实上,在队伍的前面并没有埋伏,真正的埋伏是设在队伍后的后面,而以正在延路向队伍的后面不断接近。

    至于为什么说前面有埋伏……这一点很好理解,只是为了让队伍掉头罢了。

    听完双胞胎兄弟的第二次汇报,李承乾琢磨了一下问道:“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么?为什么会对我们感兴趣?”

    “是高句丽人,目的应该是劫持我们,用我们来威胁官府将那些还被关押着的人全都放出来!”这一次说话的是天佐,而天佑则是在不断打量着杜构,眼中神色颇为不善。

    “这不可能,他们向我保证过,永远会做一个良民,而且我已经将他们释放半年了,这半年时间他们都很安静,一直老老实实的,怎么可能突然之间有这种行为,不可能,这不可能!”杜构却像是受了某种刺激,不断的摇着头。

    李承乾怜悯的看了陷入纠结的杜构一眼,没有去劝他,只是对双胞胎吩咐几句之后,便整个人往后一靠,闭目假寐起来。

    当一个人付出自己全部的信任,得到的却是背叛时,如果自己想不通为什么,任何人来劝说都是没用的,所以这一切都要靠杜构自己。

    “高明,这是为什么?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我是看他们可怜才会释放他们的,为什么他们还会背叛?”陷入痛苦纠结的杜构用头狠狠在车厢撞了几下,看着李承乾呆滞的问道。

    “因为他们是同胞,身体里面流着相同的血,有着共同的祖先,共同的神灵,这不是你将他们释放,给他们生存下去的希望就可以改变的,这个问题如果你想不明白,这么多年的书你就白读了。”李承乾皱眉看着杜构,伸手在他在肩上用力按了一下。

    除了把杜构从登州府带出来,让他不至于被那些高句丽人给害死,这样的劝说已经是李承乾能作到的极限,必竟他至多只能算是杜构的朋友,而不是他爹,教他聪明这种事情不是他需要作的。

    如果杜构能从这次的事情中吸取教训,做到幡然醒悟,那么将来或许再给他一个机会;如果他做不到这一点,或者是就此消沉下去,将他放弃掉也是李承乾唯一能作的。

    大唐的人材不少,也不差杜构一个人,之所以把他拉进自己的圈子,大半的原因还是因为老杜,否则那么多人才,李承乾干嘛要给他杜构机会。

    有了这样的想法与决定之后,李承乾便不再理会杜构,开始把目标转向身后的那批高句丽人:“天佑,去把抓到的那家伙带过来,我要亲自问他一些事情。”

    毫无疑问,李承乾再一次从双胞胎中分出了谁是天佐,谁是天佑,不过此时天佐和天佑已经习惯,并没有再过多的惊讶。天佑也只是点点头,默默的离开,去前面提人。

    被李承乾认出来的次数太多了,天佐和天佑已经没了争胜之心,仿佛认命了一般。

    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一些人有十分奇特,有着特殊的能力,身为大唐太子的李承乾有特殊的认人能力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等了片刻,后面那个跟踪的家伙被带了回来,被塞进马车的一瞬间,杜构就愣住了,盯着被被绑成粽子一样的家伙,一脸很受伤的样子问道:“朴正明,怎么会是你?”

    “杜别驾,我……”被杜构称作朴正明的家伙浑身是血,但是精神头还不错,看着一脸不可置表情的小杜,神情尴尬,吱吱唔唔半晌吐不出一个字来。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