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619章 托付(下)
    就这样,不管李承乾愿意不愿意,想不想知道,一些卓文觉得需要保留下来的秘密被他全部继承了下来,其中自然包括了那七颗玉佩的秘密。

    而李承乾在知道了七颗玉佩的秘密只后,除了惊讶之外,唯一的感觉就是不可能,这姓卓的老家伙一定是在骗自己。但是看老头子认真的样子,却又不像,最后只能把‘你大爷的’四个字压回肚子里,打算等将来有机会好好试一下。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之间李承乾一行已经在卓老头的庄园住了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而这一个星期的时间,在遥远的长安也发生了很多事情,其中一件比较重要的就是倭国遣唐使正使高向玄理挂了。

    长安城隶属于鸿胪寺的驿馆中,高向玄理虚弱的躺在榻上,身边站着他的一双儿女——高向天、高向馨子,再有就是一些跟着他一起来到大唐的一些随从。

    “高向君,你……”惠日——也就是此次大唐之行另一队的领队,看着榻上的高向玄理有些欲言又止。

    “惠日君,我不行了,估计很难再回国内了。”高向玄理声音十分虚弱,有气无力的说着,眼睛却一直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他们两个,他们两个就托付给您,希望……希望您能带他们两个回国……”。

    “高向君,你的病一定会好的,大唐皇帝不是已经派来医生了么,放心吧。”惠日低声的劝说着,不过只要是个人都能听出来其中那一丝幸灾乐祸。

    “父亲大人,您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的,您说过要带我们一起回国,去看看美丽的富士山……”伪装成高向馨子的称心轻拭眼角的泪水,双膝一弯跪倒在榻前,拉着高向玄理的手,啜泣着说道。

    “馨子,以后一定要听哥哥的话,不要再任性了。”高向玄理反手在称心的手上捏了捏,就番嘱咐说的情真意切,看上去就像真的在对自己的女儿交代后事一样。

    “父亲大人……”听到高向玄理提到自己,杨天也跪到称心的身边,将惠日挤到一边:“父亲大人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妹妹,让她一生无忧的。”

    “看到你们兄妹如此,为父也就放心了,天,带你妹妹出去,为父有话还要和惠日君说。”戏演到这里就差不多了,高向玄理还有很多事情要‘交待’。

    如果再拖一会儿,孙思邈的药如果起了作用,他立刻就会进入假死状态,到时候可就啥都说不出来了。

    杨天和称心带着浓浓的不舍,几乎是一步一回头的走出房间,整个过程看的惠日也是心中酸楚不已。尽管他和高向玄理各为其主,此行应该算是对头,但是心中多多少少也有些兔死狐悲之感。

    放下房间中高向玄理和惠日谈话不说,单说离开房间之后的杨天和称心。

    两人房开房间之后,找了一个并不起眼的角落坐下之后,称心轻掩檀口,做出悲戚的样子,口中却问道:“老大,你这段时间有没有收到殿下的消息?”

    “没有。”杨天摇摇头,沉声说道:“事情已经全部安排妥当,将来的一切只能靠我们两个自己,这是殿下临行前最后的嘱咐。”

    “那我们两个的任务到底是什么?这搅乱倭国到底应该怎么搅,你有啥想法没有?”称心用其和表情完全不同的语气说着颠覆性的话语,此时如果惠日在边上听到的话,估计会立刻杀了他们两个。

    “我能有什么想法,走一步看一步吧,现在说什么都为时过早。”杨天哼了一声,眼睛看向高向玄理的房间,失神的说道。

    相比于称心,他在大唐还有着牵一份牵绊——妹妹。

    这一次去倭国,如果顺利的话或许还有机会再回大唐,将来也还有机会和妹妹见面;

    如果不顺利,很可能两个月前的面见就是最后一次绝别,想到这里让他多多少少有些伤感。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他和称心的任务就是去倭国搅乱倭国,让倭国变的更乱,最好是各大家族全面开战,人脑子打出狗脑子才好。

    而打出狗脑子之后还应该做什么?李承乾没有交待。

    有没有什么后续的计划,杨天和称心完全不是知道。

    当然,这里有保密的关系,怕他们知道了全部计划之后,有泄漏的危险。

    “高向君!馨子小姐!”就在两人坐在一起研究李承乾会有什么样的后续计划时,一个隶属于遣唐使的仆役走了过来,声音有些压抑的说道:“副使请您二位进去。”

    副使?杨天和称心面色一变,由其是称心,更是紧张的冲到仆役身前:“为,为什么是副使在叫我们?父亲……父亲大人……”。

    “玄理大人……”仆役语气一滞,不过他的态度已经明确的告诉杨天和称心两人,高向玄理挂了。

    “父亲……”一声娇呼,称心一把推开挡在身前的仆役,快步向着高向玄理的房间跑了过去,而杨天则是叫了一声‘妹妹’之后,也快步追上。

    这几声呼唤将一对失去父亲的兄妹心中的那份凄楚表现的淋漓尽致,即便是人性淡漠的倭人,看在眼中也不由得流下两滴心酸的眼泪。

    “天、馨子,玄理兄已经去了,你们节哀!”冲进房间的杨天和称心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站在房间中央的惠日,然后顺着惠日的目,木然转头,看向倒在榻上,已经停止了呼吸的高向玄理。

    “父亲……”不知是想到自己的身世还是什么其它事情,称心的一声悲呼听在杨天耳中,整个人都抖了一下,不由自主的想到自己已经去世的父亲,眼中泪水再也止不住,顷刻间夺眶而出。

    “天,去劝劝你妹妹,不要让她伤了身子。”惠日走到杨天默默流泪的杨天身边,轻声言道。

    杨天点点头,用衣袖拭去脸上泪水,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着惠日凝声问道:“惠日叔叔,能不能告诉我,我父亲到底是什么病,为何会去的如此快,竟然连医治的时间都没有。”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