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617章 托付(上)
    关于玉佩,卓文在知道李承乾手中只有一块之后,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但是那一声发自肺腑的叹息,已经足以让人浮想联翩,让人感觉像是老家伙失去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一般。

    李承乾作为当事人,他知道自己在这里面说了谎,他的手中并不真的只有一块玉佩,而是有六块,但是并不后悔刚刚所做的决定。

    尽管老头子闭嘴不再继续说下去,但是知道玉佩里面有一个秘密就已经够了,至于秘密是什么并不重要。不管是收集七块玉佩会有神龙出现,还是收集七块玉佩会有神灯出现。

    所以尽管心中十分好奇,但他还是没有继续多问,这老家伙曾经是公认的第一刺客,干出什么事情都不奇怪,李承乾不敢肯定这老家伙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阴谋。

    比如说:长生不老什么的。

    李承乾是一个聪明人,他有着聪明人所必备的素质——怀疑一切。

    他不知道如果老头子真的说七块玉佩合到一起可以长生不老的话,自己应该怎么面对,是把六块玉佩都还给老头子?让老头子拿去长生?还是把老头子的玉佩要过来自己长生?

    所以李承乾打算自己亲自去探查这个秘密,反正他已经有了六块玉佩,虽然这其中被他送出去两块,但是老婆的东西将来还不是和他的一样。

    探查一个秘密就像是解一道数学题,如果被人直接告知答案的话会失去很多‘解题’的乐趣,所以李承乾认为,这‘题’还是自己解的好,左右自己也是闲的无聊,也算是给自己找点儿事情做。

    有了这个决定之后,李承乾自然也就不会去追问老卓文玉佩里的秘密到底是什么,只是扭头看向门口有些略显紧张的兄弟两个其中一人说道:“天佐,去泡一壶茶好么?”

    刚刚入进房间的时候,李承乾已经看到,房间中有茶壶、茶盏等用具,所以才会有让天佐去泡茶的说法。

    “你能区分出他们两个?”与刚刚在院子里的情况相同,老卓文发现李承乾能认出天佐和天佑之后,也是十分好奇。

    “当然,有什么问题么?”李承乾点点头,淡笑着回答道。

    “当然有问题。”卓文对呆立门口的天佐挥挥手,示意他去按李承乾说的去泡茶,然后说道:“老夫也是在和他们兄弟两个接触了大概一年之后,才慢慢可以匹分他们两个,所以老夫十分好奇你是通过什么方式来区分他们的?”

    “既然卓老能够区分开天佐和天佑,那便没有什么问题了。”李承乾看着忙碌的天佐淡淡说道:“第一,他们两个眨眼时的速度是不同的,天佐比天佑要快上一点,大概是十一比十的速度吧。”

    “第二,天佐双手的食指基本上与中指等长,而天佑没有。”

    “第三,天佐有习惯性抽动嘴角的动作。”

    ……

    李承乾扳着手指一个个细节的说着,听的天佐与天佑两个目瞪口呆,连他们两个都不知道,原来他们之间有这么多细节上的区别。

    “佩服,佩服!”卓文同样呆呆的看了李承乾半晌,最后摇头说道:“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若你再早生百年,这天下第一刺客的名头,怕是非你莫属!”

    “卓老先生过奖了,承乾只是比较注重一些细节上的事情罢了,当不得老先生如此夸赞。”李承乾并不觉得自己顶个‘天下第一刺客’的名声有多好,所以十分委婉的拒绝了老头子的赞誉。

    ‘睚眦必报’已经让他有了很多的麻烦,如果再加上‘天下第一刺客’那可真是想让自己‘绝世而独立’了。

    而就在这时,已经将茶泡好的‘天佐’端在茶水先是递给了卓文一盏,然后又递给了李承乾一盏,不过递茶的时候那好奇的眼神怎么也无法掩饰。

    “大唐太子并不比别人多一只眼睛,一个鼻子,以后看的机会还很多,天佑想看的话,以后机会还有很多,不必如此好奇。”看着面前的少年,李承乾接过茶盏笑着说道。

    瞬间,眼前的少年见到鬼一样跳了开去:“你,你怎么知道的?我没有眨眼睛,手指也在杯子下面,而且……”

    “唉……”一声长长的叹息从卓文处传了过来,老头子无奈的说道:“小佑,下次吃完东西记得漱口,那么大的菜叶粘在牙上,只要是个人就能把你们两个分清楚。”

    “呃……,菜,菜叶。”少年的脸瞬间涨的通红,扭头向一侧的天佐看去,在得到其点头示意之后,整个人‘嗖’的一下冲向刚刚用来泡茶的水壶,再也没有了试探李承乾的心思。

    而错过天佑这一段小插曲,卓文面色一正,看向李承乾,旧事重提问道:“殿下就不想知道那玉佩的秘密么?”

    “不想,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秘密,并不是每一个都需要知道,而且有些时候知道多了并不是什么好事。”李承乾摇摇头,表示不想再提起玉佩的事情,端起茶盏轻啜一口,然后对老卓文说道:“如果卓老先生只想说玉佩这件事情的话……,还是免了吧。”

    卓文注视着李承乾,似乎想要看到他的内心一般,半晌之后才意味莫名的说道:“太子殿下果非常人。”

    李承乾对这种评论不可置否的笑笑,自从到了大唐,这样的评论他不知听过多少,已经不是很在乎了。

    “殿下觉得天佐和天佑这兄弟俩如何?”沉默片刻,老卓文突然问道。

    “不知卓老先生些言何意?”李承乾愣了一下,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这年头是怎么了,怎么很流行‘龙阳之好’‘断袖之癖’么?

    老卓文的话他在后世曾过听过很多次,那就是相亲完亲回家之后,老妈看到他时的第一句话:那姑娘如何?处的来不?

    老卓文可不知道李承乾在刚刚一的瞬间闪过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念头:“老夫的意思是让他们兄弟两个给殿下做个护卫,殿下可还满意?”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