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616章 大唐第一刺客(下)
    老者说完之后,竟自转身走回房间,留下白月宁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只有李承乾略有所悟的轻轻在自己腰间的玉佩之上轻轻抚过。

    刚刚的老头子分明就是看到他腰间的玉佩之后态度才有所改变的,这就说明这老头子一定认识这块玉佩,而认识玉佩自然也会知道玉佩的来历,猜到自己的身份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但是现在这老家伙要自己进去,而且还要他的两个徒弟也进去,这似乎就有些不好选择了。

    李承乾犹豫着,不过在手臂划过腰间的火铳之后,便放下了心事,深深吸了口气,迈向走向房间。

    “哥……”小武神情有些紧张,小白身手有多厉害她心里有数,现在面对小白的师父……,武媚十分担心李承乾的安全。而与此同时,夜魅和杨雨馨则是跨出一步,跟在了李承乾的身后,大有共同进退之势。

    “你们都留下,没事的。”李承乾扭过头,看了一眼小武,又看了看夜魅和杨雨馨,淡然说道:“老先生乃非常之人,断然不会有什么其它想法,招我进去应该只是有些机密不想为人所知,所以你们就都留下吧。”

    “可是……”杨雨馨有些急切的想要说些什么,她可是没有忘记上次李承乾独自离开,差点死掉的事情。

    李承乾神色一正,沉声说道:“休得多言,全部留下。”然后转头看看白月宁:“小白,好好招呼他们!”

    “喏!”白月宁不知道师父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她还是觉得师父应该不会害李承乾,所以表情十分坦然:“小夜、雨馨,我们还是在这等一会儿吧,师父应该只是有些话不想让我们听到,不会对公子不利的。”

    有了白月宁挡道,如果不想现在就打起来,夜魅和杨雨馨自然只能等在外面,眼看着李承乾和那对双胞胎兄弟走入房间。

    “白蝙蝠,如果殿下有什么意外,我必屠了你这庄子。”

    “如果殿下有什么意外,我白月宁甘愿引颈就戮。”

    两个女杀手在房间外对峙,而房间内的气氛却显得十分平和。

    老者在看到李承乾进来之后,眼中闪过一抹满意之色,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刚刚的淡然

    “坐吧!小佐、小佑,你们两个守在门口,不要让任何人进来。”老者的第一句是对李承乾说的,而第二句则是对又胞胎兄弟说的。

    “老先生,不知请李某进来,所为何事?”李承乾扭头看看站在门口的两兄弟,回头对老者说道。

    老者没有回答,只是认真的打量李承乾半晌,然后才说道:“你的玉佩是哪里来的?”

    “老先生果然认识这玉佩。”李承乾脸上露出不出所料的表情,随后啧声说道:“这玉佩是我父亲赐与,不知老先生有何见教?”

    老者不可置否的笑了笑,眼中闪过一抹怅然:“见教不敢当,不过你有没有听你父亲说起过卓文这个人呢?”

    卓文?该死的,眼前这老头子难道就是那个隋末第一刺客?李承乾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手也不自觉的放到腰间。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白月宁的师父也就是个湖人物罢了,最多出名一些,但是绝没想到会出名到这种程度。

    “呵呵,看来太子殿下听过老夫的名子了。”老者看到李承乾警惕的动作,先是傲然一笑,然后接着说道:“可是太子殿下知不知道,你配戴的那块玉佩却是老夫当初献给秦王殿下的?”

    “那又如何?”李承乾警惕依旧,目光在老者与两个少年之间来回扫视。

    “太子殿下不用紧张,虽然殿下一直防范老夫,但是只要是在这间屋子里,便没有人可以真正躲得过老夫的刺杀。”老头子扬起两只手,示意自己并没有杀人的动机。

    “你可以试试。”紧张到了一定程度的李承乾已经把火铳掏了出来,两只手分持一支。

    “好了好了,老夫说过不会对你不利就不会对你不利。”老家伙将手放下,看着李承乾一本正经的说道:“如果老夫真的想要杀你,十几年前你在襁褓之中时也就杀了,何必等到现在。”

    听到十几年前,李承乾也有些发懵,疑惑的盯着这个自称卓文的老家伙,半晌之后慢慢将手中的枪放了下来:“卓老先生,不知单独将本宫召唤至此,到底有什么事情?”

    卓文略一思索,便不再跟李承乾再扯其它事情,直奔主题的问道:“老夫只想知道,你身上的玉佩,你一共有几块?”

    “这和卓老先生有什么关系么?”李承乾并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神情淡然的反问道。

    “这玉佩老夫送给秦王之时一共是七块,所以老夫很好奇,你的手中是这只有这一块,还是一有很多块。”卓文盯着看着李承乾的双眼,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着,而且从他的话里隐约可以听出,似乎这玉佩中好像有着什么秘密一样。

    “只有一块。”因为不清楚卓文的目的,所以李承乾根本不可能实话实说。不过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手中的玉佩竟然是七块,而不是六块。

    “唉!”卓文老头子叹了口气,看着李承乾,有些惋惜的问道:“那么其它的呢?你知道它们都在哪里么?”

    “不知道!”反正已经说谎了,李承乾索性也就打算一直说到底。

    “可惜了。”卓文再次叹了口气,在李承乾探询的目光中说道:“当初老夫本以为这玉佩只是玉质好些,做工精良一些,所以一时冲动献给了秦王殿下。但是后来老夫通过一些渠道知道了一个秘密,一个关于这套玉佩的秘密,不过……唉!”

    老头子眼中闪过一抹悔意,似乎在为当初的行为而后悔,这种行国让李承乾十分好奇。

    按常理来说,献给皇帝陛下的东西,一般事后很少有人提起,一是没必要,二是说出来有可能会引起皇帝的不满,必竟献都献了,除非是想要炫耀与皇室的关系,否则再提起多少有些像是舍不得的样子。

    可是现在这老头子竟然公开说后悔了,有些舍不得,一点都不怕因此得罪了皇室,这怎么能不让李承乾感到好奇呢。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