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594章 秦二哥的执拗
    “这就是所谓的奢侈品,就像那些从境外流入大唐的琉璃制品。”见众人略有所悟的样子,李承乾接过杜如晦的话头:“我们要有自己的奢侈品,没有我们就自己搞出来一套奢侈品,总之东西是我们大唐的,卖多少钱我们说了算,卖多少也是我们说了算。”

    李承乾一番话说的斩钉截铁,却听的众人直皱眉头。一堆破羊毛而已,非要把这东西搞成奢侈品,这和扯淡似乎没什么区别吧。

    不过如果是真的呢?如果真的有这种可能性呢?假如那地毯真的可以卖到两千贯,只怕大家就离发财不远了吧?就算是上交大唐国库一部分,私下里也还剩一千贯呢。

    如果一年真的能卖出去百把十块或者几百块……,那可就是几十万贯的收入,这些钱就算是分的人有不少,可每一家依旧能分上许多。

    随着各有算计的众人陷入沉思,帐篷中的气氛开始变得沉闷,李承乾在这种沉闷中说道:“有一件事需要各位叔伯配合一下,不知列位叔伯肯不肯帮忙。”

    “殿下请讲,臣等尽力而为!”杜如晦回过神来,平静的说道。

    “回去之后我会给每位叔伯家里送去两块地毯,还请叔伯们给宣传一下,价格就按刚刚说的,如何?”

    “这有何难,尽管送来就是。”本着有便宜不占是混蛋的原则,程咬金第一个响应号召。

    “高明,这话说的就见外了,这生意是大家都有股份在时面,宣传一下也是题中应有之意,没什么帮不帮的。”长孙无忌笑着接过话头。

    这帮老家伙们家里三不五时就有各式各样客人,由他们来充当宣传工具简直再好没有了。

    接着众人又聊了一些关于当年战场上的一些经历,让李承乾这个只出过一次远门的小年轻听的如痴如醉,热血沸腾,恨不能早生个二十多年,亲自去感受一下隋末群雄并起的,叱咤风云的快感。

    最后众人聊的差不多了,一些老家伙已经开始哈欠连连的时候,这才纷纷起身告辞离开,而当秦琼起身要走的时候,李承乾却将他唤住:“秦伯伯且稍等片刻,小侄有些话要说。”

    “殿下有事?”老秦有些疑惑的问道。

    李承乾淡淡一笑:“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看伯伯这段时间脸色不是太好,不知伯伯可有觉查?”

    “有劳殿下费心,不过臣这是老毛病,当年战阵之上拼杀的太狠,现在不过是以前留下的旧患时有发作,忍忍也就过去了。”秦琼一副生死由命的态度,不过眼中闪过的一丝没落却是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的。

    史书记载,老秦当年曾为李二亲军首领,每次老李遇到什么难啃的‘骨头’,便第一个会想到老秦,然后就会派他去冲阵。

    久而久之,老秦用命拼来了勇冠三军的名号,但也因为负伤过多,正值壮年便已经再难提枪上马。

    “秦伯伯,身体有恙还是早些医治的好,秦家现在可全靠着您来支撑呢。”李承乾扯着老秦回到原先的位置,两人重新坐下。

    “殿下好意臣心领了,只是臣的身体……唉!”老秦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当初年轻气盛,时常单人冲阵,积年下来如果认真算算光是箭头就在身上起出数斗之多,至于流血更是数斗不止。”

    “伯伯是山东人吧?”李承乾明知故问的问道:“不知伯伯可知道山东最出名的阿胶?”

    秦琼眼中闪过一丝怀念之色:“这个自然知道,臣年轻的时候,家母还曾经亲自熬制过。”

    “那伯伯可知阿胶有补血之功效?”李承乾继续问道。

    “呃,这个却是不知。”秦琼摇摇头,他一个战场厮杀汉,兵书啥的他还能看看,但是医书啥的那是绝对不感冒,拿起来没等看就困了。

    秦琼既然不知道,李承乾自然不会再多说什么,换了话题问道:“秦伯伯知道孙思邈孙神医吧?就是前段时间医好了杜伯伯的那个。”

    一说孙思邈,秦琼立刻来的精神:“这个自然知道,老杜当时听说已经半条腿迈进棺材里了,结果却被孙神医给拉了回来,怎么?孙神医能治好某家的病?”

    “嘿嘿,伯伯莫急。”李承乾笑着摆摆手:“您现在这个情况小侄也不敢保证孙神医就一定有办法,且等这次春猎回去之后,小侄安排孙神医去府上为伯伯诊治一下,再作定论如何?”

    “这样也好!不瞒殿下,老臣现在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家里,怀玉年幼,今年只有七岁,若是老臣一去……,唉!”提到家人,纵是秦琼这等勇冠三军人物,也未免有些英雄气短。

    “伯伯若真是担心怀道,那就听小侄一言,少饮酒,少吃肉,多吃青菜,平日里多注意身体的保养,莫要再大酒大肉了。”李承乾虽然不知道秦琼到底是什么病,但照着孙老道的养生之道来做应该是没错的。

    想那孙思邈能活一百多岁,其养生之道必然有其可取之处,李承乾不知道其中道理,但却知道照着做。

    结果,出乎李承乾预料,秦二哥竟然猛的站起来:“不能吃肉?不能喝酒?那……那活着还有什么乐趣?”

    “啊?!”李承乾被老秦的论调惊住了。

    拿吃肉喝酒当乐趣?这特么不是山贼的作法么?自家老头子手底下怎么尽是这样的‘人才’呢?

    他李承乾现在天天肉吃的不多,酒更是一口不沾,如果按照老秦的说法,那不如死了算了,活着一点乐趣都没有了嘛。

    纠结着,李承乾重重叹了口气:“伯伯,小侄说句不敬的话,您的乐趣现在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怀道的乐趣,您难道就不想想,如果您一旦撒手去了,怀道那么小的年龄,谁来照看?”

    “那,那也不能不让吃肉不让喝酒吧?没这些东西某家用不了三天就死了。”秦二哥还是转不过这个弯来,在他看来不让吃肉喝酒,那就是在杀他。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