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573章 纷乱的会盟(一)
    因为王玄策的发言,导致的最直接后果就是各国结成了各自的小团体,小国彼此联合,抵抗大国的暴政,而‘大国’则渐渐被孤立,慢慢失去超然的地位。

    会盟前的会议开了一场又一场,十来位使者今天你们几个聚聚,明天我们几个聚聚,彼此间磋商着应对的方法。直到于阗、龟兹等国会同其它国家一同到来之后,场面就变的更加热闹与混乱。

    此时的时间早已经过了新年,气候也开始转暖,虽然依旧是冷的穿皮袄抱火炉,可是高昌王宫中的气氛却已经到了极端炙热的程度。

    “高昌国主,你这分配方案怕是自己癔想的吧,于阗独自负责一万军卒的军粮及军费,啧啧,你还真敢说。”于阗使者脸上带着浓浓的鄙夷之色,嘲讽的看着鞠文泰。

    相比其它小国,于阗绝对属于大国行列,胜兵八万余人,在西域可以稳坐四强国之列,所以对于鞠文泰并不如何的尊重也在情理之中。

    “大胆,你竟然如此与寡人说话,真当寡人不敢杀你不成?”鞠文泰本身就有性格上的缺陷,此时被于阗使都拿话一激,立时拍案而起。

    “你当然敢杀我,不过公道自在人心,杀我之前你可否说说你高昌负责了多少军粮、军费?鞠文泰你敢么?”于阗使者怡然不惧,坦然与鞠文泰对视着,宛如正义的使者。

    高昌负责多少军费的事情鞠文泰还真不敢说,他的安排是于阗负责三分之一,龟兹负责三分之一,另外三分之一由那些小国再分一分。

    小国纵然负担不起全部,但有的负责军粮,有的负责军费,大家齐心合力之下还是可以把这事儿给抗下来的。

    这样一来只要坚持一到两年,小国一定会更加孱弱,甚至于阗等国的国力也会弱于从前。

    到时候就是高昌的机会。

    只要随便找个理由,比如说某国拒不缴纳军粮什么的,然后引兵伐之,那么很快高昌的国土就会翻倍,甚至如果把大唐的军队养的好的话,还可以达到利用大唐军队去征讨不臣的目的。

    不得不说,鞠文泰的算计的确不错,但遗憾的是他本身没有这样的执行能力,同时手下的人也没有。另外就是这一切他作的太明显了,只要是个人都能看出他是别有目的。

    “于阗使者,你只要说你们于阗到底要不要承担这部分军粮、军费,其它多言无益。”高昌丞相心中无耐失望的摇头,只能再次站出来,将原本应该由鞠文泰说的话接过来。

    有着猪一样的君主,不知是他的悲哀还是荣幸。

    “承担军粮、军费可以,但既然是会盟,这事情总不能由你高昌一家说了算。”于阗使者用余光扫了一眼坐在宫殿一角,一言不发的王玄策,见他没有发表意见的想法,便接着说道:“我提议此事大家共举,一起商量出一个合理的方案来,而且高昌既然也是大国,也应该表现出自己的担当。”

    话音方落,宫殿之中立刻响起一片附和之声,一众小国纷纷赞同,同为‘大国’的龟兹,其使者亦是连连点头。

    第一次夜宴时,大唐一点面子没给鞠文泰留的事情现在已经传的很开,几乎所有参与这次会盟的国家都已经知道。

    这无疑是打消了一部分他们心中的担忧。

    反正只要大唐不帮着高昌说话,不站在鞠文泰身后,那么这事儿就还有商量的余地,甚至于刚刚看了王玄策默然不语的态度之后,有些国家的使者已经有了一些其他的想法。

    第一次会盟,因为于阗使者的态度和质疑,最后闹得不欢而散,当然,这里不欢的只有鞠文泰,其他国家的使者还是比较满意这个结局的。

    王玄策回到城外的唐军大营,却正好赶上李道宗正在烤羊,见他回来,不由招招手:“玄策,来吧,一起坐坐,说说今天有什么乐子。”

    “嘿嘿,能吃到江夏王亲手烤的羊肉,玄策不胜荣幸。”王玄策笑着坐到火堆边上,同时接替了李道宗的位置,亲自摇起烤架。

    必竟李道宗是王爷,王玄策就是再牛逼,再不懂事儿,也不会让李道宗亲自烤肉给他吃,所以拉替他的位置也是题中应有之意。

    “王爷今日为何如此高兴?往日可没见过王爷亲自动手呢。”王玄策慢慢摇着烤架,使穿在架子上的全羊能够烤得均匀些。

    “文墨先生今日对西域一事有了另一个说法,某家听了觉得很有意思,如果按他说的,估计要不了多久,老夫就可以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了。”

    李道宗一边说,一边对伺立旁边的亲卫摆摆手,示意他们过去接替王玄策摇烤架,大唐讲的是礼尚往来,王玄策接他的手是礼节,但他也不能一点表示没有,就那么让王玄策烤肉给他吃。

    必竟他们两人之间没什么愁怨,没必要玩这种打脸的把戏。

    “哦?王爷可否转述一下?也让玄策听听?”王玄策让出位置,让亲卫接替自己,坐到李道宗身边,露出比较感兴趣的表情。

    “还是让文墨先生亲自来说吧,他刚刚觉得冷,跑回去换皮裘去了。”李道宗向不远处的帐篷指了指,然后笑着说道:“老夫是个粗人,这种精细的活儿可干不来,还是你们文人之间慢慢商讨的好,如果我来说指不定把事情说成什么样子呢。”

    “王爷说笑了,谁不知道江夏王文武双全……”看着火堆上烤着的羔羊颜色慢慢变的金黄,王玄策与李道宗互相吹捧着打趣,直到白文墨穿的像一只宗熊般从帐篷里出来。

    “文墨先生,您不至于吧?”王玄策看着白文墨的样子有好笑,忍不住开始打趣他。

    “你们不是练武的,就是年轻人,我一个四十多的书生,如何比得了你们。”白文墨白了一眼王玄策,在李道宗的另一侧坐了,搓着手边烤火边说:“这破地方,简直冷的要死,早知道这边是这个样子,说死也不来了。”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