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572章 大唐的原则
    这一场的夜宴并不是真正的会盟,如果真说起来的话只能算是借着与大唐使者见面的机会,互相沟通一下。

    能在这个时候来参加宴会的小国使者什么的,基本上都是属于高昌周边的一些小国,与高昌本身是一个利益共同体,所以才会来捧高昌的臭脚。

    至于说其他一些国家,老实说,现在他们还在互相勾结,计算着各自的利益,只有等算计好了,才会真正的到来。

    必竟想要养活三万大军,在西域来说虽然不是不可能,但着实有些费力,如果不算计好了,光是吃饭,这三万唐军也能把一些小国给吃没了。

    大唐的三万军队就像一只被丢进养鱼池中的一条鲶鱼,生生把一个比较平静的西域搅得动荡不安起来。

    西域诸多国家,不可能彼此之间没有仇恨,也不可能没有算计,想要利用大唐达到自己目的人比比皆是。

    他们都认为大唐不会在乎西域,认为迟早有一天大唐会离开西域这个破地方,所以能利用就尽量的利用,否则谁知道那天大唐军队撤走了,有仇的国家还没有被灭掉,那多划不来。

    所以,现在的西域看似平静,大家商量着会盟,你好我好大家好一片和平气象,但实际上下面的暗潮到底有多大,只有这些国家自己知道。

    高昌想把损失均摊,由诸多国家共同承担唐军的军费,但是小国不干啊,全国就那么几千人,如果军费过重,那就只有灭国一途可以走,必竟每年的粮食产量就那么些,养活自己人都费事儿,再去养活别人,那日子干脆就别过了。

    可是如果不拿这些军费也不行,这等于给了高昌、龟兹等一些大国出兵吞并自己的借口,甚至这种吞并还有可能获得大唐军队支持。

    必竟大唐军队不是真的和平使者,他们只是需要粮食,至于食从哪里来才不是他们所关心的。

    于是乎,自从那一夜的夜宴之后,李道宗就被一众的小国使臣滋扰的烦不胜烦,每天都有人排着队想和他见面,讨论一下关于军费的问题。

    最后李道宗终于是受不了了,把事情一股脑的推给了王玄策,没办法,谁让他是这次驻军的副总管呢。

    “王大人,您看,这是西域顶顶有名的于阗国美玉制成的夜光杯……”四只造型精美,样式别致的杯子放在桌上,灯火之下显得玲珑剔透,别具美感。

    而坐在王玄策对面的车师国使者则是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容,谦卑的介绍着车师美玉。

    “于阗国美玉名传于世,此事王某早已知晓,但见却是第一次。”王玄策将杯子拿起来,口中啧啧称赞着,末了将杯子放下:“不过使者还是收回去吧,王某无功不受禄,收不得如此重礼。”

    车师使者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王玄策会拒绝如此诱惑,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以为王玄策是在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又将四只杯子往王玄策那边推了推:“大人只需要会盟之时为车师美言几句便可,对于大人来说当不得什么大事,还望大人成全一二。”

    “车师使者,会盟是西域诸国的会盟,大唐只作见证,并不会发言表态,所以……此事王某帮不上忙,这礼物你还是收回去吧。”王玄策再次把一套杯子推还给车师使者,扭头朝门口亲卫说道:“送客!”

    “大人,王大人。”车师使者万万没想到,王玄策竟然说的是真的,心中一急不由说道:“大人,车师国小民弱,当真是担不起繁重的军费,不望大人帮帮忙,否则真的按高昌国主安排的方式,车师就要亡国了啊!”

    王玄策不以为意的摇摇头,和声说道:“使者多虑了,亡国一事断不至于,而且大唐来到西域是为了西域的和平而来,怎么会看着亡国这种惨事发生呢。”

    “可是,王大人,事实就是这样啊,您难道那天晚上没有过到么?高昌国主竟然要车师负责三千军士的粮草。这……,王大人,车师全国也在五千余人,如何拿得出供应三千军士的粮草啊!”车师国的使者一脸快要哭了的表情,喋喋不休的念叨着活不下去了。

    “使者一定是听错了,不若去其它使者处问问看,或许会有转机呢。”

    王玄策淡笑着,手指在桌上无意识的画着圆圈:“西域诸多国家,总不会是高昌的一言堂,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慢慢商量对吧。而且在大唐民间有句老话,叫:一人计短,两人计长。所以王某认为使者还是与其他使者商量才是正经,大唐在这里终究是外来者,此事实在不便置喙。”

    车师国使师一双眼睛眨了又眨,并晌之后心有不甘的点了点头,将桌上的杯子重新收起,对王玄策告了声罪起身离起了帐篷。

    王玄策已经把大唐的原则说的很清楚了,不会管他们西域的这些破事儿,意思就是高昌逼迫你们这些小国我们大唐不会管,同样的道理之下,如果你们这些小国团结起来,一起逼那些大国,大唐同样不会管。

    反正只要西域国家拿出军粮、军费,其他所有事情大唐都是不参与的,不管这些军粮是抢来的还是买来的,又或者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狠啊,这是真狠啊,车师国使者开始怀念起那些已经遁入大漠的马贼,必竟马贼要抢东西只会抢那些有钱的国家,对于车师这种破地方几乎是视而不见的。

    那么现在另一个问题来了。

    到底是谁把大唐军队给招到西域来的?

    某些国家为了自己不被侵扰,召唤了大唐的军队,而在大唐军队来了之后,又把供养军队的任务转嫁给了其他国家。

    原本可以在内部解决的事情,现在变成了一个天大的麻烦,而作为肇事者的某国,现在却在沾沾自喜,以为得计。

    想到这些,车师国使者就开始郁闷,郁闷中的人往往就会想不开,想不开就会找人吐苦水,而且堆人坐在一起吐苦水最后的结局会是什么?

    不想在不在沉默中死亡,那就在沉默中爆发,事情的结局就是这么简单。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