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571章 搞事(下)
    人的名,树的影,‘獠牙’副大队长几个字听在鞠文泰耳中,冷汗嗖的一下就从脊背上冒了出来。

    自从剿灭了突厥之后,‘嗜血獠牙’在草原、大漠地区可谓是尽人皆知,关于这支军队的传说也多的数不胜数,其中最让人感到胆寒的就是这支队伍手下从来就没有过活口,一切见过他们的敌人基本上全都死了。

    “原来小将军竟然是‘獠牙’副大队长,失敬,失敬。”短暂的失神之后,高昌丞相学着唐人的样子对尉迟宝林拱拱手客套一翻,然后说道:“几位,且请稍坐片刻,鄙国国主招待一下其他客人再来相陪。”

    “哦,国主和丞相且去,不必理会吾等。”李道宗笑呵呵的说道。

    他们这次来纯粹是看热闹加搞事的,没人陪着正好,否则主人家陪在身边再想搞事,让人看着就显得有些不地道了。

    高昌丞相借故将鞠文泰拉的远一些,悄声说道:“为了大局,国主还请忍耐些,大唐此次前来必然会找几个国家来立威,我们万万不可成为出头鸟啊。”

    鞠文泰从内心来说是一个极度自卑的人,正是这样的自卑心里让他很难去面对现实,总是活在自己意想的世界之中。所以当正真面对大唐的骄兵悍将时,那种自卑时刻都让他处在那种两难的境地之中。

    面对大唐,那种极度的自卑让他很想找回面子,让西域的其他小国看到自己并不软弱,可他越是这样,越发现实际上他拿大唐根本就无能为力。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他越是想从大唐这里找到优越感,越会发现自己陷得越深,国力、人口、税收没有任何一个方面可以比得过大唐。

    嫉妒、憎恨这样的心理时刻都在煎熬着鞠文泰的心,让他不能把握自己的位置,时时刻刻都想着和大唐比个高低。

    人的心理就是这样,越是比不过就越是想比,然后越比心里就越难受,实际上真正的强者从来都不会比较什么,就像现代的马云从来不会和作者比较有钱没钱,有房没房一样的道理。

    所以在丞相的拉扯下鞠文泰虽然离开了大唐三人组,但是他还是觉得自己丢了面子,觉得很难堪,尽管可能众人并没有瞧不起他的意思,但他还是觉得很丢脸,忍不住说道:“那可恨的小子竟然如此蔑视寡人,孤一定要……。”

    “大王慎言,当心隔墙有耳啊。”丞相面色一变,低声说道。

    “哼,量他们也不敢多话。”身边一从小国使者谄媚的目光中,鞠文泰找到了一点尊严,鄙夷的说着。他当然知道隔墙有耳,也知道大唐‘獠牙’的厉害,刚刚说的不过就是找个面子而以。

    接下来,鞠文泰在丞相的陪同下,一一和各国的使者见了见,寒暄了几句之后,便回到自己的王座之上。

    原本他可以不用这样的,但是因为这种见面可以让他从那些小国身上找到优越感,所以他还是这样作了。

    “暴发户!”刚刚回到王座坐好,尉迟宝林的‘低声’嘀咕就再一次传遍大殿,让老鞠有些缓和的脸色瞬间变的更加难堪。

    不过很快,鞠文泰似乎想到了什么,打量了自己的宫殿一眼,然后转过头,看向大唐众人,最后目光停留在尉迟宝林的脸上:“小将军,且看我这宫殿如何啊?”

    刚刚已经说过,这高昌王宫被老鞠装典的可谓是金碧辉煌,到处都摆满了金子做的装饰品,此时在火光的照耀下,更是显得流光溢彩。

    这是老鞠唯一可以从大唐那里找到一丝安慰的地方,因为大唐的皇宫虽然显得富丽堂皇,但绝没有他这里的奢华。

    不过,老鞠最后却被宝林的评价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只因尉迟宝林的评价只有八个字:“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这是尉迟还在上学的时候,老孔对他的评价,平日里想不起来,刚刚老鞠一问,不知怎么,这八个字就出现在宝林的脑海之中,立刻想也没想就说了出来。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一句话,几乎把整个高昌国所有人都骂了进去,这分明就是说宫殿好看,但是宫殿里的人全是草包。

    一根大姆指从王玄策身后露出来,在后腰的位置对尉迟宝林比了比,意思是:这个事儿搞的好,任务完成的不错,好样的。

    “嘿嘿……。”

    尉迟宝林不知道自己这一句话给了鞠文泰多大的剌激,不过能得到王玄策佩服的大姆指,让他十分开心,忍不住嘿嘿的笑出声来。

    李道宗眼瞅着鞠文泰已经快要气炸了,不由一声轻咳:“宝林,你若再是胡言乱语,回到大唐老夫定要向你父亲告你一状,看你父亲不打断你的腿,现在给老夫滚回营地去!”

    现在还不是刀兵相见的时候,搞事儿也要一点点的搞,一下子把鞠文泰惹毛了也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大杀器’已经可以收回来了。

    “喏!”一听可以回去,尉迟宝林心里马上乐开了花。

    这破地方,啥好东西都没有,个个脸上笑的都那么虚伪,待在这里还真不如回到大营去吃馒头。

    等到尉迟宝林离开,李道宗这才对鞠文泰抱抱拳:“高昌国主,宝林性子耿直,说话不经脑子,有什么过份的言语还请看在老夫的面子上海涵一二。”

    “无妨无妨,郡王太客气了。”一连被丞相扯了十好几下,鞠文泰才压下心中怒火,从牙齿缝里挤出了一句话。

    “国主,不知是不是可以开宴了?”高昌丞相也怕双方越说越僵,最后真的打起来,鞠文泰话音刚落,便插言问道。

    “可以,开宴吧!”鞠文泰也不是傻子,也知道就坡下驴,顺着丞相递上来的‘梯子’说道。

    “呼啦……”一下,随着鞠文泰点头,丞相示意,殿外早就准备好的歌舞姬立刻涌了进来,伴随着‘叮叮咚咚’的西域音乐跳起大漠上特有的舞蹈。

    “来来来,诸位,还请一起满饮此杯美酒,提前预祝此次会盟圆满成功……”歌舞声中,鞠文泰举起举起美丽雕琢而成了酒樽……。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