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562章 规则
    “够了!”再一次将两人的争论喝止,看着歇斯底里的李元昌,老李渊眼中闪过一抹失望。

    再看看二儿子,现在李二像是要睡着了一样,脸上全是满漠不关心,似乎完全不担心李承乾会被驳倒一般。

    直到此时,李渊才明白,自己还是过于冲动了,自己家这个老二本身就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他的大小子,也就是自己这个大孙子,似乎比儿子更难对付。

    如果……,如果李承乾所作的一切完全是脱离开李二的指导的话……,李渊突然有一种想笑的感觉。

    看着老神在在的二儿子,李渊决定不把自己现在的想法告诉他,让他等着吧,再过十年,当自己的大孙子真正的成人之后,估计老二就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感觉了。

    “皇爷爷,父皇,今天既然元昌王叔说起孙家血案,承乾也正有一件事情需要禀报。”沉默中,李承乾突然开口说道:“昨天夜里,情报科‘第七小组’得到线报,说城外有一处庄园被歹徒围攻,他们连夜赶去的时候,在庄园外面截住了一队歹徒,将其击杀之后,解救了十八个人质出来。“

    “哦?人质?都是什么人啊?”李二突然来了兴致,从椅子上直起身子,正色问道。

    李承乾看着脸色隐隐有些发白的李元昌,淡笑着说道:“孙家家主孙辉等一十八人。”

    “不,不是,你骗人,你在骗人。舅舅他们已经死了,他们已经死了!”脸色惨白的李元昌疯了一样咆哮着,用手指着李承乾,对李渊说道:“父皇,你快点让人把他抓起来,这一切都是他在其中搞鬼,都是他在搞鬼,人都是他杀的,都是他杀的!”

    “闭嘴,滚,滚出去,给朕滚出去。”李渊已经不想听李元昌说什么了,他根本就斗不过李承乾,却非要自不量力的去比划,现在丢人现眼不说,连带着自己也跟着臊的慌。

    “父皇……”李元昌被骂的一愣,眨眨眼睛,半晌之后才看看冷笑的李承乾,“噗通”一声跪了下去:“承乾,是我错了,是我错了,是我鬼迷心窍,我不该收胡老八当护卫,我应该早点杀了他。承乾,叔错了,叔真错了,你别说了行么?别说了。”

    李元昌已经预料到李承乾接下来会说什么,他想要阻止,因为如果李承乾把后面的话说了,那么他这辈子的名声就算是彻底的完了。

    虽然他现在的名声也不怎么好,但总好过……。

    而且,他是叔,李承乾是侄,反过来这一跪就是逆转人伦,这也是给李承乾出了一个难题,看他到底会怎么接。

    结果,李元昌错误的估计了自己的份量,李承乾根本鸟都没鸟他,反而直接问道:“元昌叔,据孙家家说孙辉说,他们是你亲自绑起来交给贼人的,这事是不是真的啊?如果元昌叔否认的话,小侄可以把他们都带过来,咱们当面对质,也好给元昌叔正正名声,如何?”

    毁人不倦,是的,这就是毁人不倦,李承乾此话一出几乎把李元昌的一切都给毁了。

    母族被人屠杀,族人到他的地盘去避难,结果他不保护好不说,反而把人绑起来送给贼人,这是一种什么行为?说是狼子野心也不为过。

    而且如果按照他前面所说的,是李承乾想要杀他,也是李承乾想要屠灭他的母族的话,那么他正应该与族人一起同仇敌忾才对,怎么可能把族人献出去呢。

    李元昌彻底的蔫了,连一句反驳都没有,这已经可以证明,李承乾说的话句句属实。

    李渊也没什么可说的了,自己的儿子干出这种事情,他这个当爹的不打折他的腿就不错了,怎么可能再去找孙子的麻烦,更不要说孙子还是救人的一方。

    甚至李渊心里已经很清楚的知道,这事儿一定就是李承乾干的,孙家就是李承乾屠的,围住李元昌庄子的人也一定是李承乾派的。

    可是没有证据,唯一的证人李元昌还像死狗一样被驳了个体无完肤。

    最后,无奈的李渊摆了摆手,示意手下侍卫把李元昌带去宗正寺,为他的‘诬告’行为去承担自己的责任。

    自己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怂货呢?

    按当时事情的发展开看,如果李元昌真敢走出来的话,李承乾的人未必敢杀他,就算是李承乾亲自在场,也未必敢杀他,这样一来所有的事情就会发生转变。

    或者就算是李承乾真的把他给杀了,自己这个当爹的也可以有理由来发飙,甚至借此来废掉李承乾的太子之位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是现实就是现实,李元昌怂了,他没敢出来,没敢拿自己的命去赌,那么有现在这样的后果他就只能自己承担。

    这并不是皇家无情,这是现实,不单单是皇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举个例子来说,就像现在银行贷款一样。

    企业越好,越不需要贷款,就越是有银行上门问询问,企业需要需要额外的资金,这是因为企业效益好,有还款能力,所以银行十分希望这样的企业来贷款。

    而反之一些濒临破产的企业,他们十分需要银行的贷款来救活企业,可是银行却推三阻四,十分不愿意把钱贷给他们。为什么?因为银行怕企业还不起钱,那样贷出去的钱就没办法收来。

    往大了说这是为国家负责,为储户负责,必竟银行的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海里捞上来的,那是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舍不得花存起来的。

    如果被那些效益不好的企业给败光了,这就是对国家和人民的不负责人。

    道理就是这样,现实就是这样,并不是说弱者就一定会有人去帮助,有时候帮助强者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根本的规则。

    人们会同情弱者,会可怜弱者,但却不会全力以赴,豁出一切去帮助弱者。

    所以才有‘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这样的词句诞生。

    皇家,也不过是一个微缩的小社会罢了,关系再复杂,也不会逃出规则的泛围。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