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558章 送礼(下)
    “怎么,朕就不能来?”李二假假的一瞪眼睛,在李承乾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从他手里抢过长匣。

    “哎,哎父皇,那,那是……”手里的东西卖关子的东西转眼间就没了,而且拿走东西的还是自家老头子,这让李承乾连句吐槽的吐不出来。

    “这是啥?你总不会在里面装了些吃的吧?”李二拿着长匣轻轻摇了摇,仿佛在确定里面是什么东西,李承乾这混小子什么事儿都能干出来,小心一点并不为过。

    “父皇,看您说的,儿臣哪能干那么不靠谱的事儿。”李承乾有些尴尬的说道。

    “你啥事儿干不出来?”李二已经确定了匣子里的确是字画,便随手递给了老婆,自己也顺势坐到老婆边上,看着李承乾问道:“这里总不会是《兰亭集序》吧?”

    李承乾心中狂跳,但却努力使自己保持镇静,面不改色的说道:“父皇,您想多了,《兰亭集序》早就已经失踪了,里面怎么可能会是那东西。”

    “那可说不准。”李二哼了一声,然后转向老婆:“观音婢,打开看看,让朕也开开眼,瞧瞧我们的大唐太子能当成宝贝的是什么物事。”

    “嗯。”长孙皇后轻轻点头,但却没有立刻打开盒子,只是站起身来,去一旁净了手之后才再一次拿起盒子,放到了一边的桌案之上。

    李承乾有些时候是不靠谱,但是能让他拿出来送给皇后老妈的东西必然不是凡品,这一点从上一次的《洛神赋图》就可以看出来。

    所以长孙皇后对匣子里的东西十分的认真,生怕里面是什么珍贵的字画之类,被她一不小心给毁了。当然,如果这真是李承乾的一个玩笑,那么很好,一顿板子说什么他也逃不了。

    盒子打开的一瞬间,李二就已经从边上站了起来,两眼死死的盯住了被长孙皇后拿在手里的卷轴。

    无它,这卷轴他十分熟悉,和他手里的那份《洛神赋图》没有展开时一模一样。

    “这是第几卷?”老李有些激动了,虽然这并不是他心中期望的《兰亭集序》,但是能有另外一圈的《洛神赋图》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第四卷。”李承乾搓着手,嘿嘿笑着:“父皇,您看我这么卖力的找这东西,您是不是应该奖励我一下?”

    “奖励?这不是送给你母后的礼物么?”老头子的表情明显愣了一下,有些不解的问道,只是那表情看在李承乾的眼中,好假好假!

    不过老头子耍赖,李承乾也啥好办法,吱吱唔唔半晌也没想起应该说点啥,最后只能认栽:“那……那父皇和母后好好欣赏,儿臣告退!”

    “去吧去吧,累了一天,一会儿早点休息。”李二眼睛盯在已经被长孙展开的画卷之上,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

    离开太极宫,回到‘兰若寺’,李承乾颓然往炕上一倒,表情说不出的郁闷。

    原本他以为老头子没来,就把画送给老妈,等将来看老头子手里字画不全,有些着急的样子,也是一件趣事。

    结果……,万万没想到啊。

    “殿下,汉王的庄园那边还要不要继续下去?”当初李承乾说过,等李二回来看看老头子的态度怎么样再确定怎么对付李元昌,现在老李回来了,行动的时间也应该差不多定下了。

    李承乾一骨碌从炕上爬起来,想了想说道:“继续围着,另外,让李元昌把孙家人都交出来,该怎么做你们看着办。”

    “可以杀人么?”夜魅问道。

    “除了李元昌之外,其他人一个不留。”李承乾的声音有些冷,他在压制自己的情绪,生怕一时冲动下令将那个庄园给屠了,到时候一担李元昌死了,那这事儿可就不美了。

    一个时辰之后,城外庄园。

    “元昌,你干什么?我是你舅舅,你不能这样做啊。”李元昌的舅舅被五花大绑,由两个庄园的护卫押着,站在后宅的门口疯狂的喊着。

    不过李元昌却不为所动的站在院子里,脸色十分的阴郁,想到刚刚从庄园外面射进来的那封信,嘴角不由抽了抽,深深吸了口气:“对不起了舅舅、姨娘,李承乾想要你们死,我也没有办法,你们死总好过我死,对吧?”

    “李元昌,我们孙家从来没有与李承乾有过交集,这次的事情必然都是你惹出来的,现在你却在这里装无辜,你,你不得好死!”

    左右逃不过一死,孙家人也拼了,咒骂之声不绝于耳,听的李元昌怒火中烧,恨不得直接让人现在就杀了他们。不过,刚刚信上写的很明白,孙家十八口人,必须活着交出去,否则全庄斩尽杀绝。

    李元昌不傻,眼下的情况他看的很明白,知道手下那些护卫心早就已经乱了,这种时候如果他不按信上说的去做,估计那些护卫很可能会亲自动手,连他一起都绑起来交给外面的人。

    就是基于这样的考虑,抱着混一天是一天的打算,他把这些亲戚全都五花大绑的交了出去,用来换取短暂的平静。

    按照日子算起来,李二应该已经回长安了,那么长安城中发生的数起灭门事件他应该已经知道。

    长安城发生这样的情况,作为皇帝于情于理都应该过问一下,而只要李二一过问这件事,李元昌的机会就来了,不管到时候李二会怎么处理他,但至少他应该可以落下来。

    不得不说,李元昌这种纯理论的想法的确有些奇葩,在他的印象中似乎就只有他可以胡作非为,可以瞒着老子,瞒着李二作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情,却从来没有想过别人是不是也可以。

    李元昌只想着自己的老子是太上皇,但是他却忘了,李承乾的老子是皇帝,在大唐,皇帝在任何时候都是最大的,太上皇……太上皇很多时候其实命令连大安宫都出不去。

    这是李元昌的悲哀,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想明白,他的实力与后台实际上并不是想像中的那么坚挺!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