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557章 送礼(上)
    仪式、仪式还是仪式,李承乾跟着老头子整整折腾了将近一个白天,直到天色将晚才算彻底消停下来,能够坐在甘露殿正式的拉开话匣子。

    “承乾,是不是想不通为什么不让你动李元昌?”李二换上便服,舒服的伸了伸胳膊腿儿,端起茶水吸溜了一口,脸上带着惬意,淡然问道。

    “能想通,如果不是因为考虑到皇爷爷,就李元昌那样的,儿臣早就弄死他了。”李承乾依旧抱着属于他的大茶缸,已经和老头子建议过无数次了,可惜效果并不明显,老头子根本不买他的帐,执着的不让他用自己心爱的那套茶盏。

    是的,这是一个李承乾对谁都没说的一个环节。

    李元昌不是东西,很多人都知道,这次他的手下干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只要李承乾能点头,估计汉王的人头早就摆上他的桌案了。

    可现实的情况是什么?

    李二干挺了自己的哥哥和弟弟,斩尽杀绝的那种,这对老老李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剌激。

    李承乾假如再把李元昌干挺……,不说李渊会怎么想,单说这事情传到不知情的人耳中,再加上一些有心人的恶意造谣,那李家父子的名声可就真的不用要了。

    “你能想到这一点,朕很满意。所以李元昌的事情该放手就放手吧,他活着的用处比死了要大的多。”李二嗯了一声,想了想才问道:“你……伤没事儿吧?”

    这是作为一个父亲的关心,不过老李的确不太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这话问的多少显得有些生硬。

    “没事儿,儿臣的身子骨壮着呢,别说是一块石头,就是一座山,儿臣也照样将他给崩开。”李承乾感受到了老头子的不自然,笑着吹起牛逼,把自己吹的神乎其神,听上去似乎有万夫不挡之勇,宛如西楚霸王重生一般。

    李二笑着听儿子吹牛逼,半晌之后摆摆手说道:“行了行了,别吹了,一会儿去你母后那里吹吧,这几天可是把她给担心的不行,为你可是流了不少的眼泪。”

    “喏,儿臣这就去母后那里。”李承乾心中叹了口气,知道最难熬的一关终于要来了。

    长孙皇后可不是那么骗的,虽然老头子已经和他对好了说辞,但别看李二忽悠她很容易,可到了李承乾这里,并不一定就能忽悠过去。

    可是没办法啊,该去还是要去,这一关早晚都要过,而且托的越晚事情越难办。

    犹豫、纠结中,李承乾抱着夜魅刚刚从‘兰若寺’取回来的两个盒子踱步进了老妈的住处。

    刚刚进屋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老妈一句话说了个哑口无言:“混小子,和你父皇对好口供了?”

    “啊?”李承乾傻傻的看着老妈,连一句问候都不知如何说出口。

    “别啊了,本宫也不想知道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要你没事就好了。”长孙皇后叹了口气。

    她也明白,如果李二不想让她知道的事情,那么她一定就不会知道,就算她把李承乾的耳朵给揪掉了,这混小子也不敢说出来。

    “母后圣明!”能不用继续编瞎话,李承乾自然乐意。

    有一位名人曾经说过:一个人说一次谎话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随时随地不间断的说谎。

    “你们这父子俩啊,真拿本宫当傻子看?连长乐都躲着本宫,难道本宫还不知道事情有蹊跷?”长孙皇后感叹着说了一句之后,指指李承乾怀里的两个盒子:“你抱着的是什么,是白天说的礼物?”

    “母后,看您说的,长乐这段时间不是跟孙神医学医术么,那家伙学的可入迷了,有时候甚至连吃饭、睡觉都能忘了,儿臣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咱家很可能要出个女神医呢。”李承乾一边宽慰着岔开话题,一边把一个长条的匣子递给边上的宫女,自己抱着另一个方正一些的盒子。

    “母后,您猜猜里面是什么?”

    长孙皇后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女人,既然说了不问李承乾之前发生过什么,那就干脆绝口不提此事,将注意力转向儿子手里的盒子:“这么大的盒子,总不会还是梳妆盒吧?”

    “母后,看您说的,儿臣哪能总干那事儿,梳妆盒有一个也就够了。”李承乾脸色有些发苦,他可是能听出老妈语里揶揄的意思。

    “打开看看吧,这么大的盒子,母后可猜不出来里面是什么。”长孙皇后看着有些发窘的儿子,笑着戳了一下他的脑袋。

    “是一尊白玉观音!”李承乾也没有过多的遮遮掩掩,玉观音这东西并不是什么特别值钱的物件,不值得花费太多心思。

    长孙皇后微微侧过头,看了看盒子里的东西,轻笑着点点头:“很不错的东西,花了不少心思吧?”

    “能让母后您开心,儿臣花点心思也值。”李承乾违心的说着。

    这玉观音就是一件抢来的脏物,有啥费不费心思的,如果真说费心思……外面这个盒子道是花了不少的功夫。

    “另一件呢?是什么?”将白玉观音的事情放到一边,长孙皇后将目光投向宫女手中的长匣。

    那种长匣是装字画用的,作为一个博古通今的女人,长孙皇后对字画一类的东西也是十分有好感的,所以相对于白玉观音,她更想看看李承乾拿来的字画是什么。

    “这个嘛……,母后再猜猜看!”李承乾从宫女手中拿过盒子,脸上表情更加神秘。

    当然,还有一种兴灾乐祸在里面,看在长孙皇后眼中有些不解,不知道一份字画有什么可以兴灾乐祸的。

    “不如朕来猜猜如何?”李二不放心儿子在老婆这里待的时间太长,生怕他受不了‘严刑逼供’把事情给说穿了,特地赶来救场,没想到正遇到李承乾在卖弄。

    “父,父皇?您怎么来了?”看着大步流星进来的老头子,李承乾一张脸顿时就垮了下来,心有隐隐有一股子失望。

    看来这还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东西该是谁的就是谁的!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