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536章 合格继承人是什么样的
    对于帝国储君,李二有他自己的教导方式,而什么样的储君才是一个合格的储君,李二也有他自己的衡量标准。

    这个标准简单来说只有九个字:心狠手辣,有自知知明。

    至于其它一些东西,那都是旁支末节,并不重要。

    可是,九个字的标准说起来简单,但真的要做却非常的难。

    心狠手辣,并不是见人就杀。

    像李二本身就没有杀过多少人,但屠光了自己亲生兄弟全家的举动已经让世人明白,这个天下没什么人是他不敢杀,不能杀的,这已经足够表现出他的狠、他的辣。

    这对跟着他一起打天下的人来说,作为一个警告已经足够,剩下的就是表现他的仁慈,他的大度,来换取一个好名声。可是名声再好也无法掩盖事实,透过那些浮于表面的现实,我们可以看到李二的狠辣。

    杀了亲兄弟这事儿大家都知道,就不说了。可骗走辨才和尚手中的《兰亭集序》,让辨才一年之后枉死,算怎么回事?是一个仁慈的皇帝应该作的?

    人是一种很难琢磨的生物,一个恶人,他强迫自己作了一辈子好事,那么他就是一个好人?

    一颗凤梨,它的芯已经开始腐烂,但是外表还是好的,这说明凤梨是好的还是坏的?不切开谁也不知道吧?

    一颗树,里面已经被蛀虫蛀空,但外表还是好的,那这棵树是好的还是坏的?不砍倒我们也不知道。

    所以李二想要培养李承乾的就是这种狠辣,一种心内的狠辣,当有人威胁到大唐帝国的利益时,哪怕这个人是李承乾的亲兄弟,他也要敢于挥起屠刀。

    但是当这种威胁不大的时候,李二需要李承乾有一种包容的态度,能够容忍一些挑衅,宽恕一些他并不喜欢的人和事。

    这些事情说起来像是李二在培养一个精神分裂的病人,但事实就是这样,必竟他需要的是大唐帝国未来的继承人,而不是一个只知道以德抱怨的老好人。

    当然,这里有人会说李二如果有这样的心理,那么在李承乾谋反失改之后,就应该选择李泰当继承人。

    可是就当时的情况来说,李泰的本质还是一个书生,他太直了,思想过于理想化,‘杀子传弟’这种让人一听就反感的话他都能说出来,这就表明李泰在九字标准中缺少了另外五个字:有自知知明。

    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都不知道,这样的人可以承继皇位么?李二并不反对继承人心狠,杀光自己兄弟这种事情他可以接受。

    但是他不能接受皇位的继承人不识时务,没有自知知明。

    连自己的孩子都能杀,还会在乎自己的弟弟?扯淡骗人也不是这么一个骗法。

    明知道李二所表现出来的是以孝治国,但却要表现出自己的狠辣,这对李泰来说是一种不识时务的表现,也是没有自知知明的表现。

    而对于一个帝国的皇帝来说,一旦没有自知知明,那么这个帝国就危险了。

    杨广不顾国内的实际情况,三征高句丽,最后导致整个中原地区烽烟四起,民不聊生。追根究底隋朝的统治被推翻,还不是因为杨广没有自知知明,心高气傲。

    杨广不够聪明么?杨广没有远大的志向么?杨广不够狠么?这些条件杨广都具备。

    但是,杨广为什么会落的身死国灭的下场?还不是因为他没有自知知明,不顾当时国内的实际情况,一定要按照自己的意愿去行事,最后搞的民怨四起,推翻了大隋朝统治。

    李二不想自己的继承人也这样,一个没有自知知明,只生活在自己理想中的皇帝,只会成为大唐的灾难,而不会带领大唐走向光明。

    所以李二并不介意李承乾会谋反,如果李承乾真的造反成功了,李二在理智上或许会欣然接受,但感情上能不能接受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可同样,如果李承乾造反失败了,那么他就必须承担后果,作为他没有自知知明,敢于向强权挑战的惩罚,而这个惩罚的代价就是永远的失去皇位,甚至死亡。

    所以‘心狠手辣,有自知知明’这九个字看着似乎简单,可实际上包含了很多东西,就算是李二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作到后面那五个字。

    不过这并不耽误他想要把李承乾培养成一个这样的人,所以他并不阻止李承乾的一些小动作,甚至有意无意的还在纵容。

    李二想要看看,无尽权力的诱惑下,李承乾是否能够承受的住,是否能克制住自己的欲望。

    克扣李承乾的钱财,这是李二对有了一定实力的李承乾发出一个挑衅,同样也是一个试探,想看看他会不会因为一些钱财发动反叛。

    结果李二失望的发现,李承乾捞钱的本事好像大的出奇,百把十万贯的钱财在他眼中并不算什么大问题,就像一个身价万贯的财主丢了几个铜板一样,牢骚几句也就算了,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

    李二失望之余有些欣慰,至少儿子将来不会因为钱而迷失,想来横征暴敛这样的事情应该是和他无缘了。

    接着李二将李承乾手中的权利逐渐收回,用这个来试探李承乾对权利的欲望是否强烈。

    结果李二再一次失望,因为很快他就发现,其实太子的身份就是最大的权利。至于上不上朝,是否‘宜令听讼’,好像都是面子上的一些事情,对于有着太子身份的李承乾来说并不显得那么重要。

    拿走了这些原本给他的权利,似乎反道让这家伙更轻松了些。

    帝王心术,岂是王珪那个老头儿所想那么简单的,真要说宠溺,李二只有对长乐的宠溺才是真的,其他的一切都只是表相而已。

    屁股决定脑袋,没有当过皇帝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一个帝王心中真正的想法是什么。

    就像李二如果不说,永远也不会有人猜到,他的完美太子养成计划到底是怎么样的,而他又在九成宫给李承乾布下了什么样的一个圈套。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