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531章 人情与神仙
    袁天罡虽然是道门之人,但是因为混久了官场,人也变的比较急功近利,同时和官场中人打交久了,已经常握了‘某些人’的习惯,知道他们的承诺有些时候,和放屁没什么区别。

    所以在所提的要求方面,袁天罡的意见和他的叔叔袁守诚有着根本性的分歧。

    “如果当时提了条件,那么这件事就变成了一件交易,而交易是没有什么人情好讲的,一手钱一手货,事了之后双方向奔东西。天罡,你真的认为和储君搭上关系,没有一件条件重要么?”

    袁守诚到底是老狐狸一只,尽管袁天罡混久了官场,但是在算计上,还是差了其一线。

    人情和东西不一样,它指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与情份。

    只要有了一份人情在,那么只要处理得当,你就可以利用这一份人情,慢慢的拉近彼此间的关系。

    曾经的道门和太子关系并不很熟,一份《封神演义》还是用《洛神赋图换来的。

    这是交易不是人情,所以该不熟还是不熟,道门就算是想请李承乾吃饭,甚至人家来不来都是问题。

    但是如果有了一份人情就不一样了,这份人情就等于是敲门砖一样,有了人情,请吃饭不好不去吧?吃饭不用消耗人情吧?

    今天吃个饭,明天搓个麻将,后来再来个大保健,一来二去的关系近了,很多事情也就好说,好办了!

    人老奸,马老滑,这话说的一点错都没有,李承乾自为以得计,袁天罡自以为吃亏,但是最后的结局却是谁都没有想到的。

    “高,师叔,实在是高!”听完了袁老道的分析,秦英挑起大姆指,说了一句十分经点的名言。

    袁天罡也不再说什么,低着头继续细细品味着叔叔的话,很快脸上也露出释然的表情,笑着说道:“叔父,此事的确是侄儿想的差了,谢过叔父教诲。”

    “罢了,自家子侄,见外的话就不要说了。”袁守诚摆摆手,重新打起精神对秦英说道:“淳风呢?把他叫来吧,有些我们要好好研究一下。”

    道士们聚在一起研究怎么配合李承乾,而某位太子殿下,此时却正蹲在‘兰若寺’把夜魅和白蝙蝠叫到到身边,研究着另一问学问:“刚刚那老道士说的什么观星测命,你们两们信么?”

    “殿下,相术是一个很神秘的学问,臣只能说不能不信,也不可全信。”白蝙蝠用诱人的声线发表着自己的看法,听在李承乾耳朵里,整个人都有些发麻,不由自主的想到如果在夜里……榻上……。

    摇摇头,将一些不健康的思想摇出去,李承乾有些纠结的说道:“小白,你说话一直这样么?”

    “嗯,所以臣一般很少说话。”白蝙蝠有些尴尬,脸色微红。

    这几天杨雨馨被长乐借走了,李承乾身边因为缺人,就把她调了过来,这也是白月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而既然到了宫里,天天守在李承乾身边,又怎么可能一直不说话,所以小白诱人的声线也就此暴露了。

    “殿下是在怀疑那老道士说谎么?”夜魅的声音突然加入进来,中性的声音冲淡了一些李承乾的尴尬。

    想了一下,李承乾说道:“不好说,有些东西他说的对,但是我很怀疑,相术是不是真的那么神?他说什么逆天改命,难道真的有神仙?”

    话音方落,夜魅和白蝙蝠全都目光怪异的看着他。

    “你们看我干嘛?难道真有神仙?”

    “殿下,外面现在都传疯了,说您是神仙子弟。而且那个《封神演义》不也是您写的么?情报科里大家都在好奇您的师父是十二金仙中的哪一位呢。”

    “啥?”李承乾一阵发懵,这事儿好像有点扯淡了啊。

    “您如果不是神仙子弟,怎么会那么清楚那些神仙的过往与来历,甚至师承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小白说的很认真,而且也很有条理,只是这话听在李承乾的耳中怎么都不是个味道,自己怎么就和十二金仙扯上关系了?难道这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再一次摇摇头,对两人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然后说道:“先不说那些啊,咱们就说相术。”

    夜魅要比小白沉稳一些,接过李承乾的话头说道:“殿下,相术就是相术,和神仙扯不上关系,如果真的要说的话,应该和铁匠、木匠差不多,不过一门手艺和技术罢了,通过一些旁门左道的方式来探询一些东西,然后再来判断一个人的大致运程而以。”

    李承乾点点头:“这和我了解的差不多,但是为什么那老道只看一个人的面相就能判断人的生死呢?这又怎么解释?”

    “殿下,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能人异士是用常理解释不了的,比如说您,您在诗词方面的天赋就让人十分佩服,无数文人墨客想要写出与您比肩的诗词,最终却都无果而终。”

    “他们书读的也不少,但是写不出来就是写不出来,无论用什么样的道理都是解释不了的。”

    “所以我想,那老道士应该也是属于异士这一类的人吧,这是天赋,学不来也解释不了,和神仙、法术什么的应该无关。”

    夜魅比较理智的一点点分析着,不过对于李承乾的分析,却让某些人觉得无比汗颜。他的诗词都是抄的,从后世抄的,在大唐当然没人比得了,再怎么说写的出没有背的快。

    不过夜魅的解释李承乾还是能接受的,后世的教育让他几乎成了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那些神神秘秘的东西除了拿来吹牛逼之外,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用处。

    一番讨论,李承乾彻底的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或者说决定了今后行事的准则。

    回想开始时想找崔判官那种不靠谱的主意,李承乾感觉有一种莫名的喜感。

    因为就算是能找到这货,而且老崔还记得欠李承乾一个人情,但是谁又能保证他不会把李承乾魂魄给拘走,送回原来的世界,如果真的出现这样的情况,估计应该算是玩脱线了吧?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