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511章 鞠文泰的慌乱
    “杀……”一声怒吼,手中方天画戟抡出一个大大的弧线,几乎就是一瞬,就在西突厥的阵型上撕开了一个口子。

    战马的速度,配合薛仁贵超人的力量,那些身处方天画戟攻击范围内的西突厥骑兵和稻草人没什么区别。

    杀入敌阵的薛仁贵不在约束身上暴涌的杀气,浓郁的血腥味开始在他的身周弥漫,经过那些西突厥骑兵身上喷溅而出的映衬,简直就与杀神无异。

    此时紧跟在薛仁贵身后的拓拔木弥也到了,战刀劈砍中,又在西突厥的军阵凿开了另一条通路。

    紧接着大队的马贼冲了上来,如热刀切黄油一般,狠狠的插进了西突厥的战阵。

    西突厥的骑兵已经乱了,他们搞不清楚原本应该在他们面前溃逃的马贼为什么会冲到他们面前,为什么自己一方的将领没有任何命令出发来,刚刚的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着那些马贼杀人如砍瓜切菜,不明就里的西突厥士兵意志开始崩溃,而这种崩溃注定了他们这一场战争的失利。

    “杀……”尉迟宝林和高展两支队伍同时刺进了有些慌乱的西突厥后阵,钢鞭与铁槊带着一溜乌光砸向敌人的脑袋。

    ‘獠牙’的护甲已经全都换成了‘铁罐头’一样的板甲,混乱中只要不被流矢射中眼睛等重要部位,几乎就像是一个个打不死的铁人,跟在尉迟和高展的身后一直向着军阵的另一头杀过去。

    统叶护试图挽回败局,一连呼喝了几声稳住,反击,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这样的呼喝会让他死的更快。

    因为那个杀神一样的男人已经听到了他的声音,正在向他杀过来。

    卫兵阻拦?没用,一下就被挑飞了;百护阻拦?还是没用,方天画戟一抡之下,人都不知道被砸到哪里去了;千户?千户自己还在逃命呢,根本顾不上他。

    整个西突厥战阵此时已经乱成一团,双方士兵纠缠在一起,但是区别在于西突厥的士兵现在是想要活着,而马贼们则是要以他们的鲜血来换得自己大唐军人的身份。

    混乱的局面持续了不知多久,最后不知是谁发出一声凄厉的惊叫:“更多的马贼杀过来了,逃命啊!”

    这句话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那些神经已经绷紧的西突厥士兵彻底的崩溃了,外围的那些西突厥战士首先开始逃窜,紧接着是里面的。

    当越来越多的人加入逃走的行列时,战斗终于进行到了尾声。

    鞠文泰已经懵了,他在听说西突厥军队已经赶到之后,以最快的速度集合城中的士兵,打算在双方打起来之后过去分一杯羹。

    结果,还没有等他下达兵征的命令,外面已经有士兵回来回禀,西突厥战败,五万人被斩杀了大概一半,俘虏大概有一万余人,其他逃去无踪。

    而西突厥统兵大将统叶护的脑袋,现在已经被悬挂到了高昌城的城门对面,下面写了几个大字:敌人的下场!

    这特么叫什么事儿啊,这西突厥也太废物了吧,这只是一股马贼啊,而且只有一万多人,怎么就五万人被一万人干挺了呢?甚至连主将都被人给杀了。

    废物,全都是废物,鞠文泰愤怒之下砸光了王宫中所有能搬得动的东西,最后在丞相的提醒下,想到了前几天的那封信。

    “该死的,该死的,难道孤真的要被他们威胁?真的要交一万石粮食给他们?”鞠文泰用咆哮和怒吼发泄着内心的恐惧。

    那些马贼竟然打败了西突厥,那么高昌拿什么来抵抗他们?他们会不会真的来攻城?

    “大王,依臣所见,冤家宜解不宜结,他们要粮食就给他们吧!这一次他们和西突厥一战估计损失不会小,给他们一些粮食想来他们应该会退走的。”丞相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生怕鞠文泰一怒之下砍了他的脑袋。

    “他们有多大损失?如果我们出兵的话,能不能战而胜之?”鞠文泰一听丞相说马贼同样损失不小,立刻来了精神。

    “大王三思啊,马贼固然损失不小,但是他们是流寇,打不过我们完全可以退而,而我们不行啊。如果被他们惦记上,事后报复的话,高昌未来堪忧。”丞相小心的应付着鞠文泰,试图打消他出兵的念头。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孤真的要被一群马贼威胁?这次孤给了粮食,那下一次他们要女人呢?是不是还要给?如果他们要孤的王位呢?还给不给?”鞠文泰的声音突然变的阴森。

    熟悉他的人就会知道,现在的鞠文泰已经动了杀心,一个不好就是人头落地的下场。

    “大王,我们总要先把这些马贼应付过去才好另谋良策啊,否则他们整天堵在外面,民心就要乱了啊,大王!”丞相努力的挤出几滴泪,似乎真的在为鞠文泰的统治地位担心。

    “另谋良策?说的简单,西突厥都败了,还有什么良策?”鞠文泰苦笑一声,犹豫良久之后长叹一声:“把粮食给他们吧,早点打发他们走。像你说的,等他们走了,我们再想别的办法吧。”

    “是,臣马上去办!”丞相对鞠文泰施了一礼,快步离开了王宫,去仓库调集粮食。

    而此时城外的薛仁贵等人,已经收拢了军队,开始清点伤亡、救治伤患,这些人都是将来进攻吐蕃的主力,能少损失一些就少损失一些,最主要的一点是薛仁贵要给那些马贼做个样子,给他们留下一个不会抛弃任何人的印像。

    “头领,外面那些毛贼想要见您,您看……”吐迷度浑身是血出现在薛仁贵身侧,看样子刚刚这家伙也没少杀人。

    “不见!左右不过是一些投机份子,你看着处理吧。”‘獠牙’在这一次的战斗里面损失不下百人,薛仁贵心疼的不得了,哪里还有心思去见那些乱七八糟的马贼。

    吐迷度脸上再次露出那种怪异的笑:“明白!属下知道怎么做了!”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