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500章 西域马贼
    王通辞不辞官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值得研究的事情,但对于大唐的官员体系来说,来个水花都翻不起来。

    必竟他只是一个御史言官,大唐别的不多,这样的人多的是,虽虽便便可以搞出百把十个,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所以朝堂之上,李二想都没想就准了他的凑折,左右不过是给李承乾准备的磨刀石,现在看来,石头已经被磨平,没什么大用了。

    贞观五年的大唐十分平静,没什么大灾,也没什么大乱,几处边境也很安静,估计还在惊惧大唐的战力。

    西突厥那边也很安静,西突厥的可汗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并没有对儿子的死发表任何的评论,或许是因为大唐的战力,也可能是因为其内部的某些原因,总之肆叶护的死似乎就那么不了了之了。

    而西域的真实情况却并不如表面上那么平静,那支由薛仁贵带领的‘獠牙’已经由最开始的一千人,发展到一万五千余人。

    成了纵横于吐蕃、吐谷浑、西域三十六国的一股强大马贼,而长达一年半的塞外生活,‘獠牙’们已经和真正的西域胡人没了什么区别,他们可以熟练的用西域土话交谈,可以靠着几匹马游荡在草原上数月而不至于饿死。

    至于说在马上开弓射箭,这已经是常态,角弓有些时候使的甚至比手弩还利索,如果不是因为角弓的射击距离不够,只怕手弩这东西早就让情报科的那帮家伙送回长安了。

    不过说起来有些不可思议的是,大唐陆地与大海上两支战力最强,装备最好的军队,竟然一支是马贼,一支是海盗,难道这昭示着大唐下一任君王的本性?

    但是不管怎么说,尽管薛仁贵所带领的这支队伍打着马贼的旗号,但军纪二字却始终不曾忘记。纵然队伍中现在已经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于违反大唐军律。

    大唐军律已经牢牢的刻进了‘獠牙’的骨头里面,在这个到处都是胡人,满耳听不到一句乡音的地方,背诵大唐军律成了他们唯一能让自己记得自己还是大唐军人的事情。

    薛仁贵没有忘记他的任务,当初李承乾对他说过,要他三年内拉起一支两万人的队伍,一直可以杀上吐蕃高原的精锐之师。

    所以纵然在西域再难,再苦,他也在坚持,一年多的时间已经让他知道,没有经过长期的适应性训练,大唐军卒根本就不可能杀上高原,所以只要开战,他就是大唐唯一一个可以带兵冲进高原的将领。

    建功立业,封妻荫子,这一切都将在两年之后彻底揭晓。

    骑在‘白龙驹’上的薛仁贵将注意力从吐蕃的方向缓缓收回来,看看身边那个放着折冲都尉不作,跑来当校尉的董建森:“大唐的商队离这里还有多远?”

    “刚刚探子来报,不到十里。”董建森有些兴奋,上一次收到家信还是在半年前,信上说他离家时才刚刚会说话的儿子,现在已经可以写出自己的名字,而且信中附着一张有‘董兴汉’三个歪歪扭扭字迹的白纸。

    这一次估计还应该有家信稍来吧,不知道儿子怎么样了!

    “想家了?”薛仁贵调侃的问道。

    提到家,董建森脸上露出一丝黯然,摇头苦笑着说道:“嘿嘿,自从贞观三年六月出征,已经快要两年了,现在回去儿子估计都认不出我了!”

    “儿子认不认得出你不重要,媳妇认得你就行。”高展不知什么时候从一边冒了出来,打趣着说道。

    “滚犊子,你一单身狗懂个屁。”‘单身狗’是从李承乾嘴里学来的,在‘獠牙’大队所有人都知道是啥意思,而经常拿来打趣那些没有成家的小兵辣子。

    “我是单身狗?老子在长安小情人不知道有多少,老子只是不稀罕成婚而已。”高展撇撇嘴。

    “你可拉倒吧,等你回长安看看那些小情人还让你上床不,一身的羊膻味,吹毛牛逼!”董建森嫌弃的乜着高展,脸上挂着伪装出来的厌恶。

    “哎老子一身羊膻味怎么了,这破地方有别的东西吃么?老子想吃大米白面,糜子面也行,可是有么?”一提羊膻味,高展就急赤白脸的开始争辩。

    特么所有留在西域的‘獠牙’都是一个德性,全都是一身的羊膻味,就连尿尿都是那个味道。

    可是没办法,他们是马贼,不是驻军,每天东奔西跑没个固定的地方,就算是会种地,也没有地给他们种。

    所以他们就只能学习那些牧民,天天吃肉,吃到吐的那种吃,反正西域这边不缺羊,吃没了就再去抢一批回来,或者去哪个小国要一些。

    一万五千的马贼,战力远远超过一些边远小国,要些吃的问题并不大,但是要来的大多数也都是牛羊一类的东西,西域的粮食太少了,想要供应一万五千人,无异于痴人说梦。

    “行了,你们下去准备一下吧,商队就要过来了,记得,别露出马脚。”眼瞅两个逗逼抬扛抬的面红耳赤,薛仁贵及时的制止了两人的争论,同时安排他们下去组织手下。

    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历史上著名的丝绸之路,在这里时不时就会有大批的商队经过,而他们的补给、书信之类的东西往往也是通过商过运送过来。

    只不过碍于身份,他们必须亲自出马,去抢回原本就属于他们自己的东西。

    否则如果专门给他们运送物资的话,他们就会暴露大唐军队的身份,引起西域诸国不满的同时,还有可能破坏了原先的计划。

    随着董、高二人转身离开,薛仁贵拍着身上的翻毛皮袄莫名的笑了笑。

    想起当年在窝在山沟沟里,每天练武、打猎,为的就是想要从军入伍,混个校卫什么的官职。吃喝不愁的同时,再娶一房媳妇,生几个娃,把薛家香火延续下去。

    可是现在……从四品上的官职好像已经远远高出了当初的目标,校尉这样的小官,自己手下有好几十。

    而造成这一切的,全是因为当初远在长安那位太子一句话而以。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