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91章 照相车与眼镜(中)
    “父皇,儿臣要去一下医学院,找几个突厥俘虏做个试验!”李承乾不知道老头子又在发哪门子疯,不过看样子似乎是冲自己来的。

    “那些方士在哪里?”李二冷眼扫了李承乾等人一圈,沉声问道。

    “方士?他们西池院里作试验呢。”李承乾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老头子会问起那些方士。

    李二面无表情的说道:“带朕去看看!”

    看看?搞不懂李二意思的李承乾眼角一抽,琢磨着老头子不会是像西方那些教士一样,打算把自己当成异端给火化了吧?

    “怎么?有什么问题么?”看着李承乾半天没动地方,老李的声音渐渐冷了下来。

    这几天他正在为高句丽的事情犯愁,没想到早朝的时候就有御史弹劾李承乾,说那小子正招集了一堆方士,打算研究长生之法。

    别的事情老李或许不在乎,任由李承乾瞎折腾,但是这长生之法却是例外。

    于是听了御史之言的老李纠集一起群文臣武将,人一群马一伙的赶到了东宫,打算看看李承乾到底在用那些方士干些什么。

    “父皇想看自然没有问题,但是看之前父皇最好先做一些准备。”李承乾见老头执意要看,只能无奈的答应。

    只希望西池院里那帮混蛋此时最好不要研究什么易燃易爆的东西,否则吓到老头子,被砍了脑袋那才冤枉。

    李二是一个听劝的人,由其在看到李承乾和夜魅都全副武装的情况之后,也依言带上了碳粉口罩和护目镜。

    西池院里,三、四个方士忙忙碌碌的在调制着一些东西,另外还有几个人正在试验往玻璃上刷硝酸银。

    “他们……这是在作镜子?”李二站在西池院门口看了会儿,大概的看出了一些门道,隔着口罩瓮声瓮气的问道。

    李承乾指着被抬到一边,放在地上晾晒的锅盖一样的东西说道:“他们弄的那个是一个聚光镜,就是说镜子本身带有一个弧度,可以通过反射把光凝聚到一个点上,用来达到加热的目的。当然,他们弄的那个太小了,大概只能烧个开水什么的。”

    “烧水?你是说用那个东西能把水烧开?”李二有些不可置信的问着。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傻子。

    李承乾说的每一个字他都懂,但是如果连起来,他竟然不知道这混小子说的是什么。

    反射光大致上他能猜出一点,但还不知道对不对,但聚光镜是什么?光也能聚?反射到一个点又是什么意思?

    李承乾却不知道老头子心里想的是什么,依旧在喋喋不休的说着:“当然可以烧水,而且如果这东西做的如果足够大的话,熔金化铁也是不在话下。”

    “一派胡言!”李二终于听不下去了,转身向西池院外面走去,感觉李承乾就是在吹牛逼,仗着过目不忘的本事欺负自己看的书没有他多。

    用光来烧水就够不可思议了,现在又说能熔金化铁,这特么不是扯淡呢么,真当老子是傻的么?

    大唐所有人都在太阳光下生活,如果这光真能把水烧开,能把铁融化,那么现在大唐还特么有活人么?

    “哎,哎父皇,您别走啊,儿臣还没说完呢。”看着老头子转身离开,李承乾赶紧追了上去。

    等到了外面,把所有的‘装备’都拿下来,李二虎着一张脸问道:“说,你到底在折腾什么呢,少拿太阳光烧水的破事来忽悠朕!”

    “父皇,这是科学,您得信。”李承乾这一次是和老头子杠上了,一边说一边来到孔颖达身边,指着老头挂在脖子上的老花镜说道:“孔师,借您老的眼镜用用。”

    孔老头从脖子上把眼镜摘下来,疑惑的交给李承乾,不知道他又要搞什么鬼。

    这小子太能折腾,总是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李二说的用太阳光烧水纵然老孔有些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看李承乾的表现,似乎是想要露一手,真的打算用太阳光把水烧开。

    这下可有乐子看了,跟着李二来的一群人那是些看热闹不怕乱子大的主儿,见李承乾似乎真的要用太阳光来烧水,立刻就把来这里的目的给忘了。

    甚至就连李二也有些犯嘀咕,感觉自己刚刚似乎有些武断。

    一张纸,一个玻璃片加上一点点水,再配合手里的老花镜,李承乾给连带李二在内的所有人上了一堂生动的物理课。

    玻璃片上的水没用多长时间就在老花镜聚起的光斑下被烤干,纸也在光斑下被引燃。

    一时间,众人哗然,宛如见到神迹一般,只有李二感觉有些丢脸,一直皱眉不语,另外就是孔颖达孔老头一个劲的在擦汗,对李承乾还回来的老花镜避之不及。

    该死的,早知道这东西能把纸给烧起来,把水给烧干,当初就不应该戴这东西啊,这老花镜真是太特么危险了。

    “孔师放心,只要您不戴着它看太阳就没有问题,不会烧坏眼睛的。”老孔的态度让李承乾隐隐有些猜测,把戴老花镜的注意事项对老头子交待了一下,就把眼镜硬塞给了他。

    李二此时缓缓收拾心情,很阿Q的换了一个思路,虽然刚刚的事情他这个当老子的有些丢脸,但换一个角度想,有这么一个长脸的儿子,似乎也是一件挺光荣的事情。

    听着耳畔隐隐传来‘我家那小混蛋怎么就不会这一手’之类的叹息,李二决定愿谅李承乾一次好了。

    不过‘烧水’的事儿解决了,‘长生’的事情却还没有着落,虽然李二预感到那些方士很可能是在搞一种叫作科学的东西,但问问总比不问强。

    于是等李承乾还完眼镜之后,便轻咳一声问道:“你把那些方士弄回来,可是在研究‘长生’一事?”

    “长生?”李承乾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从人类第一个封建皇朝开始就一直有人在研究,研究了两千来年都没研究出个结果的东西,谁还有闲心接着去研究那个?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