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88章 灵感如尿崩 (下二)
    离开老孔的家之后,李承乾有些郁闷,长乐的婚事他虽然有参与,但是却并没有切身体会。等到了他自己的时候,才终于发现,原来竟然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按后世的教育和习惯,找对像只要自己满意就行,所以李承乾的潜意识中一直都是认为只要找到自己满意的对像,接触一段,如果女方家长不反对的话,他再回去和老妈一说,然后就算是大功告成。

    现在看来,当初的想法真是太天真了,搞不好他和孔雯之间怕是真有些波折要走。

    回宫的路上一路无话,李承乾琢磨着怎么和老妈说孔雯的事情,略有有些失神,就连想要嘱咐杨雨馨去买东西的事情都被忘的干干净净。

    等到回了‘兰若寺’从马车上下来,李承乾才想起有东西没买,不过此时时间晚了,再去买估计也来不及,便只得作罢。

    接下来的时间,李承乾再一次缩回‘兰若寺’开始琢磨怎么和老妈说关于孔雯的事情。终于在四天之后,李承乾一狠心一咬牙,拍拍屁股起身直奔甘露殿。

    至于所谓的理由,他没想出来,而且以他对长孙的认知程度来看,理由这东西完全没有必要准备,反正长孙看问题靠的是直觉而不是逻辑,理由编的再好也没用。

    来到甘露殿,因为时间是上午,所以老头子还在上朝没回来,长孙皇后正在伺弄院子里的一些花草。

    “母后,呃……那个……儿臣有些事情想说。”给长孙皇后见过礼,李承乾吞吞吐吐的不知如何开口。

    “说吧,什么事?”长孙皇后将手中的花洒交给旁边的宫女,同时接过一条锦帕,将手擦拭干净。

    长孙的注视下,李承乾犹豫了半晌,狠狠在大腿上拍了一把:“母后,儿臣喜欢孔家的那个小丫头,打算纳她为妃!”

    “不行!”长孙的回答让李承乾颇为意外,本以为就算是不同意,也能多少考虑一下,可没想到刚刚说完老妈就把这事儿给否决了。

    “为什么啊?”

    “你的亲事早就定下了,只是你还没有加元服,不能成亲而已。”长孙皇后在一边的摇椅上坐下,缓缓说道。

    “定,定下了?”李承乾有些傻眼。

    “对,苏檀家的闺女,苏玫。”长孙皇后很满意李承乾现在的表情,打量了半晌,缓缓说道:“所以正妃的位置孔家丫头是别想了。”

    听完长孙皇后的话,李承乾有些急眼,语无论次的说道:“不,不是,母后,我,我连信物都给人家了。”

    “给就给了,你给出去的信物还少么?你就没想想怎么安排程家四丫头?”长孙皇后翻了儿子一眼,感觉这小子好像有些迟钝,平时挺机灵一个人,怎么一说起老婆就呆了呢。

    “程小四?”李承乾整个人如遭雷击。

    是的,这几天光想着孔雯的事情,竟然把程小四给忘了,现在想想,老程的四闺女,似乎好像和自己也是不清不楚的。

    苏家的苏玫、孔家的孔雯、程家的程琳……突然之间李承乾一阵头大,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特么叫什么事儿啊,本来好端端的,没想到就因为找老妈提一嘴老婆的问题,一下子就冒出来三个,而且似乎个个都很有背景,难搞的很。

    “发什么呆啊,说说,程琳那丫头你打算怎么安排!”长孙皇后颇有些恶趣味的折腾着儿子,看着李承乾抓耳挠腮的样子,着实挺有意思。

    “儿,儿臣不知道。”李承乾也是没招了,后世二十多年新时代教育,让他打死都说不出全都娶了这句话。

    “你呀,一天到晚就知道在外面野,小小年纪处处留情,现在收拾不了了吧!”狠狠一指头戳在李承乾的头上,长孙皇后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李承乾被戳的直晃,却也不敢反驳,只是耷拉着脑袋任凭老妈戳来戳去的数落,一副滚刀肉的架式。

    盏茶时间之后,长孙终于数落的差不多了,端起茶盏轻啜一口,对李承乾吩咐道:“行了,你先回去吧,这事儿回头我会和你父皇商量商量,一切到时候再说吧。”

    等李承乾垂头丧气的转身离开,长孙皇后无奈的摇摇头,叹了口气。

    程小四的事情是她一手操办的,当时也是为了和老程别苗头,替儿子出气,所以才换了玉佩。

    现在这事儿几乎已经满城风雨尽人皆知,再想把程小四手中的玉佩收回来,想想也不可能。

    偏偏李承乾这个笨家伙还是个招蜂引蝶的好手,程小四事情还没有解决,又惹了孔家的二丫头,甚至那丫头还比李承乾要大上两岁。

    长孙皇后隐隐开始发愁,必竟皇太子的婚事不比一般,关系到方方面面很多事情,绝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可以决定谁是正妃谁是侧妃。纵然后宫的事情是她说了算,但是亲事一定下来,和朝堂之上也必然会产生牵扯,所以她必须和李二通个气之后再能确定下一步应该怎么作。

    李承乾并不是不了解其中的门道,只是订亲这种事对于一个历经两世,三十余岁的单身汪来说,实在是太过震撼,让他有些不知所措罢了。

    此刻,他已经和长孙摊牌,不管长孙的态度如何,都等于卸掉了一个大包袱,以往的精明也渐渐恢复过来。

    他和程小四的事情起源自一块玉佩,这件事如果估计没错应该是尽人皆知,而他与苏家苏玫定下的亲事在他看来朝中那些大佬们应该也都知道。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孔老头依旧敢接自己的佩玉,那就说明这老家伙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在确定这门亲事一定没问题的时候才会作出的决定。

    而既然这样,那他自己就完全没有必要再发愁,孔老头这种久混朝堂的老狐狸能确定的事情,他再想下去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还是顺其自然好了。

    如果老头子真要是不同意,大不了安排夜魅带人把那丫头给掳出来,找个地方生米煮成熟饭好了。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