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75章 李承乾的态度
    理论上说,长乐的婚事与李承乾关系并不太大,因为大唐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结婚的事情只要爹妈定下来,子女完全没有置喙的余地。

    但是鉴于李承乾的一惯表现,长孙皇后想来想去,觉得既然他已经发表看法,那还是有必要听一下的。

    必竟这小子现在是储君,将来很可能会继承大统,如果让他在心里对长孙家有了疙瘩,将来就算是长乐嫁过去,长孙一族想要保持其超然地位怕是也有些困难。

    思来想去,长孙皇后觉得还是把长乐的事情说个通透比较好:“乾儿,你表哥什么样子你也知道,你觉得长孙家真的能靠他把若大的家业支撑下去?”

    “母后,儿臣只是觉得一个家族的延续和发展不应该寄托在女人的身上,否则就算可以延续一代两代,今后迟早有一天会衰落。”尽管知道明确反对长乐的婚事,会引起长孙的不快,但李承乾觉得该说还是要说。

    这是正经事,畏畏缩缩除了显得没有担当之外,没有任何好处。

    而且李承乾也在担心长孙家如果发展太快,形成一个尾大不掉的局面,到时候这个难题还是要他来处理。

    坐在旁边半晌无言的李二突然插话进来:“承乾,你有自己的想法是好事,不过长乐的婚事是你舅舅提出来的,你现在提出反对,让你舅舅怎么想?”

    “父皇,民间有句老话,说‘打铁还要自身硬’,如果自身的能力不够,就算后台再硬,也是不行的。”

    “这么说你对这件婚事的态度很坚决?”李二与长孙皇后对视一眼,语焉不详的问道。

    “是的。”李承乾很认真的点点头,心中感慨长乐真会给自己找麻烦。

    尽管李承乾并不支持长乐嫁给长孙冲,但是他也没想过这么快就和老爹、老妈摊牌,所以就连理由都编的十分牵强。

    但这个时候又不能不表态,因为李二就在旁边,他不能给老头子留下一个遇事不决的印像。

    不论一个决定是对还是错,身为上位者,最忌犹疑不定,如果给老头子留下这样一个印像,那完全就是得不偿失。

    李二在听到李承乾的答复之后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随后便淡淡说道:“你先回去吧,这事情朕回头和你母后再商量一下。”

    没有答案的答案,李承乾暗自摇头,退出房间,全身泛起一阵无力感。在这个君权至上的社会,他李承乾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极限,能不能改变老头子和长孙皇后的想法,只能听天由命。

    “二哥,难道妾身真的做错了?亲上加亲真的不好么?”李承乾离开之后,长孙的脸上带着戚然之色。

    “观音婢,你想的多了。”李二起身坐到长孙身边,轻轻揽住香肩,柔声说道:“这混小子和长乐关系很好,如果长乐去找他说项,他必然会帮忙。”

    “二哥的意思是,刚刚乾儿说的那些都是借口?”

    “道理有一些,但未必那么严重,这事儿你不必在乎他的想法,看着弄就是了。至那混小子,他可是鬼着呢,主要的目应该是怕给自己将来留下麻烦,所以才会反对。”李二挥退了房间中的众人,一点点给长孙分析着李承乾的想法,渐渐的房间中传出呢喃之声,然后又再度陷入一片沉静。

    日子一天天过去,长乐的婚事再也没被提起,反正时间还早,搁置一段时间也没啥。

    反道是天气越来越暖和之后,长安城里踏青的年轻人开始多了起来,三五成群的聚到一起,四下里游荡,李承乾等人自然也不例外。

    纨绔们每人一台自行车,衣领里插着折扇,招摇过市,看上去说不出的骚情。

    “高明,为啥你的车和我们的不一样呢?”尉迟宝林把车子的速度放缓,靠近坐在三轮车上的李承乾问道。

    “某乃一介书生,比不得例位兄长!”三轮车上,李承乾弄了一把椅子放上面,自己居于其上,手拿一把羽毛扇,看上去逼格的确是比尉迟宝林高上那么一些。

    只是前面蹬车的苏猛满头大汗的样子,以及三轮车不断发出的嘎吱声,看上去让他看上去又有些滑稽。

    不过管它呢,相比于满大街骑可狂飙的纨绔,三轮车总是显得那么‘高大上’。

    “那一会儿比赛,你就骑这个?”宝林鄙夷的看了一眼奇慢无比的三轮,憨声问道。

    “本宫是裁判,裁判懂么?就是你们骑,我看着!”相比于高大上的装扮,李承乾一张嘴,完全暴露了其臭表脸的本质。

    一根中指之后,尉迟宝林一骑绝尘,追前面的纨绔们去了,留下苦逼一样的苏猛低头猛蹬。

    没办法,昨天晚上黑子、程华安、舒天、苏猛四人打麻将,谁输了今天谁当车夫,结果苏猛以两文钱之差首先输光,于是今天的车夫就是他。

    说起纨绔们的自行车,就不得不说一下柳敏那个可怜的老头。

    这老家伙自从被逼无奈接了第一个纨绔的订单之后,很快事情就变的一发不可收拾。

    无数纨绔得到消息找上门来,撇下或三台或五台的订单,便扬长而去,同时声称一台车二十贯钱,老子不心疼!

    于是乎,几乎就是十天之内,老柳手里的自行车单子就已经达到百余,让柳敏愁的欲哭无泪。

    因为按照李承乾那几台自行车的标准,一台车怎么也要十多天才能造出来,现在手里这一百多台车,估计四年之内将作监啥都不干,才能勉强应付下来。

    可是将作监并不是没有其他工作,很多大唐现役装备的制造、改装任务现在已经堆在那里干都干不完,怎么可能再有时间去做自行车。

    最后,李承乾被这老家伙眼泪汪汪的样子‘感动’,给他出了一个外包的主意,让他把一些不重要的配件包出去,交给一些长安城的普通木匠和铁匠处理,而将作监只负责生产链条、飞轮、轴承等一些关键部件。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