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74章 延年益寿不等于长生不老
    “对了,本宫刚刚有一句话忘了说,这酒是仙酒,饮之亦有延年益寿之功效!”四周的窃窃私语声中,李承乾这一句话几乎是等于往平静的水中扔了一个重磅炸弹,顿时让气氛飙到了一个顶点。

    “八十一万贯!”

    “八十二万!”

    “九十万……”

    这下子彻底疯了,李承乾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想到了这个问题,这特么是仙酒!

    仙丹能长生,仙酒就算不能,至少多活几年没问题吧?

    只是三楼的李二却懵了,愣愣的与长孙对视良久之后:“观音婢,这酒能长生?”

    “二哥怎么傻了,这些天您不是天天都在喝么。”

    “那,那他怎么敢,怎么敢……”李二有些失语,他真是不知道李承乾这个混小子是怎么想的。

    喝个酒还能延年益寿,这特么不是扯犊子么!

    堂堂太子殿下,公然行骗,这可是绝对要不得的。

    但是……听听外面已经喊到接近一百万贯的价格,李二也有也不知应该如何选择,到底是把李承乾叫回来了呢?还是不叫呢?

    老程则是一直在咂巴嘴,似乎想感觉一下延年益寿的味道一般。

    这酒他已经喝过两瓶了,能不能延年益寿现在还不知道,但是头痛欲裂却是事实。

    一瓶仙酒,被一个波斯使臣以一百一十四万贯的价格买走,成全了李承乾的同时,也在无数人心中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像。

    只是在知道其中原委的李二心中,却只留下一个傻逼的印像。

    拍卖会的后来已经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一瓶酒卖出一百一十四万贯之后,其他任何东西都没什么吸引力了。

    更多的人在私下里讨论,这酒会不会还有。

    必竟酒是李承乾拿出来的,没理由不给自己老子留下几瓶。

    但是这一切也只是猜测而以,谁都没有说出来。

    这酒如果能长生,而李承乾又给卖掉,没有献给李二的话,这里的门门道道可就多了,决不是可以随便开口质疑的。

    当天夜里,李承乾毫无意外的被老头子弄到了甘露殿,刚刚进房间,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暴训,直到半个时辰之后,李二才喘着粗气说道:“你说,你这不是骗人么,将来让朕的脸往哪里放。”

    “父皇,我没骗人啊。”李承乾无辜的眨着眼睛,有些纠结的看着老头子,不知道老李又是发的哪门子疯。

    “你这孩子,还在顶嘴。你刚刚是不是说那酒可以延年益寿?这不就是骗人!”长孙皇后把李承乾拖到一边,有些责怪的数落着。

    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这是在护着儿子,生怕儿子被老头子给揍了。

    “母后,儿臣是说过延年益寿,可是延年益寿的东西多了,也不差我这一件吧?”

    “一派胡言,朕活了这么大岁数,听说过喝酒喝死的,可没听过喝酒能长生的。”李二气鼓鼓的插言说道。

    “父皇,儿臣没说能长生,只说能延年益寿。”李承乾解释道:“而且喝酒也是有讲究的,适当的喝一些,可以舒筋活血、加速血液循环,起到一些保健的作用。这个是孙思邈孙神医正在研究的新课题,怎么能是一派胡言呢。”

    “你,你还有理了!”李二被儿子顶的有些下不来台,眼睛一瞪就要上来揍他。

    “母后,父皇要揍我!”眼见事情不好,李承乾‘嗖’的一下窜到长孙皇后身边,露出半个脑袋,豁出去了一般:“父皇,你要是揍我的话,先把钱还我。”

    “嗯?什么钱?”

    “卖酒的钱,十瓶应该卖五十万贯,多的那六十四万您总应该还给我吧!”

    “没了,惹出这么大的事情,还敢要钱!”李承乾一说,李二才想起来,自己真的没少盘剥儿子,说起来多少有些理亏,于是,揍人的心思淡下去了不少。

    “嘿嘿,父皇英明神武,在儿臣眼中那是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一般的人物,一个小小的波斯,算什么大事儿!”瞅着老头子又坐回椅子,李承乾估计自己不会被揍了,便从长孙皇后身边溜出来,开始拍老头子的马屁。

    “滚一边去,你自己数数,你都惹了多少麻烦了!”

    从高句丽抢人回来当奴隶;挑动倭国内乱;侵占林邑国;搅动吐蕃和吐谷浑、羊同的部落战争。

    一桩桩一件件,哪件事情里都有李承乾的影子在,长此以往大唐很快就要面对举世皆敌的情况了。

    “父皇,我大唐在那些蛮夷眼中,始终是一块肥肉,别看他们现在怂的很,实际上只要我们稍微弱势一点,他们必然会群起而攻。所以与其等着他们来找我们麻烦,不如我们先下手为强,屠了他们!”面对老头子的质问,李承乾振振有词,说的老李哑口无言,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反驳。

    只是觉得似乎、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好了好了,大过节的,咱不说这些了。”长孙皇后看到老李有些下不来台,便把李承乾拉到一边问道:“乾儿,母后听长乐说,你似乎并不同意她嫁给你表哥?”

    啊?!李承乾双眼瞬间睁的老大,自己啥时候说过这话了?长乐这小丫头也太坑哥了吧?

    不过既然老妈问起来,那就正好借机会把这事儿摊开了说一说,好过将来拖的时间长了麻烦。

    于是李承乾琢磨了一下便说道:“母后,儿臣的确不赞成这这桩婚事。”

    长孙皇后明显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才找李承乾说起这事的,所以听到他的反对意见,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示,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为什么?”

    “母后,儿臣知道,您让长乐嫁给冲表哥是为了长乐好,同时也是为了舅舅一家能够长期兴旺下去。但是,母后,你真的认为一个家族的兴旺依靠裙带关系就能实现么?”

    李承乾不知道自己这番话老妈听了会有什么样的想法,他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趁现在事情才刚刚开始,嫁与不嫁总有个缓解的余地,现在把一切说清楚,总好过将来事成定局的时候再说,弄得大家都尴尬。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