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71章 老程眼中的李承乾
    程咬金在外面嗨了一天,直到晚上掌灯时分才摇摇晃晃的回家,看到房间中与老婆相对而坐嘟着嘴做女红的女儿,不由咧嘴一笑:“囡囡,今天怎么这么乖?”

    “阿爹,您回来啦!女儿好想您呢!”程小四看到老程像是看到了救星,拿在手中的绣活往边上一扔,就从炕上跳下来,扑了过去。

    “乖囡,今天又去哪里玩了?”老程将身上的皮裘脱下,递给身边侍女,借机错开扑过来的程小四。

    闺女大了,可不敢再搂搂抱抱,那是会被人说闲话的。

    “对了,女儿有好东西给您呢。”程小四被老程一提,想到下午回来时拿的两瓶酒,顿时来了兴致。

    三两下再一次窜回到炕上,从枕头下面抽出藏好的两瓶酒:“阿爹猜猜,里面是什么?”

    里面是什么?老程一脸懵逼。

    看着那精致的玻璃瓶子,老程估计里面的东西一定不是凡品,但要说里面倒底是个啥东西,鬼才知道。

    “是阿爹最喜欢的东西。”程小四继续炫耀,却不知道其实老程最喜欢的是娶十八房小老婆。

    “乖囡,快点告诉爹,这里面到底是个啥?”

    李承乾鼓捣出的东西,就没一个是简单的,老程知道自己绝对猜不出来,索性也就不费那个脑子,直接问好了。

    至于说为什么那么肯定东西是李承乾的,道理很简单。

    因为在大唐除了李承乾那个败家玩意儿,根本没人会把这种晶莹剔透的宝贝随手送人两件。

    “是仙酒呢,太子哥哥说这是因为没有新鲜蔬菜特地补偿给我的。”程小四太子哥哥长,太子哥哥短的念叨,却不知道老程的一颗心都快要碎了。

    这个该死的小子,竟然用一块玉佩、一辆破车、还有些烂黄瓜加两瓶破酒,就把自己的宝贝闺女心给骗走了,这天下还有说理的地方么!

    “阿爹,你怎么了?难道你不喜欢么?”看着老程发呆,程小四追问道。

    “没,爹怎么会不喜欢。”老程摇摇头,把心里揍李承乾一顿的想法赶出去,陪着笑哄闺女。

    “阿爹喜欢就好,不过阿爹喝完之后要记得把瓶子留下,太子哥哥还要用。”

    “嗯,好,阿爹记住了。”老程无奈的笑着答应。

    又是‘太子哥哥’,真不知道李承乾那混小子给闺女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不出三句就是‘太子哥哥’。

    接着,小丫头又陪着老程聊了几句,嘱咐老程喝的时候要小口喝,不要喝的太急,然后就借口困了想要休息,逃离了老程夫妻的房间。

    “老爷,您看这事儿……”程夫人看着闺女蹦蹦跳跳的离开之后,意有所指的说道。

    “顺其自然吧!”老程叹了口气,看着桌上放着的两瓶酒发愣。

    “老爷,这酒很珍贵?”

    “珍不珍贵不知道,反正据说拍卖价五万贯起拍。”

    “什,什么?五万贯?”程夫人纵是大户人家出身,也被老程说的价格吓了一跳,看着桌上放的两瓶酒,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一瓶如果底价是五万,那成交价必然会在五万往上,如此一来,桌上这两瓶酒的价值绝对是十万贯往上的价格了。

    想想十余万贯被自家闺女就那么抱在怀里,随意的丢在炕上,程夫人就觉得万分纠结。

    那可是十余万贯的东西啊,随手就送人了,自家老爷真有那么大面子?还是闺女有那么大的面子?难道太子真的喜欢自己闺女?

    不过程妖精此时却撇撇嘴,嗤声说道:“你还真信?从李承乾那小子嘴里你听过一句实话么?他在长安说句话,你得去洛阳听才能作数。”

    “可是老爷,妾身看来这次差不多是真的吧?你看这瓶子多精致……”

    “再怎么好看,也改变不了里面装的是酒这个事实。仙酒、凡酒都是酒,是酒就都是一个味道。”老程一边吐槽一边顺手抓过一瓶桌上的白酒,拔出上面的塞子,顿时,就股浓郁的酒香开始在房间中弥漫。

    作为一个化学系的高材生,李承乾自然知道怎么样把酒的味道催发出来,激发人闻着就想喝的欲望。

    这种味道对老程这样的酒鬼来说,简直就是致命毒药一般,闻着闻着,不自觉的酒瓶就已经送到嘴边。

    “唔……”一股辛辣窜进喉咙,呛得老程差点咳出来,好在他一次喝的不多,强自忍了来,半晌之后才缓缓呵出一口酒气:“好酒,果真是好酒,和以前喝的那些一比,简直就是天地之差。”

    感叹中,又是一口灌了进去。

    “老爷,说正事儿呢,您怎么还喝上了。”眼看老程左一口右一品喝个没完,程夫人不乐意了。

    “呃,没忍住,没忍住!”将酒瓶放下,老程讪讪一笑:“这酒的确是不错,但要说价值万金,老程却是不信。”

    “既然是好酒,为何不值?”程夫人问道。

    “就因为它的主人是太子,所以它就不值。”程咬金露出看透一切的表情,咂咂嘴说道:“这两瓶,加在一起如果能值十贯,俺老程的名子倒过来写。”

    “十贯?老爷,您可不要乱说,十贯的东西能卖到五万贯?”程夫人白了老程一眼,语气中有些责怪。

    “老夫敢保证,这酒如果他不是想要细水长流,估计一瓶他敢卖到十万贯!”老程信心十足的说着。

    在他看来,李承乾干任何超乎常理的事情都再正常不过,因为那小子的脑回路和别人不一样,最好永远都不要按常理去推断他的行为,否则只会让人怀疑自己的智商。

    老程嘀咕着,一点点把李承乾的光辉历史讲给老婆听,等他说完,一瓶一斤装的白酒也全进了他的肚子。

    六十多度的散白,一顿喝下去一瓶,老程的酒量再好,也被折腾的够呛。

    必竟程老货习惯喝的是低度酒,猛然喝一斤的高度酒,身体无论如何都是适应不了的。

    于是乎,可怜的老家伙吐了整整半个晚上,接着又睡了一个白天,等到起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时分。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