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62章 毛玻璃的用处(下)
    毛玻璃与透明玻璃用在玻璃大棚上区别不会太大,左右不过是透光度的强弱,只要不是彻底不透光就万事ok。

    所以在挑了一些勉强可用的玻璃之后,李承乾就驱车返回长安城,再一次跑到柳敏的将作监。

    “木匠?殿下,您又要作什么?”看到李承乾柳敏就是一阵头大。

    这位小祖宗从来都是管杀不管埋的主儿,每次都是折腾够了自己拍拍屁股走人,丢下一个乱摊子让别人去收拾。

    抛开前几天制作船模的事情不说,几个月之前制作自行车的后遗症终于彻底的爆了。

    一群纨绔们天天堵在自己家大门口,叔叔长伯伯短叫个不停,只为了自己能给他们弄一辆自行车。

    没办法,飞轮的铸造技术这些都掌握在将作监手里,外面的其他匠人就算是能凭借手工敲打出来,其材质和工艺也完全赶不上将作监出品。

    更不要说轴承的制作工艺是如此复杂,需要用到铸模工艺、材料工艺等一系列的军工技术。

    要知道,自行车是需要受力的,而这份量的主要就在轴承里面的滚珠上,如果滚珠的材质不过关,那么骑不了两圈,那些滚珠就被被碾碎,轴承也就彻底报废了,那样的车子骑起来甚至还不如没有轴承轻松。

    所以各项技术结合起来,造成的结果就是除了将作监,长安城没有任何一家铁匠铺可以完成自行车的制造工作。

    这是在程处默、程处亮兄弟两个偷出妹妹的自行车,暴力拆解之后得出的结论,而程小四的自行车也因为轴承被暴力拆解,再也无法装上,成了废品。

    不过程小四是幸运的,因为她还有太子哥哥可以折腾,所以她的自行车在四天之后被返厂大修之后,再一次恢复了活力。

    只是可怜处默、处亮兄弟两个,被妹妹抹着眼泪狠狠在老爹面前告了一状,然后就被老程打在躺在炕上半个多月没下了地。

    现在被纨绔们折磨的焦头烂额的老柳再一次看到李承乾,听到他又要找木匠,脆弱的小心肝终于受不了巨大的压力,忍不出问出这个他最关心的问题。

    李承乾早就知道柳敏现在面临的问题,不过他并不打算管这个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所以他并没有回答柳敏的问题,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别管我作什么,你只要把木匠给我安排几个就好。”便转身离开,没给柳敏一丝诉苦的机会。

    真是的,如果每一件事情都需要他亲自出面解决,那特么今后哪里还有消停日子可以过,每天给这帮混蛋断官司都断不过来。

    水泥、木料一车车被运进东宫,宜春宫那边每天从宫门一开就叮叮哐哐响个不停,直到晚上宫门落锁才会消停。

    为这事儿魏征还专门找李承乾谈了一次心,认为他不应该过份的奢华,要勤俭节约。

    不过当老魏被李承乾扯着袖子拉到‘兰若寺’看了一圈之后,老家伙出了一声无言的叹息,掬起一把老泪:“太子殿下,老臣……是老臣武断了!”

    苦逼一样的大唐太子啊,住在简陋到瓦片都已经退色的宫殿里面,寝宫里,地上放着四、五个铜盆,看其摆放的位置,分明就是下雨天用来接屋顶漏下来的雨水用的。

    再看看院子里,一人多高的荒草,拍鬼片都不用选场地,直接就地取景就可以。苦逼的这个份上的太子,足以堪称历代皇太子之典范,再想简朴,那恐怕只能去睡桥洞了。

    不过就在魏征面带愧色,打算离开时,却被李承乾叫住身形:“魏伯伯,承乾有一事想求,还望伯伯施以援手。”

    “殿下有事尽管明言!”魏征此时正因为冤枉李承乾感到愧疚,琢磨着如果要求不过份,便顺势答应一回,算作补偿。

    “前几日,承乾偶得骈体文,但自知笔力不行,一直没有动笔,今日正巧伯伯在此,不知是否可以……”

    骈体文?老魏眼前一亮,想也不想便说道:“殿下所嘱,老臣敢不从命!”

    现在谁不知道大唐太子李承乾诗、词双绝,近年已经隐隐有诗仙、词圣之名传出,但骈体文却从未听他作过,现在能第一个听闻,并且为之代笔,若真的一篇好文,当真是不可多得的风雅之事。

    于是乎,笔墨纸砚很快便被摆到案头,老魏也手提毛笔聚精会神,准备听李承乾的骈体文到底如何。

    而李承乾则是在书房门前摆了一个逼格甚高的造形,将刘禹锡的《陋室铭》缓缓背诵而出。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可以调素琴,阅金经。

    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

    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

    孔子云:何陋之有?

    一篇《陋室铭》李承乾背的极快,魏征挥笔急书之下,也来不及极其中内容,只是写完之后,再从头看一看,忍不住心头苦笑,暗道“上当”不已。

    李承乾奸猾似鬼,只余光一扫老魏脸上的苦笑,便知其已经看穿自己的目的,当下上前借着看字的架式把老魏挤到一边:口中言道:“魏伯伯这一手行书果真写的苍劲有力,夜魅,将魏伯伯这幅字找一石牌拓于其上,名字就叫《陋室铭》。”

    行书?老子明明写的是草书好吧!被挤开一边的老魏险些一口老血喷出去。

    不过没办法,写都写了,而且这篇骈体文如果不考虑‘惟吾德馨’四个字,或者这四个字不是用来形容李承乾的话,的确是一篇很好的骈体文,虽称不上绝代,但也可以算上精品。

    “殿下且慢,还是老臣全部代劳了吧!”眼看夜魅拿着墨迹未干的纸张就要离开,苦笑中的魏征出言制止道。

    “魏伯伯此言当真?”李承乾狐疑的看着老魏,生怕这老鬼拿回字之后给吞进肚子里。

    “君子有成人之美,殿下多虑了。”魏征一脸的无奈,决心以后这东宫,自己再也不来了。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