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60章 生命不息,折腾不止
        后世二十多年的教育,已经把李承乾脑子洗的与古人格格不入,所以他的一切行为在别人看来是那么的怪异与不合常理。

    李二陛下最近就一直在为这个儿子头痛,而且痛的厉害。

    那个所谓的‘城市管理纠察大队’似乎和庙里的和尚和杠上了,每天不断的例行检查,今天检查防火、明天检查防盗、后天检查防间谍,名目繁多的检查几乎搅得所有寺庙不得安宁,可是又没办法说他检查的不对。

    年初的时候,武德殿一场大火,把整间宫殿烧的片瓦不存,这还是因为那里平常住人,加上发现及时,所以才没有造成人员上的损失。

    而假如这场大火发生在人口稠密的寺庙里面,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呢?会有多少人葬身火海?

    防盗工作也是一样,寺庙里面有百姓布施的各种东西,大唐又没有银行,所以大量的财务就一直放在庙里,这是很容易招贼的。

    比如越州的云门寺就是一个例子,辩才老和尚因为一幅师父留下来的《兰亭集序》招了贼,字贴被抢走了不说,人还被气的一病不起,眼看着似乎活不过今年年末。

    这事儿已经从越州闹到长安,文化圈里沸沸扬扬谴责不休,但一直没个结果。

    喜爱书法的李二也为这事儿着脑不已,好不容易知道《兰亭集序》的线索,最终却是一个踪迹皆无的结果,为这事儿老李甚至直接下令流放了越州剌使。

    由以上两点就可以看出来,防火、防盗的重要性,所以面对检查,和尚没也没什么可说的。

    但十天之内,三天查防火、两天查防盗、四天查防间谍算怎么回事?

    而且检查完之后就下整改通知,没整改完之前不得有人进香、不得有外人入寺,这特么就是扯淡一样嘛。不就是十四万八千贯的银子么?至不至于费这么大的力气去折腾?

    所以,在寺庙被封了整整半年之后,普法老和尚最后几乎是哭着把十四万八千贯送进了宫里,终于是耗不起了。

    不过李承乾竟然这还不算完,这混蛋还打算再封寺半年,作为赖账的教训,如果不是被老头子强力制止,估计普法老和尚也要步辩才的后尘,被气得一命呜呼。

    当然,这半年多的时间,老和尚也没有放弃过告状下,御史们也曾数次弹劾‘城市管理纠察大队’执法过程中存在问题,但是其收收效甚微。

    ‘开除’两个字成了可以解决任何事情的灵丹妙药,告状?没问题,告谁就把谁开除,弹劾也没问题,咱还是开除他。

    最后,御史们也没招了,‘城市管理纠察大队’有上千人,一天开除一个也够开三年的,总不能三年什么都不干天天弹劾它吧?老和尚也是看出这一点,所以放弃了无谓的挣扎,直接把钱交了了事。

    不过这些钱一个大子儿都没落到李承乾手里,送进宫里之后就被李二直接拿去修大明宫去了。

    理由很简单,大安宫位置不好,夏天闷热潮湿,老老李住在里面不舒服。而李承乾作为大孙子,拿点钱出来给皇爷爷修座宫殿无论如何都是应该。

    只是为毛老爷子儿子孙子那么多,一定要老子来出这份钱?

    李承乾心里吐槽,但嘴上却不敢说,在老头子那里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回了‘兰若寺’越想越郁闷,总想找个地方发泄一下。

    可偏偏好死不死,现在的大唐异常平静,不管是内部还是外部,全都平静的如一潭死水,就算想找个人来踩踩都找不到。

    无奈的李承乾只能没头苍蝇一样在院子里乱转,在头皮都快要被抓漏的时间,终于被他想到一个折腾人的法子。

    于是乎,长安城开始流传一个消息,太子殿下自小因为偶然拜神仙为师,近日神仙师傅自仙界归来,带回神仙佳酿千余。其中普通仙酒千坛,上品先酒百坛,极品仙酒十坛。

    太子殿下自认福缘浅薄,未敢独享,特定于贞观五年上元节于迎宾楼拍卖,欢迎广大中外宾朋前来参与。

    仙酒!神仙!仙界!对于还处于封建迷信阶段的大唐来说,并不是什么不可相信的事情。

    伴随着拍卖会的消息,玉皇大帝、王母娘娘、九天玄女、四大天王、二十八星宿、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各路神仙鬼怪的传说也在长安流传。

    甘露殿中的李二揉着发涨的脑袋,对孙长皇后不断的抱怨着:“观音婢,你说说,这还像话么?堂堂一国太子,为了卖点酒,这都干了些什么。”

    “二哥,你就由他去吧。”长孙皇后浅浅一笑,扯过在榻上爬来爬去的李治抱在怀里:“这事情说起来,乾儿也是在为陛下办事呢。”

    想起李承乾当初的确是答应每年上交卖酒所得一百二十五万贯,李二顿时有一种进退维谷的感觉,脸上不自觉得的带上纠结的表情:“那也不能这样啊,他一个太子,净干些商人的勾当,这让天下人怎么想!天家脸面还要要不要!”

    “二哥,时下才是九月,想这些还为之过早,最多日后妾身找乾儿谈谈,让他莫要亲身参与便是了。”长孙皇后忍住笑意,慢慢劝说着李二。

    实际上作为李承乾的老妈,长孙如何能不知道这是李承乾在故意拱火,为的就是那被李二扣下的十四万八千贯。

    李二也知道,自己扣下儿子十多万贯的事情有些不地道,可是在还钱与头疼之间,他还是选择头疼。必竟头疼过段时间就会过去,十多万贯钱财却不是那么容易弄来的。

    而且李承乾那小子似乎是财神转世一般,似乎总有很多办法搞到钱。从当初放他去青州府开始一直到现在,不算他自己连花带用败出去的那些,单单被扣下来的钱就已经不下五十万贯。

    这笔钱对于大唐一年的赋税来说,或许并不算什么,但如果考虑到这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娃娃偶然因为缺钱,随随便便鼓捣出来的,那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了。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