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40章 称心
    ‘兰若寺’外面,汉王李元昌见到李承乾的第一眼,便急忙上前:“小王李元昌,见过太子殿下。”

    “承乾见过元昌王叔。”忍住心里的腻味,李承乾还了一礼。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李元昌依礼前来,他李承乾怎么也要出来迎接一下,否则的话,会有人传出闲话,说他李某人不敬长辈就不好了。

    然而让李承乾有些意外的是,李元昌竟然再次施了一礼,一脸认真的表情:“从前之事,元昌多有错处,还请太子殿下见谅。”

    事有反常必为妖,李承乾虽然不知道李元昌什么意思,不过还是暗中提高了警惕,同时上前把他扶住,不让他把礼施完:“元昌王叔言过了。”

    这些礼数上的东西,平日里都有教习教过,应付起来自然不是什么难事,几番推让之下,两个各怀鬼胎的家伙就开始把臂言欢,看上去就像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

    待进了‘兰若寺’分宾主落坐之后,又是一番寒暄,没有营养的话说了大概有盏茶时间,直到最后说无可说,沉默中,李元昌轻咳一声:“承乾,前些日子,我在无意间得了一个尤物,不敢独享,特地给你送过来。”

    尤物?李承乾愣了一下,难道是前段时间因为林豆豆的事情让这家伙误会什么了,否则干啥没事儿给自己送女人?

    “称心,你过来,见见大唐太子殿下。”就在李承乾瞎琢磨的空当,李元昌对着站在门口处的一个宫装女子招了招手,说了一个让人心惊肉跳的名子。

    “奴婢称心,见过太子殿下!”宫装女子款款而行,到了李承乾前面大概十余步外,微微蹲身施了一礼,样子说不出的妩媚,如果不是李承乾早就知道这个是男的,只是也会春心萌动。

    “怎么样?是个尤物吧?”李元昌脸上挂着猥亵的笑意,看着有些发呆的李承乾,挑了挑眉毛。

    “元昌王叔,如此美人,你是从何处得来啊?”将目光从称心的脸上移开,李承乾装成漫不经心的样子问道。

    “美人?嘿嘿……,承乾,你好好看看,他是男的还是女的。”李元昌的笑更加邪恶,指着站在原地,有些羞涩的称心,嘿嘿怪笑着说道。

    “男的?”李承乾装出一副惊愕的表情。

    “承乾,你还不知道吧?这**可是别有一番滋味,我跟你说……”整整用了一盏茶的时间,李元昌把自己的经验说的天下没有,地上无双,丝毫不顾李承乾已经听得昏昏欲睡。

    作为一个后世穿越众,什么招式没有听过见过,伪娘之类网上更是多不胜数,想要炫耀李元昌差的还真不是一点半点。

    在后世读大学的时候,有一个室友就有伪娘潜质,虽然没见过其换女装,但那一手的兰花指,到现在李承乾也是忘了不了。

    所以对称心,李承乾惊讶的也只是这个名子而已,对于他本人却并没有什么感觉,甚至在李元昌吹牛逼的时候,他还在恶意的想,会不会这称心就是他那个室友穿越来过的。

    一个时辰之后,目的不明的李元昌吹够了牛逼,心满意足的离开,称心则被他留了下来,声称如果李承乾不要,那就将其打死扔进护城河。

    于是,‘兰若寺’里就多了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家伙,整日里嗲声嗲气的跟在李承乾的后面走来走去,惹的夜魅和杨雨馨每天白眼不断。

    而在两天之后,李承乾也有些受不了了,出于对历史名人的好奇,他留着称心在宫里待了两天,现在看也看的腻了,是该让这家伙去干点正事儿了。

    “称心,这两天在宫里住的还习惯吧?”找了一个机会,李承乾把称心叫到跟前。

    “回殿下,习惯的。”称心说话间表情带着一股幽怨,看的李承乾打了一个激灵。

    真是太娘了,尽管李承乾知道这家伙是个男的,但看他的表情和动作,还是忍不住让人生出一股我见犹怜的感觉。

    好半晌,李承乾摇摇头从回过神来,盯着称心缓缓说道:“本宫有一个问题要问你,你要好好考虑,想好之后再回答,明白么?”

    “奴婢明白,殿下请问吧。”

    “很好,那你能不能告诉本宫,汉王李元昌把你送给本宫,目的是什么?”李承乾双眼紧紧盯在称心的脸上,注意着他表情的每一丝变化。

    “殿,殿下,奴,奴婢……”称心脸上闪过一丝愕然的表情,有些呐呐不知所言,吞吞吐吐半天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说!”李承乾心中一动,暗道这其中果然是有猫腻。

    “殿下。”称心脸上飞起两朵红云,看着去有些娇媚,犹豫了一会儿才迟疑的说道:“汉王殿下让奴婢好好伺候太子殿下,说,说是,最好让殿下爱上奴婢。”

    真特么日了狗了,李承乾暗中骂了一句。让自己爱上一个男人,这特么李元昌的确是够奇葩,而且心计也够毒够狠。

    曾经的历史上,李承乾的确应该爱上过称心,而且在称心死了之后不惜和老头子顶牛对着干,也要为其竖碑立转。

    难道曾经的那段历史也是李元昌在其中搞鬼?又或者另有他人?称心这样的伪娘应该是经过特殊培养的,而能培养出这样的一个人,似乎又不是一般的势力能够做到的。

    李承乾前天问过称心,得到的答案是教坊司中的嬷嬷把他教成这样的,可是正常情况下怎么可能有嬷嬷把一个男孩教成女孩?这里到底藏着什么样的阴谋?

    愣愣的,李承乾足足发呆了有半个时辰,怎么也想不明白,这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在进行操作。

    而实际上,如果李承乾拿着这个问题去问一问长安城的那些纨绔就会知道,**的培养在教坊司中一直都存在,主要是为了迎和一些大贵族或者世家、世族的需要。

    必竟在大唐的时候,魏晋之风还是颇为盛行,同时从魏晋时传下来的喜狎**的爱好也在世家、士族之中流行,并且被引为风潮。

    只是这种风潮似乎已经渐渐不被世人所接受,所以慢慢的转到暗处,只是并没有消失而已。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