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37章 丧心病狂
        “父皇,您还别不信,就这一小坛酒,低于五万贯我都不卖。这可是最顶级的好酒,每年只有十坛的产量,再多一滴都没有了。”李承乾指着一边桌上人头大小的酒坛,张嘴就开始吹牛逼。

    当着老头子的面,吹牛逼的机会不多,李承乾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时间牛逼吹的山响,听的李二目瞪口呆,长孙瞠目结舌。

    喝过两杯酒已经满面通红的方老太监更是一个劲的舔嘴唇,看样子恨不能把刚刚的酒杯拿来过再舔上两口。

    酿酒的粮食,要求每一穗稻米的数量都是一样的,而且要求稻米的颗粒也同样要均匀无比,大小一至。选出稻米之后,由十四岁以下的纯洁处子,以樱唇贝齿将稻壳去掉……等等。

    按李承乾所说,一坛酒,从选料,到加工,再到封存,工艺不下数百道。千年人灵芝、百年人参、十年鹿茸……各类名贵中草药数不胜数。

    不过配方嘛……不足为外人道也。

    这一番演讲,李承乾算是彻底过了瘾,整整吹了大概一个时辰,说的嘴角冒白沫,才堪堪住了口,拿过已经凉了的茶水,大大的灌了一口。

    “怎,怎么会如此糜费?这酒……”长孙皇后已经不知说什么才好啦,一惯简朴的她完全想不到为了一坛酒竟然会如此繁琐,而且糜费甚多。

    李二则轻轻拍了拍老婆的手,若有深意的看着李承乾:“这酒真就只有十坛?”

    “父皇,这最上等的,只有十坛,每坛价格五万贯;还有次一等的,年产百坛,每坛价格一万贯;至于最下等的,年产千坛,每坛价格一千贯。”

    “两百五十万贯!”李二概至的算了一下全部卖出去的价格,随后淡淡问道:“你真的以为我大唐百姓能消费的得起这么贵的酒?”

    “啊?大唐百姓?这酒根本就不是在大唐卖的。”李承乾想了想,刚刚似乎吹的太嗨,忘记了一些事情,于是补充说道:“父皇,大秦、大食、吐蕃、吐谷浑还有高句丽、新罗、百济等等,这些国家有钱人太多了,五万贯买一坛限量版的大唐美酒对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

    “那些异族需要的是身份、是体面,庆典的时候,能拿出大唐的限量版美酒那是何等的荣耀,区区几万贯他们还是出得起的。”

    “这五万贯,卖的不单单是酒,还有权利和地位。在打开这坛酒的时候,就会想起,普天之下,最多只有九个人会与自己一样,那种独一无二的感觉,决不是五万贯能买回来的。”

    又是盏茶时间过去,李二长长的叹了口气,一时间竟然不知应该说些什么。

    因为在李承乾结束这段话的同时,他甚至想把这些酒全都留下,一坛都不卖。

    可是,这可能么?只要是混小子亲自经手的事情,用屁股想都知道其中一定会有问题,而且他说的越好听,说的越认真,这里面的问题就越大,谁要是把他的话当成真的来听,那就是天下最大的傻子。

    于是,李二问了一个很他最关心的问题:“太子,你就直接跟朕说,这些酒的成本一共是多少。”

    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打算听到一个惊天的价格,必竟全部卖出去就可以收获二百五十万贯,这成本必定不会太低。

    甚至长孙也把目光投向李承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准备听一个惊天的数字。

    “两万贯?”李二看着儿子伸出来的两根手指,轻轻点了点头。

    两万贯的投资,换取两百五十万,百倍收益,挺不错了。

    结果,李承乾摇了摇头,表现老头子猜的不对。

    “二十万贯?”长孙皇后追问一句。

    “不是,高了。”李承乾继续比着两根手指,犹豫了一下,和老李和长孙对视一眼:“两,两贯!”

    李二感觉李承乾已经疯了,又或者是自己已经疯了,两贯钱的东西,这个混小子竟然敢卖出两百五万贯的价格。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如此疯狂?以两贯钱的投资,换回一万两千五百倍的收益,真不知道这混小子脑子是怎么长的,为什么会有这样奇葩的想法?这特么可能实现么?

    长孙皇后已经没什么想法了,只感觉这个世界已经没什么东西可以阻止儿子继续折腾下去了。

    先是折腾‘兰若寺’,然后折腾东宫,接着是山东,再然后是整个大唐,到后来的倭国、突厥、吐蕃。

    现在,已经没什么地方是他没折腾到的了,混小子开始把目光投向更加广袤的世界,大秦、大食那些远在万里之外的番邦也没有逃出他的手心。

    想当年,李二带着她纵横中原大地,横刀立马,誓要斩尽天下豪杰,要让她成为中原大地上最尊贵的女人。

    现在看看,和儿子一比,老头子当初的志向好像小了些,眼光也狭隘了些。

    难道这就是青出于蓝?或者长江后浪推前浪?

    大唐有没有粮食酿酒的问题已经没人考虑了,两贯钱才能买多少粮?现在已经是贞观四年,粮价已经掉到四~五文钱一斗,按斤算的话,两贯钱能买六千多斤。

    大唐现在差六千多斤粮么?不差吧?每个月从南边运回来的稻米都不下百万斤呢。六千多斤粮算什么,就算是一坛都卖不出去,最多当成喂狗了,一点都不心疼。

    而且就凭李承乾那张破嘴,死的都能说成活的,根本就不存在卖不出去这回事儿。

    两百五十万贯,就算是一半,也有一百二十五万贯,这是多少钱啊?攒上几年就可以在龙首原另建一座大明宫了吧?

    还有,洛阳的九成宫也要修一修,钱也要从这里面出。

    一年一百二十五万贯,十年一千二百五十万,一百年……,不得不说,李二现在想的有些多。

    但是很快李二就想到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为什么要分给李孝恭一半呢?那家伙只是投了二十五万贯而以,十分之一的钱,就想拿走一半的利润?天下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好的事情……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