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36章 天价
    李二回过神,面露不悦之色,沉声问道:“你又去找那些和尚了?”

    “没有,父皇不是说了少林于国有功么,儿臣怎么可能再去干那逼迫忠良之事!”李承乾当即摇头否认,这事儿他可担不起,也不想担。

    “没有,那你这二十五万贯从何而来?”李二虽然是皇帝,但他同样也是一个父亲,虽然很多时候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情,但正常父母的心理却不会变。

    对于李承乾手中突然一下子有了那么多钱,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混小子是不是又搞什么歪门斜道去骗人了。

    至于说被别人骗……根据以往的经验,只要李承乾不去骗别人,‘别人’就应该在家里烧高香了,跑来骗他?嘿嘿……

    李承乾不知道李二是怎么想的,但从老头子的眼神中却完全可以看出来,当下便解释道:“儿臣刚刚跟河间王叔做了一笔小生意,这二十五万贯是河间王叔的投资,算他五成干股。”

    “小生意?什么样的小生意五成干股就要二十五万贯?”长孙皇后忍不住插言说道。

    “卖酒!”

    “嘭”,李二一巴掌拍在面前小几之上,怒声斥道:“胡闹,你要卖多少酒才能卖出二十五万贯?而且我大唐现在粮食并不富裕,还没到全都拿来给你酿酒的程度。”

    长孙皇后了同样瞪着李承乾,似乎在埋怨他不懂事,因为对于人均生活水平还在温饱线以下挣扎的大唐来说,用为数不多的粮食用来酿酒的确是有些奢嗜的过份了。

    “父皇、母后,你们搞错了,事情不是像你们想的那样。”李承乾在作这件事情之前,早就已经深思熟虑过,对李二与长孙所顾虑的事情,也都有自己的考量。

    所以,在对李二和长孙解释了一句之后,他就示意站在一边的宫女去把门外侍卫抱着的一小坛酒拿了进来。

    接着一番折腾,先是倒出一盏递给方老太监,比了个请的手势。

    宫里规举多,并不是李承乾拿来的东西就敢直接送给李二吃喝,哪怕是再亲近的人,拿来的东西必须经过有人试吃才可以入李二和长孙的口。

    这也是为什么李承乾才会将第一杯酒送给了方老太监的原因。

    “行了,别玩儿那些花架子,快点拿过来。”看着一脸陶醉的方老太监,李二哼了一声。

    这酒真是太香了,宫中那些御酒跟这个比完全就是个渣。

    李二也是武人出身,酒这东西也是他的爱好之一,乍一闻这味道就知道是好酒,再看方老太监一边陶醉的闻着酒气,一边呆呆的看着酒盏里的酒,更是心痒难耐。

    “陛下,还是老臣先试试,试试。”

    方老太监能常年跟在李二身多,那是多机灵的一个人啊,明知道这酒李二喝了之后必然再也没有他的份了,哪里还有犹豫,说了两声‘试试’之后,一仰头就把盏中大概一两左右的白酒全都干了进去。

    咳,咳咳……

    一两多的高度白酒,直接一口闷进去,对于一个从来没有喝过高度酒的人来说,和毒药没什么区别。

    所以方老太监这酒虽然尝了,但尝的不多,大多数都被他给喷了出去。

    一时间,所有人脸色都变了,齐齐把目光盯在李承乾的身上,似乎只等李二一声令下就把将其拿下治罪。

    “怎么回事儿?”李二脸色阴沉的问道。

    虽然他不相信李承乾敢对他下毒,但方老太监的表现的确太怪了,让他很难再相信自己的判断,能保持镇定继续坐在那里发问都是涵养好的表现了。

    “臣,臣……”方老太监伸着舌头,一张老脸被呛的通红,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父皇,这酒太烈,只能小口的抿着喝,老方……”李承乾很随意的端起一杯酒,轻轻抿了一口,哈了一口酒气,鄙夷的瞥了一眼方老太监:“老方从来没喝过这么烈的酒,又喝的太急,他是被呛到了。”

    嗯?李二愣了一下,扭头看看方老太监,发现这老货的表现的确和第一次喝酒的人差不多。

    而且方老太监虽然脸憋的通红,但却没有想任何中毒的表现,听完李承乾的话之后,虽然觉得有些尴尬,但也是不断点头,意示的确是自己被呛到了。

    长孙皇后在看到方老太监最后点头的表现之后,也是长长舒了一口气,狠狠的瞪了李承乾一眼,意思是:你等着,回头看老娘不扒了你皮!

    “行了,把酒给朕端过来。”李二此时也是看出了门口,松了口气的同时,肚子里的酒虫又开始翻腾起来。

    “陛,陛下,还是老臣再尝一次吧,刚刚没尝清楚。”缓过劲来的方老太监一边把酒端给李二和长孙,一边依依不舍的看了不远处的酒坛一眼。

    “老方,本宫不胜酒力,这一盏归你了吧。”等到老方把酒都递过去,李承乾将自己的酒杯放到方老太监手中,有些惋惜的说道。

    没办法,长孙一直在那里盯着呢,这酒自己要是真敢喝进去,估计要挨一顿好揍。

    “好,好酒,果真是好酒。”学着李承乾的样子,李二同样轻轻抿了一口盏中清洌的酒水,第一次尝试高度酒的皇帝陛下同样被辣的满脸直抽,半晌之后方才长长呼出一口气,叹了一声好酒。

    长孙皇后却只是轻轻沾了沾唇,就把酒放到了一边不再去碰:“二哥,这酒果真是太烈,臣妾很难驾驭呢!”

    “父皇,这酒后劲甚大,还是少喝一点为好,而且喝的时候最好吃些东西。”眼看老头子一口一口喝个没完,李承乾不由出声劝阻,生怕老头子喝多了,没办法谈接下来的事情。

    “唔。”李二不可置否的答应一声。

    刚刚的浅尝已经让他适应了这酒的烈度,一仰头将杯中剩下的一半全部倒进嘴里,又憋了半天才呵出一口酒气,缓缓问道:“这就是你要卖的酒?”

    “回皇父,正是。”

    “这酒的确不错,是好酒,只是……价钱怕是不便宜吧?”李承乾心有多‘黑’,李二多少有自己的考量,知道应该不会便宜了,便试着问了一句。

    “父皇,您刚刚喝的那一杯,价值二百五十贯。”

    “咳……”李二被李承乾说的价格吓了一跳,咳了半天,用吃人的眼神死死盯着李承乾:“你再说一次,多少钱?”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