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35章 惊讶的李二陛下
    在大唐,因为技术和工艺等原因,酒的颜色一直不是很好看,民间能买到的一些酒大多都是浑浊不堪,而且颜色各异。

    这是因为过滤等一些细节上的问题造成的,在没有改变酿酒工艺的前提下,以当时的背景来说,根本无法避免的。

    而李承乾存的这一批酒采用的是蒸馏方式酿制,与大唐以往的发酵酿制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度数高低不说,单单是色泽就已经完全碾压大唐一切已知和未知的美酒佳酿。

    清彻而透亮的酒液,在阳光下从坛口可以直接清晰的看到坛底,酒中没有一丝的杂物,如果不是浓郁的酒香引的人垂涎欲滴,单看颜色,李孝恭甚至以为自己看到的是一坛清水。

    至于味道,那就更不用说,醇厚、甘洌,入口一股辛辣,但却回味绵长,与三勒浆等一些所谓的烈酒相比,那就是一在平地一在天的区别。

    当然,站在平地上的是三勒浆等一系列的所谓烈酒。

    白活了,前面好几十年真是白活了。

    李孝恭一边摇头,一边叹气,看着几乎堆满整间大殿的大酒坛子,恨不能醉死其中,再也不出来。

    “臭小子,你就让老夫在这里干喝?连点菜也不管?”在李承乾的指导下,小口呷着杯中美酒,李孝恭有些不满的问道。

    “王叔,咱是来谈生意的,不是来喝酒的,我都答应让您带走两坛了,您还想怎么样?”李承乾刚刚劝说说完这老货,让他放弃了拿走一半的想法,没想到,这老货又开始出妖蛾子。

    这破地方,四下里荒草萋萋,要情调没情凋,要景致没景致,蹲在这里喝个毛的酒。而且自己还是小年青呢,连背着长孙在外面喝酒都不敢,在宫里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与其看李孝恭那老货美酒佳肴的享受着,真不如大家一起站在这里吹冷风来的痛快。

    “谈个屁的生意,刚刚不是已经谈完了么?二十五万贯,明天你就去我府上拉钱。”李孝恭到底是个武夫,不习惯文人那种慢条丝理的说话方式,尝过酒之后,认为这东西可以卖个好价钱,当下就直接拍了板。

    二十五万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虽不能说九牛一毛,但决称不上伤筋动骨,前段时间的印书生意让他狠狠发了一笔‘小财’,这二、三十万贯的投资,已经不被放在眼中了。

    再说李承乾虽然坑他不少次,但在赚钱的方面,却还是挺靠谱的,每一次的承诺都得到了兑现,从未食言过。

    “王叔这是同意了?”李承乾以为李孝恭这老头子怎么也得和自己再磨叽几句,结果没想到这么痛快就谈妥了,当真让他有些意外。

    “废话,没听说明天让你去拉钱么?记着,弄些大点的马车,别抠抠搜搜的用你那破马车装,老夫可没兴趣在钱库等你搬上好几天。”

    “没问题!”李承乾脑袋一点,扭头看向刚刚搬酒的那个叫四娃的护卫:“去套车,把河间郡王的酒搬到车上,郡王要回府了。”

    李孝恭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端着酒杯愣了半天,才说道:“哎哎哎,我说你过河就拆桥是吧?老夫酒还没喝完一杯呢,你就赶老夫回去?”

    “王叔可以回去慢慢喝!”李承乾抓过放在桌上的酒坛子,塞进李孝恭身边一个护卫的怀里,一副恨不得立刻就赶李孝恭离开的样子。

    “好,算你小子狠!”李孝恭咬咬牙,面对李承乾,他是一点招都没有。

    这小子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同时在程妖精那老货身上学会了滚刀肉的手段,如果真和他一般见识,被气死了都没有地方说理去。

    片刻之后,李承乾将气鼓鼓的李孝恭打发回府,又让侍卫提了一坛酒,再一次掉头直奔老头子的甘露殿。

    二十五万贯不是个小数,东宫着实没有地方放那么多钱,所以他必须去找再去找老头子一次,借用内库的地方,存放他的老婆本。

    “诶,你怎么又回来了?”甘露殿中,李二正在和长孙两个泡功夫茶解闷儿,看到李承乾有些奇怪的问道。

    “儿臣见过父皇、母后。”看着老头子和老妈两人中间的那一套十分眼熟的紫沙茶具,李承乾眼角抽了抽,脸上带着恭谨的笑容:“父皇,儿臣打算在内库借个位置,放些钱财。”

    长乐那小丫头片子,竟然拿他的一套茶具,从老头子那里换了一幅老头子亲笔写的《水调歌头》,然后又拿着跑到他那里炫耀,简直让人忍无可忍。

    一幅《水调歌头》而已,咱也会写,虽然字丑了些,但怎么说也是正版啊!至不至于拿大唐只有一套的茶具去换?

    “借内库的位置,你有多少钱,还需要放在内库里面?”长孙皇后与李二对视一眼,有些好奇的问道。

    “二十五万贯。”

    “噗……”一口茶水被李二喷了出去:“你刚刚说多少?”

    “二十五万贯。”李承乾比了一个二,又比了一个五。

    李二彻底无语了,瞪着李承乾半晌没吱声,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怪异,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哭,当然还有愕然、佩服、郁闷等等。

    这才多长时间啊,从他刚才离开到现在,好像还没到一个时辰吧?这么短的时间就搞回来二十五万贯,这特么也太快了,就算外面地上铺的全是钱,出门就能捡到,也捡不了这么快啊。

    长孙皇后也在发愣,认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因为就在刚才,李二还和她说起李承乾坑了和尚们十四万贯的事情,但是却没有拿到钱的事情。

    怎么一转脸,老母鸡变鸭,整了个二十五万贯出来,这个又是什么钱?什么时候钱这么好赚了?出去转一圈就有二十五万贯。

    “父皇?!母后?!你们怎么了?”李承乾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给这一对夫妻带来多大的惊讶,只是见两人瞅着自己发呆,有些莫名其妙,忍不住出声呼唤。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