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32章 生意(上)
    李承乾到甘露殿的目的是为了出气,他知道手头上这十几万贯的帐务有些不清不楚,自己找老和尚要,那指定是要不出来。

    可是如果真的只要四万八千贯回来,他又觉得有些亏,必竟谁和钱也没有仇,有十几万贯,怎么可能只要几万贯。如果他这么干了,别说自己,只怕老头子都会瞧不起他。

    所以思前想后,他就想了个损人不利己的法子——把帐务转到老头子名下。

    反正老李同志修大明宫没有几百万贯怕是根本就不够,这十几万想来老头子一定不会放过。

    只是这样一来,他自己只怕是一分钱也别想拿到,修建医学院的钱又没了着落,必须另外想办法解决。

    “喂,你小子怎么又走神,说话一半有意思么?”一个大巴掌拍到肩膀上,把李承乾吓了一跳,抬头发现李孝恭这个不着四六的老货,已经在咬牙切齿。

    “王叔知道这次远征突厥的时候,用过一种消毒用的酒精吧?”李承乾收摄收神,重新理顺一下思路,抖了抖被拍的有些发麻的肩膀。

    该死的老货,手劲也忒大了,根本不考虑自己这个小年青受不受得了他的大巴掌。

    “知道,听说很有用,所有用那东西消毒的军卒好像都活的挺好,一个伤口发炎的都没有。”

    “王叔觉得生产酒精的生意是否做得?”

    “少扯蛋,那东西很快就会被列为重要的军事物资,由大唐工部专门生产,想用它赚钱,做梦去吧。”李孝恭嘿嘿一笑,给李承乾泼了一大盆的冷水。

    “啥?军事物资?我咋不知道?”作为大唐唯一一家生产酒精企业的幕后老板,李承乾无比的关心自己这个产业,怎么可能不知道酒精而选为军事战备物资的事情,只不过是揣着明白装糊涂,逗李孝恭开心罢了。

    “你知不知道有啥用?这和你又没关系。怎么?你搞到酒精的配方了?”李孝恭鄙夷的看了李承乾一眼,这小子因为前段时间折腾的太欢,已经被老李排斥到核心圈子之外了,竟然记吃不记打,又想要开始折腾。

    李承乾对这种事情能说什么,老头子既然没叫他去议事,分明就是暂时不打安排他差事,继续让他远离核心圈子的作法。

    这是在警告李承乾,同时也是在警告一些和他走的近的官员,如果真在这件事情上斤斤计较,那才真正的白痴行为。

    挨打要立正,有错要改正这种事情李承乾打从刚刚穿越的时候就会,皇帝老子的批评教育如果不虚心接受,会有什么后果,历史书上早就记了不少,完全没有必要再去亲自体验一次那种感觉。

    但是不管老头子的作法如何,那都是他们父子之间的事情,李孝恭这样兴灾乐祸是不对的,尤其在他还是一个长辈的时候。

    所以,李承乾啧了一声,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对李孝恭说道:“河间王叔,难道你不知道工业区里的酒精工坊是小侄我的产业?”

    “酒精工坊是你的产业?”李孝恭愣了一下。

    李承乾点点头,摊开双手说道:“是啊,本来我打算把这工坊低价抵给王叔你一半,到时候咱们叔侄联手,狠狠发上一笔,现在看来……完蛋喽!”

    李孝恭脸色一变,是的,的确是完蛋了。

    酒精这种已经被证实有医疗用处的东西,打起仗来自然是不可或缺,如果掌握了这东西的拢断生产,发财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但是,因为信息不对称等原因,李孝恭前几天根本就不知道酒精工坊是李承乾的产业,所以在议事的时候很直接的投了赞成由工部生产酒精的提议。

    然而,拢断生产的计划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李承乾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时间太晚,一切都已经无法改变,这对李孝恭这样的老财迷来说,简直比杀了他都要难受。

    “河间王叔脸色这么难看?莫非是身体不适?”李承乾当然知道这个财迷的老家伙想的是什么,刚刚说的那些也不过是在故意逗他,为了报复那鄙夷的眼神而已。

    酒精固然是好东西,但市场终归太小,而且自己生产东西,然后自己买回来,算特么怎么回事!

    不过李孝恭这样的老家伙也并不单纯,斗心眼儿这样的事情或许短时间反应不过来,但看到李承乾那种小人得志的表情,哪还有不知道他是在故意放刁的道理

    于是,大巴掌再次拍到肩膀上,李孝恭黑着一张脸,凑到李承乾面前:“臭小子,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再拿老子开涮,当心老子把你弄进宗正寺好好待上几天。”

    “别别别,河间王叔,说归说,闹归闹,你咋还急眼了呢。”李孝恭提起宗正寺,李承乾才想起来,这老货现在还是宗正寺的大宗正,只要是宗室子弟好像他都能管。

    “你小子拿老夫开涮,最后反而成了老夫的不是,当真是后生可畏!”李孝恭阴着脸嘿嘿的笑着,字字句句都带着一股子威协的意思。

    “二十万贯,五成份子,一桩和酒精有关的生意,王叔觉得如何?”闹腾的差不多了,李承乾也知道,再逗这老货,弄不好真会急眼也说不定。

    “啥?二十万贯?你怎么不去抢!”李孝恭被吓了一跳,声音高了不止一个八度。

    这小子刚刚从老和尚那里坑了十多万贯,转过头又跑到自己这里再搞二十万贯,这特么是要干什么?准备拿钱造反么?

    最关键的是,啥生意能值二十万贯,而且还只有五成的份子,这简直和没抢没啥区别嘛。

    “二十万贯也值得我去抢?您那眼界也太窄了吧?”李承乾嘿然一笑,往李承乾跟前凑了凑,低声说道:“河间王叔,您别告诉我那酒精您没喝过。”

    “喝?那东西喝完之后头疼的要死,谁会喝那东西,你可拉倒吧你!”认真的听完李承乾的话,李孝恭一颗心拔凉拔凉的,原本还以为李承乾真有什么好计划,结果没想到竟然是这个。

    他李孝恭这么好奇的人,怎么可能没喝过酒香四溢的酒精,可头疼了三天三夜的事情让他这辈子都不想再提起这件事情。

    至于说把酒精当酒来卖,李孝恭认为,李承乾一定是疯了,而且还疯的不轻。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