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412章 别具一格的人材选拔方式 (上)
    因为李承乾的一个念头,左武候卫开始像疯子一样在长安城的东、西两市到处抓胡商,闹的整个长安城所有西域胡商人人自危,甚至就连一些经常和胡人作生意的汉人也是个个胆战心惊,生怕惹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而在东市的迎宾楼里,件事的始作俑者李承乾却惬意的一边品着葡萄酿,一边与长孙冲谈论着这次抓人的事情。

    “高明,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如果再找不到你要的人,东、西两市的市署怕是要去京兆府告我们了。”把李承乾递过来的酒一饮而尽,长孙冲有些抱怨的说着。

    “那就让他们去告,你只要把人全弄回来就好。”李承乾慢条斯理的端起杯子,将葡萄酿略一沾唇后,便轻轻放下。

    虽然他现在已经十二岁了,但只要一天没有成年,老妈的禁酒令就一天有效,所以虽然看着长孙冲一口一口往灌份外眼馋,但也只能轻轻抿上一口,不敢多喝。

    “不是,你到底要干啥说说不行么?这样没头没脑的抓人,到底啥时候是个头儿?”长孙冲吐槽似的说着。

    “说了你也不知道,告诉你又有什么意义?”李承乾翻了个白眼,鄙夷的对长孙冲说道。

    “你不说又怎么知道我不知道?我也是读书人好吧,别总是那么瞧不起人。”长孙冲说的有些心虚,李承乾过目不忘的本事他听自己老头子说过,要比学问,虽然他读的书不少,但还真就不一定能比的过他这个表弟。

    “玻璃,你知道么?”李承乾并没有像长孙冲想的那样去鄙视他,而是很痛快的说了一个他根本理解不了的词汇。

    “玻璃?那是个什么东西?人?还是物件?”长孙冲皱着眉想了想,确定自己从来没有听过这个词,不由开口问道。

    李承乾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看着长孙冲笑了笑,然后解释道:“准确的说,是琉璃的一种,样子你可以想像成无色的琉璃就好。”

    长孙冲眼睛一瞪,狡辩道:“呃,那你说琉璃不就好了嘛,干嘛非说是玻璃!”

    “金银花也是药材的一种,如果不说清楚,只说买药,你知道买什么么?”李承乾不甘示弱的回瞪长孙冲,将他的狡辩驳了回去。

    “那,那……”长孙冲被李承乾堵的哑口无言,‘那’了半天,也没‘那’出个结果,最后只能无奈的蹲在一边闷头喝酒。

    “明天再抓一天,然后就收工,不抓了。”看着外面乱糟糟的样子,李承乾也知道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儿,拍拍长孙冲的肩膀,说了一句说他比较安心的话。

    “表弟,我可跟你说,这事儿如果惹出麻烦,你可要给我兜着,否则将来再有事儿你可别想哥哥我帮你。”长孙冲喝的舌头有些大,但却并没有迷糊,还知道跟李承乾讲条件。

    “行,出了事儿都算我的。”李承乾随口敷衍着,将长孙冲应付过去。

    反正将来出了事他们两个都是一条绳上的蚱蜢,李承乾挨板子,他长孙冲也好不了,长孙无忌如果不揍他,都特么出鬼了。

    时光流转,一天时间转瞬即逝,时隔两年之后,左武候卫大牢又迎来的李承乾的身影,只是这一次他面对的是胡商,而不是那一批倭国小矬子。

    “表弟,所有人都在这里了,你打算怎么搞?”等在左武候卫大牢的长孙冲看到李承乾,立刻迎了上去。

    老头子不在家,左武候卫几乎成了孙长冲的天下,必竟这些大头兵都在人家老爹手下混饭吃,谁的面子不给,大少爷的面子多少也得给些。

    “表哥,咱们提前说好了,一会儿我挑人,你可别跟我抢,否则别怪表弟翻脸。”李承乾进了院门,先是扫了一眼院子里满满的几百号西域胡商,随后扭头朝长孙冲半真半假的说道。

    “这个你放心,我决不跟你抢。”长孙冲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个脸的坏笑,中间夹杂着兴灾乐祸:“我这次是听命行事,执行的是太子令谕,别的一概不知道。”

    “我知道,不就是事情通过京兆府闹到刑部去了么!放心,本少爷扛得住。”守着‘第七小组’的探子,李承乾得到的消息并不比长孙冲少,甚至他还知道有三十七本弹劾奏章摆在老头子的案头。

    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抓的都是胡商,不是大唐子民,在没有完善的地域经济意识之前,这样的事情根本不会有人在乎。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思想目前来还是主流,异族的商人更是为世家、士族所不齿。

    而那些弹劾的内容,主要也是说太子品行不端之类,完全就是那些御史们为了表现自己没有消极怠工,没有辜负皇帝陛下的信任,为了弹劾而做出的弹劾而已。

    撇下自以为得计的长孙冲,李承乾调头来到数百挤在一起的胡商跟前,轻咳一声说道:“你们大多数人应该都在大唐待过很长时间,想必应该能听懂本公子说的话,对吧?”

    被无数横刀逼着,挤在一起的胡商纷纷点头,却不敢说一句话,生怕惹怒了面前这位不知来历的小祖宗。

    李承乾很满意这些胡商的表现,点点头说道:“很好,本公子需要有会烧制琉璃的人,有会的自己站出来。”

    这一次没人说话,也没人点头,数百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站出来可以,但是费了这么大的功夫,抓了这么多人来真的就是为了找人烧制琉璃?

    如此简单的事情,抓人之前随便问问也能知道啊,根本不用费这么大的力气。

    李承乾没有耐心等着这些胡人‘对视’出结果,十来个呼吸之后,见没有人出来,笑容渐渐冷了下来,阴着脸说道:“没人会么?如果没人会的话,你们今后的生活恐怕只能在后面这座终年不见天日的大牢里度过了。”

    “我,我会一点。”一个长着大胡子的胡人在人群中缓缓举起了一只手,并且一点点挤出人群,站到了最外围。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