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89章 突厥使臣
    随着时间的流逝,正月很快就要过去,身处驿馆一直没有得到接见的执失思力愈的觉得不安起来。

    因为一场小小的争执,死掉使团的副使以及四十来个手下,求告无门之后给大唐的皇帝陛下递了折子,希望能够得到尽快的处理。

    当然,折子递上去的主要目的还是求饶,希望大唐皇帝陛下看在使团已经死掉一半的份上接见于他。

    可是现在时间已经过了十多年,还是一点消息没有,死了的四十来人已经拉到城外烧了,打算回头把骨灰带回大漠。

    没办法,大唐的土地不葬突厥人,放在驿馆也不是办法,虽然天气还没有转暖,但是和四十来个死人待在一起,总也不是个长久之计。

    执失思力现在十分担心草原上的情况,天气转暖冰雪融化之后,大唐的将军们必然会对颉利展开合围之势,到时候一旦合围成功,突厥汗国只怕就要去历史书里找了。

    可是他现在真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求见皇帝被拒绝,去兵部求见兵部尚书候君集也被拒之门外,大唐其他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的将军们也都在突厥打仗,若大的长安城,连一个能帮他说话的人都没有。

    “俟斤大人,门外有一个唐人要见您,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就在执失思力心情郁闷,打算抽刀子捅人的时候,门外的一个亲兵走了进来。

    “唐人?没说有什么事么?”执失思力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那人说要见到俟斤大人之后才说,我们也就没敢多问。”执失思力的亲兵们经过了流血的一夜已经学乖了,看到唐人再也不敢牛逼哄哄的装逼,哪怕门前有个唐人乞丐蹲着要饭,他们也只能忍着,不敢上前驱赶。

    执失思力搓着下巴在房间中转了两圈,犹豫良久才缓缓说道:“那就让他进来吧,客气一点!”

    现时不比往日,突厥此时正在大唐的铁蹄之下瑟瑟抖,执失思力纵然心有不甘,也只能憋在心里。还是先看看来人有什么目的吧,如果真是有不开眼的来找不自在,大不了杀了也就是了。

    片刻之后,一个衣着怪异,但却十分帅气的家伙从门外走了进来。

    纯黑色的衣服,纯铜的肩章,牛皮的武装带,高筒的马靴,一切的一切都在表示这着来人的身份——太子亲卫。

    现在整个大唐,只有李承乾的亲卫们才会穿这种样式的衣服,党卫军军服。

    执失思力的脸色变了又变,千算万算,几乎把所有人都考虑到了,怎么单单忘记了那位声名远播的大唐太子殿下呢。

    “某叫苏孟,太子左卫率校卫,奉太子令请执失将军迎宾楼一晤。”来人并没有客套,在执失思力打量他的同时,就已经言简意赅的说明了来意,并且在行了个军中礼节之后,转身离开,似乎很肯定执失思力一定会跟他走一样。

    看着那个叫苏孟的校卫离开的背影,执失思力的亲卫有些压抑不住自己的愤怒,捏紧拳头咬牙说道:“俟斤大人,这……,这也太欺负人了!”

    “这是实力,打出来的实力。”执失思力叹了口气,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跟着离开的苏孟向驿馆外走了出去。

    大突厥已经没落了,不复往日的荣光,面对强势崛起的大唐,面对在草原上肆意践踏的大唐铁骑,隐忍才是最佳的选择。

    就像远在草原的颉利可汗所说的那样,大突厥应该蛰伏一段时间了,只要这一次能够说服大唐皇帝罢兵言和,突厥的勇士可以忍受任何的屈辱,一切只待来年水草丰美之时,再作打算。

    不过,这只是颉利在他出前的安排,结局到底如何,大唐又会如何选择,还是一个未知的迷团。

    单看现在大唐皇帝一直不接见自己这一点,分明就是欲灭突厥而后快的意思,颉利……或许小看了大唐的君主了。

    执失思力脑子里乱糟糟的,不知不觉间已经跟着苏孟来到了迎宾楼内一个颇大的包厢,而包厢里面正坐着一位年纪在十二、三岁左右的少年。

    纯白色公子服,上面用金丝绣着五条张牙舞爪的金龙,头简单的用公子冠束在一起,只是那公子冠上镶嵌的宝石在窗口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分外耀眼。

    少年就那样静静的坐在窗口的位置,手中象牙折扇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手掌中轻轻敲击,而折扇下面坠着的那颗红色的血玉则散着闪闪的红芒,将原本淡雅的少年衬托的有些妖异起来。

    “外臣执失思力,见过大唐太子殿下!”简单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少年,执失思力便恭恭敬敬的上前见礼。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在封建王朝,哪怕是敌国的太子,对于一个将军来说,那也是代表着皇权。

    而只要是皇权那就是不可侵犯,哪怕是再不喜欢,再不愿意,该有的理数也决不可少。

    “哦,执失将军!”李承乾手中折扇轻轻一顿,从呆中回过神来:“刚刚本宫有些走神了,失礼之处还望将军海涵!”

    执失思力神色一肃,沉声说道:“外臣不敢。”

    李承乾不可置否的笑笑,没将执失思力的客气话放在心上,挥手示意一旁的侍卫给桌上的杯盏中斟满酒水的同时,笑着说道:“执思将军请坐,本宫有些事情,想要与将军商量一下。”

    “太子殿下请讲,执失思力无不遵从!”坐到桌边之后,执失思力并没有动桌上的酒水,只是盯着眼前的少年太子,准备看看李承乾到底打算说些什么。

    “执思将军不是第一次到大唐来了吧?上一次本宫年幼,不能一睹将军风采,实为一件憾事,是以今日把将军请来,希望将军给本宫讲一些战阵上的事情听听。”李承乾的话看似如话家常一般,但实际上却有些打脸了。

    谁不知道武德九年的时候,颉利兵围长安之后派出的使者就是执失思力?

    又有谁不知道,当时的执失思力在大唐的朝堂上被吓的怂了?

    如果这叫风采的话……和打脸有什么区别!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