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77章 一夜鱼龙舞(下)
    人群中转出来的青年同样一身国子监学子服,眉目间与孔雯有着七八分相似,再加上他对小姑娘关心的言词,李承乾猜测此人应该就是孔颖达的孙子孔文。

    “大哥,我……”事实证明李承乾的猜测没有错,小姑娘看着那青年隐隐有一丝畏惧,身体向后移了移,吞吞吐吐的说道:“我是陪长乐主公、豫章公主一起出来赏灯的。”

    这是李承乾教给她的说词,所以小姑娘一开口,小李同志便已经知道,眼前这人便是所谓的‘结拜大哥’孔文无疑。

    是以也不等那青年再说什么,便主动跨前一步,挡在青年与孔雯之间,轻轻一抱拳:“这位是明理兄吧,小生李高明有礼了。”

    “呃……,小生孔明理见过太子殿下。”李承乾这一阻拦,孔文也是骤然醒悟,想起眼前还有一尊大神没拜,赶紧上前施了一礼。

    “明理兄,舍妹丽质与令妹私交甚笃,故而趁着上元灯会前去邀请,失礼之处还望不要见怪。”看在孔雯的面子上,李承乾说的很客气,一时间道是让孔明理有些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真真是读书读傻了的书呆子一个。

    “明理,这,这是令妹?”躲在一边尴尬不已的郑秋林此时突然来了精神,推开围在他身边窃窃私语的几人,凑到孔文身边问道。

    “正是舍妹孔雯。”书呆子到底和那些同窗相熟一些,自然不会隐瞒,而且这事儿的确也没法瞒。

    “明理好不地道,令妹如此天姿国色,却从未与吾等提及,当真瞒的好紧。”郑姓青年不知打的什么鬼主意,一双贼眼滴流乱转,在李承乾与孔雯身上扫了一圈之后,直接把话题引到了小姑娘身上:“只是不知孔小妹可曾婚配?”

    “呃,道是未曾婚配。”孔明理不知道姓郑的家伙什么意思,但多多少少猜到这小子怕是不怀好意,不过多年以来所受的教育让他秉承着君子待人以诚的作法,所以连说谎都不会。

    果然,孔明理刚刚说完,郑姓青年就眼前一亮,轻轻在孔明理的肩上一拍,就向着李承乾等人走过来,看样子是打算上演一出‘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戏码。

    只可惜,李承乾并不是像孔明理一样的老实孩子,郑姓青年刚刚走过来,还没等到开口,就看到某无良太子像他一指,大喝一声:“有剌客!”

    剌客?什么剌客?郑秋林眼中闪过一阵迷惑,紧接着一道黑影冲了过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股巨大的力量就撞到他胸口上面,然后他只觉得身体一轻,整个人便飞了起来。

    一阵的鸡飞狗跳之后,所有的士子都被隔离开,二十余个皇家顶级护卫将一群皇子、皇女紧紧围在中间,戒备的四下打量着。

    好半晌之后,被二十七一脚踹飞的郑秋林才勉强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李承乾,气咻咻的说道:“无,无耻!”

    “再敢靠近一步,杀无赦!”李承乾懒得与这种读书读傻了,自以为文采斐然,脑袋一热就粪土当年万户候的家伙废话,言语上威胁一番之后,淡然说道:“希望你没有忘记王文昭是怎么死的。”

    好好的诗会转眼前就变的刀剑相向,让所有人都有些愕然,就连身后李恪、李泰脸上都带着一丝惊讶。

    这些人可都是国子监的学子,天子门生,李二都会时常去给他们讲学,如果闹腾起来,完全可以把事情闹到皇宫大内李二的面前,到时候后果难料。

    孔雯见场面有些不可收拾,不由有些担心起来,扯了一下李承乾的衣袖,轻声说道:“太子殿下,还是算了,我们先走吧。”

    “没事儿,一些宵小之徒罢了。”李承乾回头安慰了孔雯一声,转头对二十七说道:“安排人把烟火放了吧,我们就不过去了。”

    “喏!”二十七微一躬身,狭长的双眸扫了一眼聚在一起的世家子弟还有国子监学子,转身向一旁离开。

    “哥,要不咱们还是走吧,真要闹起来还是咱们吃亏。”李泰从后面凑到李承乾跟前,看了眼有些群情激愤的国子监学子,低声劝阻着,生怕李承乾一时收不住性子,来个血溅玄都观。

    “一边呆着,看大哥给你来个独占鳌头。”轻轻一拍胖胖的李泰,李承乾嘴角扯出一丝不屑的笑容,随后对孔雯言道:“小雯,帮个忙如何?”

    “听凭殿下吩咐。”一场诗会闹成现在这个样子,孔雯也是乱了方寸,只能李承乾说什么她就作什么,只希望能把事情压下去便好。

    “如此,还请小雯执笔,你我合作赋词一,好叫此等庸碌之辈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带着孔雯来到一张早已被备好笔墨的桌案旁边,李承乾看也不看将桌上已经写好的诗词团成一团丢到一边,转对身侧的杨雨馨说道:“研磨”。

    事过境迁,经过李承乾的一番折腾,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刚刚被人逼着作诗的场面,他现在的作法等于是在给挑衅者一个教训。

    同样的作诗,其中的意义已经完全不同。

    就像是老师教学生一样,如果学生一起哄,老师就要拿出看家本领来满足学生,虽然显得平易近人,却未免有些失了老师的威严。

    而如果反过来,老师将学生的起哄作法强力镇压下去,然后再满足他们的要求,却可以在树立了威严的同时,又赢得尊敬。

    不过现在明显不是分析事情利弊的时候,如果李承乾不能以一诗冠绝群‘雄’,前面一切分析都只能是一个笑话。

    李承乾会怂么?答案当然是不会。

    《青玉案-元夕》,一千古留芳的词作,足以在上元夜将他再次推上神坛,至于剽窃的心里负担……这种东西是李承乾的脸皮之下,完全没有挥的余地。

    是以,在面色微窘的孔雯示意准备好之后,众人注视下的李承乾缓缓闭上了眼睛,口中轻吟:“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