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67章 文贼不算贼
    老头子的无耻让李承乾无话可说,拍拍屁股就准备告辞离开。

    结果李二却没打放就此放过他,轻咳一声问道:“这段时间你和秦英道长走的那么近,就是为了这幅画?”

    李承乾无辜的眨眨眼睛,用在李二听来极不要脸的语气说道:“没啊,儿臣就是和那老道士谈道论法,是那老道士觉得自己受益匪浅,所以才拿画给儿臣品鉴一下的。”

    果然,没到三句话,李二的心火就被李承乾给撩了起来:“放屁,你谈道论法?还品鉴一下?连传国玉玺都认不出来,你还能品鉴‘洛神赋图’?”

    “父皇,话不能这么说。那老道士拿着画来炫耀,儿臣总不能说品鉴不了吧?那也太丢人了。”

    李承乾知道老李好面子,于是乎不动声色的继续马屁送上:“所以儿臣当时琢磨着自己虽然没有鉴赏能力,但是儿臣有父皇和母后有啊,从您二位这里学上一星半点的,再回去忽悠那老道士那还不是老太太擤鼻涕——手拿把掐的事嘛!”

    “嗯!你这马屁拍的不错,朕就暂且信了。”李二十分受用的点点头,算是接受了李承乾送上的马屁,不过很快又转头道:“只是,下次说话注些意,不要那么恶心!”

    “喏!”把心思从算计别人转到算计老头子的李承乾,突然发现,其实老头子还是满好对付的。

    “高明。”在一旁看半天‘洛神赋图’的长孙皇后此时终于也过足了瘾,命人将图画收起之后转到李承乾跟前:“与母后说说,你是如何使秦英道长受益匪浅的?”

    “啊?”李承乾没想到他就是随口一说的事情,竟然被长孙当真了。

    “啊什么,这‘洛神赋图’非同一般,秦英岂会轻易交予他人?”长孙皇后在李承乾脑门上戳了一指头,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虽然长孙皇后知道儿子聪明不会不知道‘洛神赋图’的重要性,但作为一个母亲,她还是怕李承乾上当受骗,忍不住想要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李承乾这下尴尬了,‘洛神赋图’压根儿就是他从秦英那里崩来的,一时间怎么可能编出一个合理的说法。

    结果他这一卡壳,不光是长孙,就连老头子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朕就知道这‘洛神赋图’来头不会那么简单,看来果然其中有些门道。”

    得,看来不说实话是不行了,只是这实话一说,‘洛神赋图’怕是从此再无希望要回来了。

    于是,李承乾在老头子和老妈的注视下,一五一十的从当日如何进了玄都观开始说起,然后又说到《封神演义》。

    “简直胡说八道,完全就是无稽之谈!”李承乾刚刚说完第一章纣王女娲宫进香,李二就气的拍了桌子。

    “二哥,且听下去,妾身听的满有意思呢。”长孙皇后与李二不同,李二是当历史来听,而她是当故事来听,当然能听出其中的不同。

    因为长孙的坚持,李承乾的故事得以继续下去,只是不信鬼神的李二越听越无趣,久居后宫无所事事的长孙越听越来精神。

    最后,李二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拍案而起准备离开。

    “父皇,您怎么就没听明白呢。”看着李二怒瞪过来的眼神,李承乾摊摊手说道:“儿臣说的根本就不是历史,实际上儿臣只是在阐述道教神仙的关系和来历。”

    “神仙?”李二顿住脚步蹙眉自语,好半晌之后才问道:“你是想要插手佛道之争?”

    “父皇,宗教的事情儿臣并不准备插手,只是觉得咱大唐各路神仙太多,又没个准确的路数,所以打算整理一下,理出个脉络来。”李承乾摇摇头,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了过去。

    就像前文说的一样,有些事可以做,但不可以说,李承乾现在要作的同样如此,所以不管谁来问他,丫都不会说自己到底想要作什么。

    理出一个脉络?李二并不是傻子,大唐的道教缺憾是什么他同样很清楚,所以很快就想明白了一个系统的神仙体系对道教的重要性。

    同时,李二也想明白了为什么秦英这段时间总是往‘兰若寺’跑,当然还包括‘洛神赋图’到底是怎么来的。

    “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天已经晚了,明日记得把那个《封神演义》抄本拿到你母后这里。”知道儿子没吃亏,反而占了便宜,李二自然不会再把事情放在心上,简简单单的就把李承乾打发掉。

    只是那‘洛神赋图’,从此李承乾再也没见到过。

    不过鉴于李二的‘巧取豪夺’,李承乾也同样决定,将来如果从辩才和尚那里搞到《兰亭集序》,一定坚决不让老头子看到。

    不,还是给老头子看看拓本好了,老头子期待一辈子的东西,怎么也得让老头子见识见识。

    打定了主意,李承乾回到‘兰若寺’立刻把二十七叫了过来,扶耳叮嘱了一番。

    二十七听了李承乾的计划之后,摇摇头说道:“殿下,如此高来高去之后,怕是还要月宁出马,臣胜任不得。”

    “这些我都不管,总之,找到辨才和尚,仔细搜一下他的房顶,由其是房梁,看看是否则有一份书贴,有就拿回来,没有……就盯死了他。”《兰亭集序》的传说后世传的沸沸扬扬,李承乾想不知道它在哪里都作不到。

    “殿下……”二十七还是有些犹豫,想了想说吱唔着说道:“殿下不如试试其他方式如何?于佛门清静之地行偷窃之事……”。

    “你信佛了?”李承乾好奇的问道。

    二十七对李承乾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做法很是纠结,一向古井无法的脸上有了一丝的抽搐:“那道没有,只是这事情将来若传出去,对殿下的名声不好。”

    “屁,你丫整天打打杀杀的把脑袋都练秀逗了,难道你就不知道文贼不算贼的道理么?而且你不会随便找个贼偷,让他承认是他偷的?”节操无下限的李承乾也是拼了,带着对‘洛神赋图’的无限惋惜,决定不计一切代价也要搞到《兰亭集序》。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