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60章 人心如鬼蜮
    萧禹的回答让老李同志十分满意,不由将目光转向刚刚将玉玺递出的王珪:“爱卿,可识得此玺?”

    老王珪也不是傻子,有萧禹在前面作了榜样,他又何能例外,当下便言道:“陛下,臣认为此玺为真。”言罢,也不等李二再问,便指着捧在孔颖达手中的玉玺一角:“概因西汉末王莽篡权,命安阳侯王舜逼孝元太后交出玉玺,遭太后怒斥,而后太后怒中掷玉玺于地,玉玺被摔掉一角,后以金补之,从此留下瑕痕。”

    闻王珪之言,李二眼中笑意更甚,不由得连连点头,又将目光投向孔颖达。

    “陛下,此玺真假老臣实难识得,不过叔玠所言未免有道听途说之嫌,王莽篡权索要玉玺之事不假,《汉书·元后传》的确记有其事,然其中并未提及玉玺缺一角的事情,即便后来的《资治通鉴》等史书中也未见有崩角镶金之记载。所以,老臣以为若是以此为据怕是有失公允。”

    孔颖达这老家伙也是聪明,他没见过玉玺,为了脑袋着想,不敢说玉玺是假的,但如果说是真的又怕影响自己的名声,所以干脆不作评论,只是婉转的提出王珪的推论的证据不足。

    而且老孔也知道,李二是让他们鉴别真假的,既然是鉴别真假,那就不能大家都说是真,那就没了鉴别的意义。

    所以不如找个模棱两可的理由争上一争,将来对外也好有个说法,证明这玉玺并不是他们集体伪造的。

    果然,老孔头话一说完,李二脸上的笑意更浓,只有有争论才能辨真假,反正现在没有下结论,争上一争只能让玉玺更加有传奇色彩,同时也增加了其真实性。

    “陛下,臣觉得此玺应该是真的。”褚遂良迎向李二看来的目光,抬手指着玉玺上面的几处不起眼的凹痕说道:“陛下请看这些深凹进去的位置,这里的痕迹这分明就是物件久处于水底才能形成的水垢因为没有好好清理,一直留存到现在。”

    假,真是太假了,几乎所有的老狐狸都纷纷侧目,傻子都能看得出来,那些痕迹不过是长期置于一处无人触碰,产生的一些灰尘,这老褚竟然能生生说成是水垢,这特么也太能扯了。

    秦始皇乘龙舟过洞庭湖,风浪骤起,龙舟将倾,秦始皇为祈求神灵,将传国玉玺抛入湖中镇浪,结果玉玺由此失落。八年后,华阴平舒道有人又将此传国玉玺奉上,自此传国玉玺重归大秦。

    这个传说几乎所有的老狐狸都能背出来,拿这个说事儿,简直比王珪那个老货说的还不靠谱。

    于是乎,老货们争争讲讲的对着一块‘石头’品鉴了大概一个时辰,最后一致认为,这‘石头’是真的,的确就是秦始皇让李斯雕的那块传国玉玺。

    老李高兴了,狠狠一拍巴掌就要大赦天下,结果被萧禹、王珪等人阻止,但最终李二还是找了个借口,免了一年的农税。

    李承乾知道这条消息之后只是淡淡的一笑,表示自己知道了,这事儿老头子只要一天不说,他便一天不打算过问,理由很简单,老头快对他快要没耐心了,再得瑟一定会宗正寺的‘干活’。

    ‘獠牙’在突厥表现得很是抢眼,可现在的问题是‘獠牙’越是抢眼,老头子对他的戒备心就越重。

    将作监的事情他已经好久没有去参与了,前些日子听说‘水力冲压机’制作好了,而且成功冲压出了一件套‘铁罐头’。

    不过柳敏却没有来报喜,只是把东西呈给了老头子。

    单单这一条已经足够证明李承乾的猜测,李二在开始收回放出去的权力。

    既然如此,李承乾索性躲得远远的,老头子想要收权那就收好了,此时只有十一谁的他完全没有必要去争这些东西,权利虽好,但命更重要。

    老头子是一个要面子重名声的人,玄武门事件之后,老李一直在挽回自己的形象。

    所以只要李承乾认为,自己只要不干太出格的事情,老头子就绝不会因为一点怀疑和不满就直接把他给废了,这一点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至于说老李会不会用其他方式来逼他,那就要另当别论,毕竟历史上李二无比宠爱李泰这一点,让李承乾十分怀疑老头子的动机。

    曾经的历史轨迹中,那位太子是一个瘸子,而大唐又有立长立嫡的传统,所以如果没有意外,李二老了之后,势必会将皇位传给他。

    可是纵观有唐以前的历代帝王,何偿出过一个肢体残疾的?所以太子跛脚,应该是好面子的李二最大的心病。

    然而跛脚本身不能成为废太子的理由,至少在大唐不能成为理由。所以,李承乾推断,老头子很可能是在利用李泰,借着无比宠爱李泰,对曾经历史上真实的太子殿下造成一定的心理压力。

    以致于最后将那个苦逼的家伙逼的不得不造反,以此来达到更换储君的目的。

    这一切是李承乾的推断,作为一个无比崇拜曹操,一个信奉‘宁叫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的现代人,他不介意用任何恶意去揣测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人。

    皇位的争夺是残酷的,没有一定的实力之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忍。

    所以,当老李收回权利的时候,李承乾忍了,将作监的事情他可以不管,石炭司的事情他同样可以不管。

    甚至为了让老头子彻底放心,他还连续请了半年的假,连早朝去不去了,每天就是躲在‘兰若寺’里面发呆、卖萌。

    当初刚到大唐的时候,李承乾一度认为自己不会对那个位置感兴趣,作不作太子对他来说是无所谓的。但时隔四年,他的想法已经完全变了,偿试过权利带来的好处之后,他已经很难再放下。

    如果现在有人真的对他的太子之位造成威胁,李承乾甚至并不介动用‘第七小组’直接将其灭杀。

    思绪飘飞,李承乾靠在摇椅上,身上裹着一床棉被,东想想、西想想,直到杨雨馨的声音传入耳中:“殿下,方公公来了,说是陛下召见。”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