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51章 给老头子上一课
    半个时辰之后,李恪带着他的小妾郁闷的离开了‘兰若寺’,所谓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指的就是他现在的状态。

    而跟在他身后的小丫头洛洛,看着他难看的脸色,忐忑的问道:“殿下,为什么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太子说什么不中听的话了?”

    “没你的事儿,以后本王与太子之间的事情永远也不要打听,也不要问。”李恪沉着脸,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喏!婢子明白了!”一句关心的话却遭到一顿呵斥,洛洛觉得有些委屈,不过想想自己的身份,她也只能把苦水吞到肚子里。

    李恪似乎真的很宠这个小丫头(否则也不会带她见李承乾),看她委屈的样子,便觉心中不忍,想了想之后温言说到:“太子与本王虽非一母同胞,但却也情同手足,我们之间的事情决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所以……好自为知吧!”

    “喏!婢子以后不问了。”洛洛乖巧的点点头,然后问道:“殿下,我们现在去哪里啊?”

    “先送你回去,本王一会儿有事要办。”洛洛的话让李恪再一次想起李承承乾的要求,情绪再次低落起来。不过他实际上并不是在生气,苦大仇深的状态不过是觉得好多小钱钱飞走了。

    那些该死的吐蕃人,没事求个毛的亲啊,惹毛了那个‘睚眦必报’的家伙不说,连带自己都跟着倒霉。

    李恪郁闷的去办事,李承乾蹲在皇宫里同样不好受。

    将军们都出征在外,御史大夫们没有弹劾的目标,整天闲的无所事事的情况下,目光自然就转到他的身上,三天一小弹、五天一大弹,而且弹劾的名目繁多,让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比如手里现在拿的这份奏章,竟然是特么弹劾自己总是留居‘兰若寺’,不合礼制,要搬到天光或者丽正殿去才算合理。当然,也有更奇葩的,认为应该把东宫女眷全都撤出去,多为帝国储君留一丝阳刚之气。

    这特么都什么对什么?李承乾无奈的再翻了四、五本,叹了口气苦笑着对李二说道:“父皇,这,这也太扯了吧?儿臣睡在哪,宫里有几侍女都要被他们管着?”

    “让你来不是看这些东西的。”李二把儿子手里拿的一摞奏折夺回来,没好气的说道:“吐蕃的事情你怎么想的?你认为那个松赞干布真的有能力平定叛乱?”

    “父皇,吐蕃叛乱是否平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地处高原,易守难攻。加上其游牧民族的习惯,如果让它形成一个统一的政权,未来无异于又是一个******,对于大唐,必将成为心腹之患。”知道历史走向的李承乾,将心腹之患四个字说的斩钉截铁、不容质疑。

    而且李承乾说的并没有错,出于游牧民族的习惯,内斗平定之后,必须会发动对外侵略,这不单单是因为他们的掠夺习性,更多的也是为了缓解他们内部部族间的矛盾和排除异己。

    李二点点头,想了想又问道:“吐蕃的情况为什么你会了解那么多?”

    李承乾愣了一下:“父皇,情报科有很多吐蕃方面的资料,难道您……从来不看?”

    “呃……看,不过眼下朕看的是突厥和高句丽方面的资料,吐蕃,吐蕃边陲小国,晚些看也无妨。”李二脸上闪过一抹潮红,隐隐有些脑羞成怒。

    李承乾两世灵魂融合,自身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资料什么的只要扫一眼便能记个七七八八。但是老李不行,如果想把情报科的资料全都看一遍,估计这老头儿皇帝也不用干了,每天就蹲在情报科翻故纸堆吧。

    老头子的神色变化看在李承乾眼中,顿时有一种大事不好的感觉,连忙说道:“呃,父皇公务繁忙,是儿臣失言了。”

    李二哼了一声,大度的放过了李承乾,没办法,这个大儿子出了名的不着调,时不时脑子就会抽一下,如果每一件事都要斤斤计较,只怕早就被他给气死了。

    房间中陷入短暂的沉默,片刻之后李二缓缓开口:“你现在长大了,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打算,朕不想过多插手,不过有些事你最好提前与朕商量一下,否则……。”

    李二的话并没有说完,不过作为警告,已经足够,以李承乾的聪明自然可以知道,他这段时间的一些举动已经引起老头子的不满。

    可明不明白是一回事,承不承认是另一回事,因为老头子的一切不满都是基于李承乾平时表现来的,是一种‘以己度人’的猜测。

    如果李承乾现在就认错,那就证明老头子的猜测是正确的,这样除了让事情变得更糟没有任何一点好处。

    所以李承乾很自然的接过老头子的话头,笑嘻嘻的说道:“父皇,儿臣平日里弄的都是乱七八糟的琐碎之事,与您说了怕您不爱听。”

    李二今天似乎专门在找李承乾麻烦一样,嗯了一声说道:“那就挑一件说来听听。”

    说就说呗,这段时间折腾出来的事儿不少,随便挑一两件出来把老头子整懵问题应该不大。

    比如,李承乾认为李恪的生意就是一个很好的话题:“父皇,您说如果我让小恪将收购耗牛的价格提高一倍,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收购价格高一倍?”李二眉头一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李承乾在整李恪。不过想想又觉得不大可能,李恪又不是傻子,怎么会李承乾让他出高价他就出高价?

    “父皇,贵族和商人的欲望是无限的,有一半的利润,他们就会铤而走险;有两倍的利润,他们就敢践踏一切法律;如果有三倍的利润,他们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砍头的危险”马克思的资本论李承乾看过,能记住的却并不多,这一句基本上是他记忆最深的一句。

    迎着李二的越来越迷惑的目光,李承乾继续说道:“父皇,吐蕃和我们一样,也有贵族,他们需要丝绸、需要瓷器、需要漂亮的衣服、需要一切可以展示身份的东西。”

    “如果这一切都可以用全身是毛,却没有太大用处的耗毛来换的话,儿臣认为他们会很乐意接受的,甚至儿臣认为,让他们把马场都改成牛场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