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44章 郁闷的老家伙们
    相比于薛仁贵在草原上杀的酣畅淋漓,李靖等一群老杀才就显的格外郁闷。原本信心满满出了城关,打算好好大干一场的老货们现,整个草原竟然比被火烧过一次还要干净。

    不管是灵州方向的李道宗,还是平州方向的卫甑生,甚至连借道契丹出兵的薛万彻送回来的消息都是毫无现,草原上没有任何一只活物大过兔子。

    “狠呐,药师,这帮小子真是太狠了!”尉迟恭拿手中的铁槊挑起一具被秃鹫啃食的只余骨架的尸体,口中啧啧有声的感叹。

    李靖嗯了一声,认真打量着被提挑在槊尖上的尸骨,不顾其上传来的阵阵恶臭,指着尸骨胸口以及脖子位置两处刀痕说道:“杀的很彻底,捅死之后又在脖子上抹过一刀,这帮小子怕是已经打疯了。”

    “还记得第一个聚居地么?那里只是一刀砍死了事,到了这里……”尉迟恭拿手指四下一指:“这些全都是两刀,分明就是不打算留活口的作法。”

    “不知道他们经过了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变化。”李靖摇摇头。

    战争就是这样,总是充满了变数,哪怕李靖身经百战,同样无法估计薛仁贵他们到底经过了什么,为什么会从第三个聚集点就变得如此狂暴。

    他们经过第一个被屠戮的聚居地,现薛仁贵他们开始明显是打算放过那些老弱,但不知为什么后来改了主意,从后面追杀上去全给屠了,所以尸体很分散。

    等到经过第二个聚居地现这一次薛仁贵他们没有留情,所有人不分老弱全都给屠了,但都是一刀毙命。

    现在是第三个聚居地,在这里却是两刀,仿佛是怕敌人死的不彻底一般。

    “别想了,药师兄,不管这帮小子经过了什么,至少他们成熟了许多。”尉迟恭把槊尖上挑着的尸骨放下,又把铁槊在泥土里捅了几下,将上面的污垢磨干净。

    “是啊,不但成熟了,而且他们还把老夫的命令执行的很彻底,当真把所有碍眼的事物都清理干净了。”李靖叹了口气,转身向自己的战马而去。

    这破地方根本没办法呆人,味道难闻不说,弄不好还会染上瘟疫,而且谁也不希望守着一大堆的尸体扎营。

    “老夫现在怀疑他们会不会已经把定襄城拿下来了。”尉迟恭嘿嘿笑着,他家的老大尉迟宝林可是在那支队伍里,真要是已经拿下了定襄城,他这个当老子的脸上可增光不少。

    “你怎么不怀疑他们已经把突厥所有的兵力都赶到定襄城了?”李靖没好气的说道。

    相比于乐观的尉迟恭,李靖考虑问题要更复杂一些。

    以他的推断,如果按照恭仁贵他们这样的杀法,估计定襄城一定很早就已经收到消息了,而且估计大量的牧民应该也会被他们驱赶到定襄。

    这样的结果有好有坏,好的是大量的牧民会给颉利增加一定的压力,如果他一心想要逃跑的话势必影响其声望,今后想要招集军队与自己对抗怕是要费些力气。

    坏的是如果牧民过多的话,也等于变相的增加了颉利的实力,让他可以招集更多的战士。

    不过现在想这些都为时过早,无论定襄城是什么样子,他都必须去面对,李二的意志是决不容更改的,前面有任何困难他都要去把它摊平锤扁。

    短暂的停留,大军前行,他们的目标是在入夜前赶到恶阳岭,按照李靖的原计划,如果没有太大的变故,那么右武候卫将在夜里突袭定襄。

    而在同一时间,为防止突厥西逃的卫甑生和程咬金却在围着一块石碑团团打转。

    “老卫,这什么东西,写的是个啥?”除了自己名字,再认不了几个字的程咬金拍着石碑咧着大嘴问道。

    “你说是啥?界碑!知道不?”卫甑生抄着手站在石碑另一侧,翻了老程一眼之后说道。

    “界碑?谁立的?这前面写着‘大唐’,难道是咱们的人立的?”程咬金指着石碑前面‘大唐界’三个大字说道。

    “当然是咱们人立的,而且还是刚立不久。”卫甑生没好气的说道。

    打从进了突厥地界,一个活物都没看到过,聚居地除了死人还是死人,真不知道那群右卫率的兔崽子们怎么有精力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

    “哎,给老程说说,这后面写的啥!”卫甑生脾气不好,程咬金也没好到哪里去,同样对提前进入突厥的右卫率一肚子火,不过面对突然出现的一块界碑,他还是很想知道上面写的啥。

    “老夫给你念念,听好了。”卫甑生拍拍石碑,转到石碑后面指着几排小字说道:“帝国‘獠牙’在此立誓,凡越此界之异族,杀无赦!”

    “‘獠牙’?”程咬金愣了一下,随后想到应该是右卫率那一队人给自己的队伍起的名字,忍不住狠狠一击掌:“好,这个名字好,帝国‘獠牙’,真不错。哎老卫你说咱们怎么就没想到这个词呢,要不你说咱先叫‘獠牙’多好。”

    “老夫没你那么大的闲心,你自己瞅瞅这碑立的,谁特么知道哪一面是大唐。”卫甑生觉自己快要被气死了,该死的右卫率,弄个么个莫名其妙的石碑在这里,分明就是说碑的两面都是大唐。

    也就是说立这个石碑的人压根就没准备给突厥人留活路,自己这一路人马再往前走还是一个人也看不到,弄不好这一趟真就是来打酱油来了。

    这样的石碑大唐北伐六路大军,基本上每一路都看到过一块,感觉提气的同时老东西们也觉得无比郁闷。

    李靖、尉迟恭站在定襄城城外同样很郁闷,‘凡越此界杀无赦’的石碑就在他们面前,而且是堵在城门口。

    石碑的另一侧,站着一些突厥人,他们是来投降的,从他们口中李靖等人知道,颉利已经在几日之前弃城而走,这里已经没什么兵了。

    然而当李靖好奇的问这些突厥人为什么不跟着颉利一起逃走时,却得到了一个啼笑皆非的答案。

    不敢过石碑!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