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41章 北伐与嗜血獠牙
    七月末的长安已经有了丝丝凉意,不过一封八百里红翎急报却在一瞬间将压抑的长安彻底引爆:突厥五千精骑袭扰朔州,杀人盈野,伏尸数千!

    “颉利小儿,欺人太甚。”太极殿中龙椅扶手被李二拍的‘哐哐’直响,看上去老头子似乎气的要从椅子上跳起来。

    李承乾蹲在自己的位置,时不时的侧目看像暴怒中的老头子,此时很想提醒老李一声:演的有些过了。

    武将一侧的老杀才们互相对视一眼,李靖自觉的从班中走出,作义愤填膺状:“陛下,臣愿提精兵十万,灭此朝食。”

    李二冷哼一声,目光转向文官一侧:“朕欲兴王师讨伐突厥,尔等以为如何?”

    如何?还能如何?真当我们是傻子么?萧禹、陈叔达、孔颖达、王珪等等一众大臣面面相觑,心里说不出的腻味,感觉李二这戏演的太假。

    想那朔州仅邻云州,而云州又有又武侯卫数万大军驻扎,突厥人怎么可能在数万大军的窥视之下行那劫掠之事?难道他们都不想活了。

    而且谁不知道突厥人打草谷是连人带东西一起抢的,伏尸数千完全无从谈起。更何况现在颉利收拢军队打算教训突利小可汗一顿,哪还有什么精兵来朔州打草谷?

    不过想归想,现在这个情况下谁也不能说什么,都是千年的狐狸,虽然不知道这戏法是怎么变的,但却知道丧权辱国这个罪名谁也担不起。

    所以思来想去,老家伙们发现好像除了站出来支持李二征讨不义之外,没什么更好的选择。于是,李二同志用了半天的时间征得了满朝文武的支持。

    任命李靖为定襄道行军总管,尉迟恭、苏定方为副将,辖右武侯卫出云州,马邑,进兵突厥,追击突厥匪寇。

    任命并州都督李绩为通漠道行军总管,张公瑾、高甑生为副将,辖右饶卫,为东路军,出蔚州,进兵突厥。

    任命柴绍为金河道行军总管,秦琼为副将,辖左武卫,为西路军,出胜州,进兵突厥。

    任命李道宗为大通道行军总管,张宝相为副将,下辖左饶卫,出灵州,截住突厥西逃之路。

    任命卫孝节为恒安道行军总管,程咬金为副将,辖右武卫,出平州,截住突厥东逃之路。

    任命薛万彻为畅武道行军总管,段志玄为副将,辖右卫,出营州,借道契丹,截住突厥北逃之路,顺便监视突利小可汗。

    另外任命李大亮驻守凉州,以防西北西突厥;刘弘基驻守易州,以防东北高句丽;侯君集驻守长安。

    至此唐军主力以及可战名将十余人倾巢而出。

    而就在将军们快马赶往边疆之时,‘獠牙’已经深入草原不知多少里,而且每个人身上都像是被鲜血浸泡过一般,散发阵阵剌鼻的血腥味。

    “老薛,找个地方歇歇脚吧,弟兄们都累坏了。”尉迟宝林第三次回头扫视一圈,转回头对薛仁贵说道。

    “再往前走走,刚刚那伙牧民不是说前面有条河么,正好也让弟兄们洗洗这一身的血污。”薛仁贵用手中的马鞭向前指指,淡淡说道。

    “你还真信呐?要是他骗我们怎么办?”尉迟宝林撇撇嘴,嘀嘀咕咕的嘟囔着。

    “骗了就骗了,人都被你杀了还想怎么样?难道从地府里拖出来再杀一次?”薛仁贵哼了一声,满不在乎的说道。

    从朔州出来已经七天,一路上屠了不下三十个突厥牧民的聚居地,凡是高度超过一尺的活物,全部斩尽杀绝,’獠牙’所过之处血流漂杵,鸡犬不留。

    这不是因为他们残忍、冷血,实在是见多了那些被掳到草原上的汉人女子悲惨的遭遇,忍不住心中的那股愤怒。

    第一个突厥部落,’獠牙’们杀光了突厥战士,老弱妇孺被他们大度的放过,有着装备精良的他们并不在乎那些妇孺对他们的威胁。

    可这一切在一个火长走进某间帐棚之后,就发生了改变,整支队伍变的嗜血而疯狂,屠光了整个小部落不说,甚至还杀光了部落里一切可以喘气的东西。

    帐棚中只有一个汉家女子,一个被砍断四肢,剜去一只眼睛,割掉鼻子,又带着身孕的汉家女子。

    那个女子告诉薛仁贵,她只想早点死去,希望大唐的勇士们能成全,其他的,女人一个字都没说。

    但老薛从这个女人仅有一只眼睛里,看到了仇恨,看到了鄙夷,那是对汉家汉儿的仇恨与鄙夷,是在怪他们这些帝国军人没有尽到责任和义务。

    他们吃着老百姓种的粮食,穿着百姓提供的衣服,却让自己的百姓在这里遭受蛮夷的凌虐。

    女子死了,是薛仁贵当着五千‘獠牙’的面动的手。

    五千‘獠牙’就那么静静的站着,没有任何人发出一丝的声音。

    但是那乍起的狂风在证明,稚嫩的‘獠牙’在女子飞溅的鲜血中开始了蜕变,从那一刻起,他们开始变的沉默,开始变的嗜血。

    半年之后,他们在草原上为自己赢得了一个新的名字——‘嗜血獠牙’。

    因为在他们手中,从来没有一个异族可以活着,哪怕是已经死了,也要在脖子上重新砍上一刀,如果脖子已经断了,那就在脑袋上重新砍上一刀。

    整支队伍,无论在任何时候,身上都带着一股血腥气,哪怕把他们泡在水里一个星期,都无法洗去那种味道。

    牧民说的那条河终于到了,薛仁贵的思绪也被从七天前拉了回来,回头向身后看来了眼,沉声命令道:“第五中队第三、第四小队警戒,其余人休息。”

    “喏!”简单而有力的回答之后,急骤的马蹄声响起,两个百人队四下里散了出去,直到马蹄声渐不可闻之后,骑在马上的‘獠牙’们才一个个翻身下马。

    “老薛,今晚在这扎营怎么样?”尉迟宝林大咧咧的声音传来,接着就是一只羊皮袋子甩到了薛仁贵的眼前。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