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30章 定计
    “只是因为这个?”李承乾眼睛瞪的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家老头儿。

    难道满屋子大佬坐在这里,就为了研究一个合理的出兵理由?难道大唐的将军们都是这么实在么?

    虽然任何时候军方都是不得擅自出兵,可是现在这里是大唐中枢啊,除了皇帝就是军神,竟然为了一个出兵的理由折腾自己一个小年轻?

    李二被李承乾的眼神看的有些恼羞成怒,哼了一声:“有什么想法你就说,这个那个的。”

    按照现代的经验,李承乾满不在乎的说道:“在边境屯兵就好了啊,再搞场演习什么的,到时候自然而然就打起来了。”

    与突厥有过多次接触的候君集,十分了解其习性,所以李承乾刚刚说完,他便反驳道:“殿下,突厥是一个游牧民族,他们没有边境和领土的概念,如果我们边境实力强大,他们就会内迁,逃的远远的,让我们追之不及,所以此法并不可行。”

    这老货平时傲气惯了,两年前被李承乾折了面子之后,虽然说不上怀恨在心,但却也总是念念不忘,现在有机会把面子找回来,他自然不会放过。

    而且老候的话等于变像给老李找回了一些面子,所以李二点点头顺着候君集的话说道:“不错,太子,莫要小看于突厥人。若是突厥真是那么容易冲动上当,何止于让他们逍遥数百年。”

    李承乾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这样发展,仔细琢磨候君集的话之后发现的确如他所说,北方的游牧民族还真是有这样的习惯。

    他们没有固定的居所,总是随着牧草迁徙,哪里的牧草丰美,他们就迁徙到哪里,至于边境?那东西只是汉民族划定的,草原上的牧民几乎没人会把边境看在眼中,或者说没人把土地看在眼中,他们看重的只有草。

    长孙无忌看着有些发愣的李承乾,无奈的摇摇头,本以为把这小子找来会有什么办法,现在一看,好像自己想多了。

    “太子,退下吧,你的引蛇出洞之策随好,但对于突厥人并不适用。”李二此时已经没有什么其他的念头了,虽然他依旧很想剿灭突厥,但确实找不到一个合理的理由。

    而且冷静一些之后,他也知道李靖说的没错,夏季的确不是进入草原最好的时节。

    哪怕不担心李靖说的那些问题,单单一个蚊虫叮咬,就很可能会让出征将士出现一小半的非战斗减员。

    李承乾却并没有像李二说的退回原位,就像他老子一样,被鄙视之后也有些恼羞成怒的意思,只是他将目标对准了候君集:“候伯伯多年戎马,应该知道兵匪这个词吧?”

    “候某自然知晓。”候君集傲然答道,在他看来李承乾决不会有任何办法达到目的,却不知自己完全低估了李承乾的诡诈。

    李承乾点点头,站在众臣中间,扫视一圈之后,学着老李的样子一声轻咳:“父皇,各位伯伯,承乾不知你们是如何看待军队,但在我看来,军队就是一群有组织的土匪,就是一群兵匪。”

    “既然是土匪那么把他们变成马匪如何?反正我们只是需要一个理由而以。随便找一支军队假扮成突厥人滋扰边境,然后大军过境可以吧?又或者让一支军队假扮成马匪冲进草原,然后大军打着剿匪的名义过境可以吧?”

    静,房间中静的可怕,只有李承乾一个人在侃侃而谈,其余众人眼神都在看鬼魅般看着他,每个人都被他的不择手段吓到了。

    但还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刚刚还在叹气的李二陛下。

    李承乾没有让他失望,没有辜负当初杜如晦给他起的‘智妖’之名,不论手段是否显的光明,都不可否认是一个好计划。

    战场之上兵凶战危,用出什么手段都不为过,可房间中的众人却没有一个是迂腐之人,对李承乾的计划除了刚开始有些震惊之外,很快就投入了讨论之中,自觉的开始完善这个计划。

    而可怜的李承乾,此时已经被排挤到圈子之外,像个没事儿人一样到处溜达,一会儿瞅瞅这,一会瞅瞅那。

    自从上一次被老头子揪过来问残图的事情,李承乾这还是第一次到老子的甘露殿,所以看什么都好奇,忍不住拿出后世逛故宫时的派头,揪过方老太监当起导游来。

    “太子!太子!”在甘露殿转了没多长时间,老头子的咆哮声就响了起来。

    “这,这里。”李承乾从画着仕女图的屏风后面探出脑袋。

    “给朕滚过来,没事胡乱跑什么。”老头子狠狠瞪了李承乾一眼,怒斥道。

    待到李承乾从屏风后面转出来,李靖便神情严肃一本正经的看着他问道:“太子殿下,不知殿下的右卫率训练的如何了?”

    “右卫率?还成吧,我也不太清楚,好久去看过了。”李承乾不知道李靖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会突然关心起自己的右卫率,所以回答的十分含糊。

    “太子,事关重大,还请明确告知老臣。”李靖看李承乾有些心不在焉,便又继续催问。

    李承乾这时才感觉到房间中气氛有些不大对头,似乎像是所有人都在等着自己的答案一般。

    “让你说你就说,又在瞎琢磨什么。”久久不语的李承乾终于引起了老头子的不满,狠狠的拍了桌子。

    李承乾被吓的一缩脖子,估计了一下右卫率的装备和训练情况,又掂量了一下薛仁贵的武力,老老实实的说道:“还成吧,十六卫比的话,三千对一万问题不大。”

    “啥?”别人没有说话,候君集就嗷唠一嗓子跳了出来:“小子,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这可是关系到十余万将士生死的大事,若是敢夸大其词,将来出了大事,就算你是太子,怕也吃罪不起。”

    “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李承乾摊了摊手。

    对候君集,李承乾很不感冒,就因为这老货人品不咋地还傲的要命,所以特不待见他。

?  ?4月23日到5月7日双倍月票,危险在这里求票票啦。。。拜谢各位!

  ?  

????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