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329章 战争被提前了
    信鸽带来的消息是关于杜如晦的,老家伙押着银子走的分外小心,半个多月时间竟然才刚刚进入河东道。

    不过这已经很好了,残图归属查询无果的情况下,老杜的消息是仅有几件值得老李高兴的事情之一。

    “玄龄,大军粮草筹备的怎么样了?”眼看再有半个月左右杜如晦押运的银子就会抵达长安,兴奋的李二连夜招集了包括李靖、候君集、长孙无忌、房玄龄在内的一众亲信。

    “陛下,因为河道清淤及时,现在的漕运十分方便,边州各府基本已经完成粮草储备,一切只待大军集结。”房玄龄乃是治世能臣,小小的粮草调动自然难不倒他,是以回答的十分痛快。

    “既已准备停当……,朕打算即日出兵,药师以为如何?”渭水之盟被李二视为自己毕生之耻,听房玄龄说粮草齐备自然心急,恨不得立刻派遣数万大军马踏草原。

    李靖沉吟片刻,缓缓说道:“陛下,古人有云,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夏季草原土地湿润,天气多雨,以致军粮草运输十为不便,此事我大唐不占‘天时’;而漠北草原此时正值水草丰美,牛马膘肥体壮,足以使突厥战力飙升三分,此事我大唐又不占‘地利’;另外今年关中大旱,现下又值农忙,此时调兵怕是又是‘人和’。”

    “听药师之言,认为现下不宜出兵?”复仇心切的李二脸上露出一丝不快,表情像吃了只苍蝇一般难受。

    前面已经说过,李靖这货信奉的是中庸之道,是以什么事情都要左思右想再三衡量,也就是因为这一点,玄武门之变时他选择了观望。

    这事儿在李靖看来是两不相帮、明哲保身,可在皇位争夺上却很容易被人看成待价而沽。是以玄武门之变后,李靖便一直被排斥在李二的核心圈子之外,始终得不到信任。

    事情的前因后果李靖其实后来也想通了,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可世上终究没有卖后悔药的地方,事情作了就是作了,后悔又有什么用处?

    所以说在后世看来,上天对李靖十分公平,让他在战场可以说无往不利,赢得‘军神’的美誉的同时,却把他变成了一个政治上的白痴,同时还是运气极差的那种。

    “陛下,药师兄所言还是有些道理的,还请陛下三思。”房玄龄用怜悯的眼神看了李靖一眼,为他的天赋感到一阵悲哀的同时,为他打起圆场,省得这货再多话引起李二更大的不满。

    “玄龄似乎有话要说?”李二阴着脸,扭头将炮口对准房玄龄。

    “陛下,名不正则言不顺,还请陛下从长计议!”房玄龄可不会向李靖那个直筒子一样有啥都直说,只是婉转的提醒老李,现在还没有出兵的理由。

    “这……”李二被房玄龄一提醒,也想起来,当初自己说过要守信的事情,不觉陷入纠结当中。

    看着有些下不来台的老李,自从进殿就像闷葫芦一样的长孙无忌突然开口说道:“陛下,臣以为,不如请太子过来一同商讨如何?”

    李二眼中闪过一丝恍然,赞许的看了长孙无忌一眼,感觉自己真是有些愚了,竟然会忘了那个‘鬼头蛤蟆眼儿’的小子。

    不过就这样找李承乾,老李总觉着有种找儿子救场的意思,不由多多少少的有些尴尬。

    所以便故意沉默了一会儿,假装用找人的目光扫视众臣子一圈,假意询问道:“不错,此等大事太子去了哪里?为何现在还没有到?”

    “老臣这就去催一下。”方老太监站在李二身后瘪嘴、瞪眼,老脸抽了半天,对这位皇帝陛下的无耻有了再深刻的领教,不过行动上却没有丝毫的耽搁,老李话音刚落,干瘦的身体就已经窜了出去。

    小半个时辰之后,李承乾喘的跟风箱似的被老太监拖进了甘露殿,正好迎头撞上老头子的如电双目:你小子敢多话,老子扒了你的皮!

    李承乾心里的憋屈劲就别提了,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老老实实在东宫待着斗地主也能惹到老头子?咋还没说话就被怼了呢。

    不过李二根本没给李承乾反应的机会,递过一个眼神之后便是一顿训斥:“太子,今日商量的乃是军国大事,为何拖了许久才来,再有下次,便不用再来了。”

    这完全就是无妄之灾啊,李承乾憋了一肚子的郁闷没地方说,只能乖乖找一个角落去蹲着,心道:反正又不是发钱之类的好事,不来就不来,谁还稀罕不成。

    谁料,刚刚蹲到一边,长孙老狐狸就开口了:“陛下,玄龄刚刚说的不错,远征突厥一事,名不正言不顺,还请三思才是。”

    如果刚刚李承乾在的话,此时就会知道,自己这个舅舅马屁拍的是多么好,明明是半个时辰前的事情,可到了他嘴里竟然变成‘刚刚’。

    “唉,此事的确是朕心急了,也罢,还是再等几年吧!”李二叹了口气,假假的说着。

    假,真是太假了,躲在角落中的李承乾心里继续吐槽,很想看看老头子假模假式的样子,所以便打算悄悄探头出去看看。

    “太子,你动来动去,可是有什么话想说。”就在李承乾动念想要看看的时候,老头子的话就已经传了过来,让他整个人瞬间陷入呆滞。

    坑,这就是个大坑。蹲在角落里的李承乾无奈的起身,一边向外走一边郁闷的叹了口气,认命般说道:“父皇,儿臣刚刚有些走神,没有听清各位伯伯说的是啥,能重听一次么?”

    “无忌,和他说说。”看着李承乾拉出滚刀肉的架式,李二也颇为头疼,可这事儿不管怎么说都是他这个当老子的有点理亏,的确不好再发脾气。

    零零碎碎的,长孙孙忌用了大概盏茶时间把前面的事情经过说了遍,末了说道:“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已经有了完全准备,但是却没有出兵的名义。”

?  ?4月23日到5月7日双倍月票,危险在这里求票票啦。。。拜谢各位!

  ?  

????      

(本章完)


龙8国际